<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00章 暴殄天物
    現在舒欣的感覺就只有一個……太浪費了!

    她感覺,就算是重傷垂死,服用這樣一枚丹藥,也能快速恢復過來,何況,她不過是受了點輕傷。

    她感覺半顆,不,三分之一,就已經足夠了。

    “姐,這療傷丹……真是那個壞人給你的嗎?!”

    舒欣有些不可置信的對著身邊的舒如嫣問道。

    那個家伙,會這麼好心嗎?

    “當然是他給他,我們的療傷藥,早就用光了……怎麼,難道這丹藥有問題嗎?”

    舒如嫣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同時還有些緊張,生怕她吃出了什麼毛病來。

    “姐,這療傷丹,只怕價值上千!”

    舒欣的聲音有些顫抖,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整日被自己欺負的慘兮兮的那家伙,竟然舍得拿出這等丹藥。

    她雖然刁蠻任性,但是卻也不是什麼都不懂。

    如此功效的丹藥,哪怕是在王城,她听都沒听聞過。

    真正的一丹痊愈!

    這種丹藥若是放在王城出售的話,每一顆,都不會下于一千銀幣,甚至更高!

    那些豪門貴族,為了自己安危著想,根本不會在意這點銀幣。

    “傻丫頭,哪有這麼貴的療傷丹。”

    听到舒欣的話,舒如嫣忍不住敲了一下她額頭。

    在她看到,定然是舒欣因為傷勢痊愈了所以胡說八道,畢竟,舒欣的傷勢本來就不是很重,恢復也不足為奇。

    見舒欣沒事,舒如嫣心中的一塊石頭也是落地,拿著剩下的療傷丹,便是朝著外面走去,“我去分給那些受傷的護衛,你自己好好休息。”

    “姐姐……”

    舒欣本來還想提醒一下她,但是,她卻已經走出了馬車。

    或許,她姐姐還不知道,她手中的那瓶丹藥,已經相當她們一半的貨物了!

    “奇怪,那個家伙……怎麼會有這種丹藥?”

    舒欣想著,也是走下了馬車。

    于是乎,同一個篝火旁邊,同樣的角度,一雙隱約可見的修長美腿,再次出現在秦逸塵的視線之內。

    “做夢了?”

    眯著眼楮幾乎快要睡著了的秦逸塵見到這雙美腿後,眼珠微微一定。

    “嘖嘖,不錯不錯……”

    觀賞的同時,他口中還嘖嘖有聲。

    “好看嗎?”

    在他陶醉了好一段時間後,一道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聲音在秦逸塵的上方響起。

    “好看。”

    秦逸塵幾乎是下意識的就回答,接著,下一秒,他的身軀猛的一顫,瞌睡瞬間全無,條件反射般的一個側翻,站了起來。

    “咳咳……”

    看著眼前眼楮噴火的舒欣,秦逸塵干咳幾聲,視線看向遠方,一臉無辜的模樣。

    “臭流氓!”

    本來還有望成為好人的他,瞬間又跌落成流氓。

    舒欣一臉忿忿的瞪著他。

    他越是裝的無辜,她火氣就越是旺盛。

    若不是想到那丹藥……她早就一鞭子抽過去了。

    “你給我姐的那丹藥,是從哪偷來的?”

    舒欣橫著眼楮看著秦逸塵,她發現,怎麼看,怎麼不爽,而且手癢的很。

    很巧的是。

    在她說出這話來的時候,秦逸塵的手也很癢。

    這小丫頭片子,真是欠揍!

    就在他準備將這小妮子抓過來暴打一頓屁股的時候,他的臉色突然一肅。

    “快去通知你姐,有人來了!”

    秦逸塵的目光看向那黑暗之中,聲音中透著凝重。

    麻煩,還真是躲不過啊!

    舒欣張了張嘴,本來還想反駁什麼,但是,順著他的視線看去,便是看到一些星星點點的火光,正朝著自己車隊這邊快速移動了過來。

    “不好!”

    她臉色一變,迅速的朝著車隊掠去。

    沒多久,一隊人馬便是來到了車隊前。

    人不多,才五個。

    但是,每一個,竟然都是大武師境界的強者,而且其中一個,更是大武師巔峰一境。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他看到眼前車隊的架勢後,明顯一愣。

    “如嫣表妹,看你這架勢,好像不歡迎我啊。”

    年輕男子皮笑肉不笑的對著舒如嫣說道,目光卻停留在她那妙曼的嬌軀上,眸光火熱。

    “你來做什麼?”

    舒如嫣語氣出奇的冰冷,而且對那自稱表哥的男子很是戒備。

    “我當然是奉父親之命,來接表妹回去的,只是想不到,表妹竟然如此客氣,準備了這麼豐厚的嫁妝,表哥真是受之有愧啊……”

    男子一副理所當然的神色將這一席話說了出來,頓時讓得舒如嫣臉色鐵青。

    人,竟然能無恥到這種程度!

    “你這癩蛤蟆,給我滾開,我姐姐才不要嫁給你呢!”

    舒欣那暴脾氣,根本就容不得別人欺辱她姐姐,一鞭子就直接朝他甩去。

    “嘿嘿,我的欣兒小表妹,就這麼急著要和表哥先親熱了嗎?你放心,跟表哥回去後,表哥會好好疼愛你的。”

    年輕男子輕松的避開她那一鞭,手掌更是以一個詭異的角度,抓向她的小手,嚇的舒欣連連後退。

    她這才想起,眼前這家伙,已經是大武師了,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秦逸塵在一旁看的無語。

    世上竟然有如此親戚,舒如嫣姐妹也夠倒霉的。

    舒如嫣心中更是淒苦。

    舒家,以商業起家,當初她父親在王城商界,也算是小有名氣,在龍蛇混雜的王城,也算是混的風生水起。

    那也是她們姐妹最幸福的時光。

    然而,噩耗卻在幾年前的某一天傳來……

    她們的父母外出,卻遭遇歹徒襲殺,死于非命。

    可憐還沒滿二十的舒如嫣就抗起了舒家重擔,她都不知道,這幾年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

    首先是競爭對手的打壓,讓舒家的市場越來越小,生意也越來越難做。

    更讓她絕望的是,還有一群挖牆腳的親戚!

    比如,眼前出現的這年輕男子,是她大伯舒會里的長子。

    這些親戚都將她們家視為一塊蛋糕,誰都想欺上來咬一口。

    “還請表哥自重!”

    舒如嫣眼神冷冽的注視著他。

    同時,她也明白了,為何,她們這一路過來,會遭遇那麼多次襲擊。

    先是將自己車隊的人消耗的精疲力盡,然後再一網打盡……這心思,不可謂不惡毒。

    若是沒有秦逸塵給的那一瓶療傷丹的話,那她車隊的精銳,還真沒辦法應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