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98章 大小美女
    絕美女子走下馬車,並且朝秦逸塵這邊走了過來。

    近看,女子更加驚艷。

    絕色!絕色啊!

    哪怕是比之有天麟第一美女之稱的呂伶菡,也不多讓。

    只能說是各有千秋。

    呂伶菡美,美在貴氣。

    這女子美,美在溫雅。

    “這位公子,欣兒不懂事冒犯了公子,還望公子見諒。”

    女子聲音如山間流水,洗滌人的心靈,讓原本還有幾分怨氣的秦逸塵心神一陣蕩漾。

    畢竟美女當前啊。

    “沒事,我大人不記小人過,就不和她一般見識了。”

    秦逸塵很大氣的揮了揮手,然後將煉丹師的徽章收了起來。

    然而,他一席話,卻再次惹怒了小美女欣兒,她就如若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尖叫了起來,“你這賊人,你說誰是小人了?”

    “好了欣兒,別胡鬧。”

    大美女制止了她,好在這小美女雖然刁蠻任性,但是,卻還是很听那女子的話,只不過,依舊是鼓著腮幫子,氣呼呼的瞪著秦逸塵,那模樣,明顯是在告訴秦逸塵,我不會放過你的。

    “讓公子笑話了。”

    女子有些無奈的瞪了她一眼,然後才對秦逸塵說道,“公子這是要去王城嗎?”

    這條道路,正通王城。

    “沒錯。”

    看見秦逸塵點頭,女子眼中一亮。

    “奴家姓舒,舒如嫣,這是小妹舒欣。”

    她先是自我介紹,然後邀請道,“小女子家住王城,此時正是返程,若公子不介意的話……”

    “我才不要……”

    小美女舒欣還想反抗,卻被舒如嫣瞪了一眼,才悻悻的再次閉嘴,不過,看向秦逸塵的目光,卻充滿了不善,一副你若答應,我就要你好看的模樣。

    “好,那秦某在此就多謝姑娘了。”

    在小美女那目瞪口呆的神色下,秦逸塵答應了下來。

    看著她那抓狂跳腳的模樣,秦逸塵覺得,這一路上應該不會寂寞了。

    相比小美女,舒如嫣俏臉上卻流露出一抹喜色。

    能和這麼一位年輕的煉丹師結交,絕對是一件好事。

    “大小姐,二小姐,你們沒事吧?”

    回到車隊中,一個老僕滿臉擔憂的走了過來,而後,他的目光才停留在她們身旁的秦逸塵身上。

    “沒事,文老,給這位公子安排個地方吧。”

    舒如嫣揮了揮手,示意沒事之後,安排了一句,對著秦逸塵點了點頭,便是鑽入馬車中。

    “呃……”

    文老的目光有些疑惑的看向那依舊氣鼓鼓的舒欣,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哼,一只癩皮狗而已。”

    舒欣嘟著小嘴,瞪了秦逸塵一眼,也鑽入車內。

    文老怔了怔,隨後才對秦逸塵說道,“這位小哥,跟我來吧。”

    雖然,他不知道秦逸塵的身份,但是,他卻無條件的相信大小姐。

    舒如嫣雖然是女流,但是,卻憑借自己的能力撐起了整個家族。

    她會這麼做,這說明眼前的少年定有不同尋常之處。

    所以,文老也沒怠慢他,帶著秦逸塵來到車隊,安排在一輛不錯的馬車內。

    趕路是很枯燥無味的。

    好在有舒欣時不時的過來挑釁,到也給他添了不少樂趣。

    他也喜歡逗這小美女,幾乎每次都鬧的要讓舒如嫣出面。

    只不過,因為秦逸塵和兩姐妹靠的太近的緣故,卻是讓周圍的人看向他的目光,都是帶有一些嫉妒,甚至敵視。

    在車隊眾護衛心中,他們的大小姐,可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在路途之中,車隊受到了好幾撥襲擊。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襲擊者不似那些毛賊,相反的,這些襲擊者實力很不錯,就算是車隊護衛中有著幾個大武師強者坐鎮,還是有很多人負傷,甚至就連二小姐舒欣都吃了點小虧,受了輕傷。

    別看舒欣年紀小,但是,卻也是武師巔峰強者,一手鞭法使得爐火純青,實力不弱。她會吃虧,自然是因為,襲擊者中有大武師強者出現。

    王國大道上,竟然有大武師強者劫道,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秦逸塵也發現,舒如嫣的臉色越發的凝重,似乎是有什麼心事。

    夜幕降臨。

    車隊停了下來,護衛們也是熟練的搭起一道道篝火。

    秦逸塵從馬車中下來,走到車隊邊緣上一個美人的篝火旁邊,半躺在地,安逸的望著滿天星辰。

    而就在他愜意的不行時,一道靚影卻是擋住了他的視線。

    被人擋住了視線,秦逸塵忍不住眉頭微微一皺,還不待他說話,一道嬌斥聲便是傳入他的耳中。

    “喂,剛才遇到賊人你為什麼不出來幫忙,你是和他們一伙的吧?”

    听到這聲音,秦逸塵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那刁蠻任性的小美女舒欣。

    此時,舒欣穿著一身淺紅色的衣裙,高挑的身材顯得格外的火熱,凹凸有致,相當的豐滿,而從他這個視角看去,正好能透過前者衣裙的間隙,隱約的看到裙下那雙修長的長腿。

    暴殄天物啊!

    秦逸塵不由感慨,為什麼這麼一副好身材,偏偏就給了這麼一個蠻不講理的小丫頭片子呢。

    “你……流氓!”

    見到秦逸塵的目光竟然色眯眯的盯著自己,舒欣頓時就紅了眼楮,低罵一聲,直接就一鞭子甩了過去。

    “我……”

    听到尖銳的呼嘯聲,秦逸塵甚至連髒話都還沒說出口,便是毫無形象可言的就地一滾,險險的避過那一鞭子。

    秦逸塵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在看到地上那一道深深的鞭痕時,他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一抽。

    這妮子,看來根本就沒有留手啊!

    這若是抽實了,怎麼也得脫層皮。

    起身後,秦逸塵並沒有和舒欣理論的意思,看都沒看她一眼,便欲轉身離開。

    理論?

    那也得是對方是講理的人啊。

    “你個流氓,還想走!”

    見他沒有爭辯,舒欣更是認為他理虧,再是一鞭甩了過去。

    “欣兒,你在干什麼?!”

    隨著一道動听的聲音從前方傳來,而後,一身白裙的舒如嫣對著這邊走了過來。

    只不過,此時,她的眉頭卻蹙的很深。

    她越來越覺得,是有某個勢力在打這批貨物的主意。

    若是這批貨物不能帶回王城的話……那家族將無法繼續在王城立足了!

    因為,她已經將家族大半積蓄下在了這次的貨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