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97章 女人就是麻煩
    “錘法,只有在戰場上,才能得到最好的錘煉……”

    秦逸塵一臉正色,看向李元霸,“天麟雖然無戰場,但是,有個地方卻在打的不可開交,你可以去那玩玩。”

    說著,秦逸塵遞給他一張地圖。

    “這是哪?”

    展開地圖,李元霸滿臉茫然。

    顯然,他根本就看不懂地圖。

    秦逸塵頭痛的拍了拍額頭,最後只能讓李元飛派個精明的人帶著他去。

    不然,這家伙肯定找不到地方。

    有人帶路後,李元霸根本就不肯停留,直接就揪著那人的衣領朝外走去。

    他走後,秦逸塵才轉身,朝著自己院子走去。

    秦逸塵相信,在那里,李元霸會得到最好的成長,因為,那里就是李元霸的成名之地!

    安排好這些事情後,秦逸塵也差不多該啟程了。

    去王都,他不僅僅只是參加煉丹大賽,他需要弄清楚,呂伶菡,究竟是真懷孕,還是假懷孕。

    這世上真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天道尤憐!

    他秦逸塵上一世可是個實實在在的童子,撒泡尿都能驅邪。

    兩世為人,第一次就這麼稀里糊涂的交出去了……難道,還要給他添個莫名其妙的孩子嗎?!

    兩行老淚啊。

    不過,秦逸塵卻也想到,按理說,呂伶菡是先天陰脈之體,在她能掌控體內陰氣之前,是不可能懷孕的,所以,他才懷疑事情的真實性。

    當然,他也想過,若是呂伶菡真懷孕了,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性……

    遠古神殿!

    那沉澱了百萬年的恐怖能量到底去了哪里?

    傳承神珠又去了哪里?

    或許,在呂伶菡身上,能找到答案。

    得知秦逸塵要前往王城後,秦浩天臉上的神色有些復雜,張了張口,似乎要交代他些什麼,卻又什麼也沒說。

    倒是林妙涵知道後,一臉的依依不舍。

    “嘿嘿,妙涵姐,待我奪冠歸來,就娶你過門啊……”

    秦逸塵涎著臉,一副色胚的模樣,想要嚇走這小姑娘,誰知道,林妙涵雖然羞澀的轉過身去,但是,秦逸塵卻明顯的發現,在她眼眸內出現的期待與喜意。

    這怎麼回事?!

    難道……

    秦逸塵真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拍死。

    這嘴賤什麼啊。

    雖然說,他很欣賞美女,但是,他卻一直覺得,女人,就是麻煩的代名詞,是要遠離的。

    就如那呂伶菡。

    公主擇婿,這給他出了多大的難題啊?

    指不定這條小命就搭上去了。

    秦逸塵幾乎是逃也似得跑出葉家府邸的,孤身一人,踏上了前往王城之旅。

    他帶的東西不多,就拿了一小瓶千年靈乳,和一些煉制好的各種丹藥,另外加上小丹爐,而剩余的千年靈乳,他則小心的藏好在某處了。

    畢竟,隨身帶著那麼多千年靈乳,不安全,萬一不小心被人打劫了……

    “打劫!”

    他還正想著呢,前面樹林里面,一個車隊被十幾個人攔了下來。

    幾乎是下意識的,秦逸塵就想著要避開,但是前面卻傳來一句,“呦,挺標致的小妞啊,不如,跟大爺我回去做壓寨夫人……”

    “有美女啊?”

    明明知道女人是麻煩的秦逸塵,還是忍不住伸著頭看了過去。

    車隊中的一輛馬車中走出一個美麗的女孩。

    她穿著清涼而火辣,高高緊繃的胸口,如山峰怒挺,盈盈一握的細腰,如水蛇般充滿活力,碎花短裙包裹著渾圓翹臀,一雙白玉般圓潤細嫩的大腿,修長而又筆直,沒有一絲縫隙,充滿了美好的青春氣息。

    絕美的俏臉如白瓷般光澤,此時,她臉頰微微有些發紅,難以掩飾心中的憤怒。

    “幾個小毛賊,竟然也敢來打劫你小姑奶奶?!”

    好听卻又充滿怒氣的話語,從她那可愛的小嘴內傳出,接著,這女孩甩著一根不知道由什麼材質制作的皮鞭,沖向那伙歹人。

    “啊……痛!”

    “饒命啊,姑奶奶……”

    “不敢了,不敢了啊……”

    誰知道,那群看上去頗為強壯的毛賊,竟然被一個小姑娘打的滿地求饒。

    不過也是,若真有能力的,誰會出來劫道啊,早就去冒險求生,或者在各大城市安家落戶了。

    暴力!

    野蠻!

    秦逸塵直接給那小姑娘打上標簽,並且準備遠離。

    之所以是小姑娘,那是因為,那女子明顯要比他小。

    “還想跑?!”

    一道嬌喝聲傳來,秦逸塵便覺腦後生風,踏著‘行’字訣,才甚甚的躲開了那奪命的一鞭。

    “你有毛病啊!”

    秦逸塵怒罵,目光卻在她那光滑而又修長的長腿上掃過。

    這腿,的確不錯。

    “咦,你這小毛賊還有兩下子。”

    那小姑娘漂亮而又明亮的眼楮眨了一下,眸子內閃過一抹好奇。

    “你到底哪只眼楮看我像個賊了?”

    秦逸塵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吐出幾個字眼來,眸中怒火更甚,如果不是怕招惹麻煩的話,他真想抓著她打一頓屁股。

    在他心目中,再次給她貼上一個標簽……有胸無腦!

    “欣兒,不得無禮。”

    一道天籟般的聲音,從車隊那馬車中傳了出來,制止了小姑娘胡鬧。

    接著,一個身材高挑的白衣美女,掀開了車簾,走了出來。

    她的容貌與這叫欣兒的小姑娘有幾分相似,一襲輕紗般的白衣,讓她好像置身在煙中霧里,她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便猶如一張絕美的圖畫,讓群芳失色,使人不禁失神。

    與青春活力的欣兒相比,她卻顯得端莊美麗,高貴沉穩,膚色如雪,長腿筆直,臀部豐腴,無一不充滿成熟的風韻,從其眉宇間更是流露出一種女強人的強勢。

    “姐姐,你為何不讓我教訓這小毛賊?”

    欣兒噘著小嘴,眸子卻一直不懷好意的盯著秦逸塵,手中的鞭子欲欲躍試。

    “我說了,我不是毛賊!”

    秦逸塵額頭上青筋直跳,看著她的翹臀,手癢難耐了。

    “你怎麼證明你不是毛賊?”

    小美女撇了撇小嘴,露著可愛的小虎牙,手中的鞭子抽打著空氣,迸發出一陣陣音爆聲,一副你解釋不清,就要抽打一百遍啊一百遍的模樣。

    “看,這是什麼?!我是煉丹師,懂嗎,煉丹師!”

    為了省去麻煩,秦逸塵只好將煉丹師的徽章拿了出來,斯歇底里的朝她吼道。

    這家伙,哪里是什麼小美女,簡直就是個小惡魔啊!

    “煉丹師?這麼年輕的煉丹師?”

    馬車上的女子看到他手中的徽章後,再打量了秦逸塵一眼,頓時,在她美眸中流露出一抹詫異。

    這麼年輕的煉丹師,王城也不多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