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95章 王室無情
    王室無親情。

    這點,在呂伶菡身上體現的淋灕盡致。

    在呂和澤眼中,她甚至不算是個女兒,只是一個聯姻的工具。

    呂伶菡這麼做,無疑是自己毀了自己!

    也許,只有這樣,她才能擺脫被聯姻的命運吧。

    不過,她懷孕,卻是真的。

    而且,她的肚子,一天天竟然大的比常人要快許多。

    這才回來沒多少天,呂伶菡的肚子竟然已經隆起一道肉眼可見的弧度了。

    而且,還在日漸增長。

    或許,根本不用十月懷胎,她就會誕下胎兒。

    這事情很詭異!

    按理來說,她體內有先天陰氣,而且是不受她控制的陰氣,就算是有身孕,胎兒在她體內也存活不了,但是偏偏,她就是懷孕了。

    在那遺跡宮殿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呂伶菡不知道。

    雖然有些記憶片段,但是卻很模糊,不過,肚子里的孩子,應該是那個家伙的吧。

    想到那個家伙,她又不由想到了他留下的那份秘訣。

    玄冥恆體訣。

    或許,是時候開始修煉了。

    “我不管你打的是什麼主意,聯姻的事,不會取消。若你做不出決定,那就由我來替你做決定!”

    呂和澤拂袖而去,丟下一臉木然的呂伶菡。

    說起來呂和澤對她還算有點親情,不然,哪里會讓她自己擇婿呢?只不過這一次,她卻觸及到了呂和澤的底線。

    “唉……”

    呂伶菡低嘆一聲,目光看向王宮之外的天際。

    他……會來嗎?

    呂伶菡有些期待,更多的,卻是擔憂。

    很快,一道消息就從王宮傳出……

    正月初一,公主選婿!

    消息傳出後,整個王國的年輕才俊都是活躍了起來。

    長公主呂伶菡,可是天麟王國公認的第一美女。

    她的美麗,她的身份,讓人會自動忽略她身上的瑕疵。

    王城四大家族的人也不會在乎,他們看重的不是呂伶菡這個人,而是,能不能拉近與王室的關系。

    消息,自然很快也傳到了宣雲城。

    “正月初一?”

    秦逸塵眉頭緊皺,目光看向王城方向,“那就只有三個多月的時間……”

    對呂伶菡,他說不出是什麼感覺,但是,卻覺得……她很可憐。

    最主要的是,他秦逸塵的女人,豈能容外人覬覦?!

    王城,看來是必須要去了。

    三個月的時間,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

    秦逸塵必須要為去王城做準備了。

    果然,在有周嘯蒼坐鎮的情況下,宣雲城一片風平浪靜。

    葉,林,李三家在這場變故當中,關系也變得更加緊密,元氣也恢復的比較快。

    “秦逸塵!”

    才是從房間出來,秦逸塵就看到李靈燕帶著柳瓊兒走了過來。

    兩個美女,一個青春活力,一個溫雅柔和。

    眼前,就如若是一副美麗的畫卷一樣,看的秦逸塵神清氣爽。

    “我爺爺有事找你。”

    柳瓊兒說明了來意。

    “正好,我還沒當面去謝過會長。”

    秦逸塵是個懂得感恩的人。

    雖然柳紋沒有出面,但是,他卻提供了緊要的情報,不然,李,林兩家,很難有人能幸存。

    “你……會不會怪我爺爺沒出手?”

    路上,柳瓊兒一直盯著自己的腳尖,細聲的問道,俏臉上掛著愧疚,甚至不敢去看秦逸塵。

    “嗯?”

    秦逸塵看向她,旋即寬慰的一笑,“瓊兒小姐,你爺爺已經做到極致了。”

    柳紋畢竟是煉丹師公會的人,他若是倒向三大家族,對杜家出手,造成的後果,柳紋根本承擔不起。

    他能傳遞消息出來,對于柳紋來說,確實已經是盡他所能了。

    “這麼說,你不會怪我爺爺咯?”

    柳瓊兒明顯松了口氣,她還擔心,秦逸塵會因此恨上她爺爺呢。

    “當然。”

    接下來兩人一路說說笑笑,來到了煉丹師公會。

    “你來了啊。”

    看著站在眼前的少年,柳紋眼中盡是欣賞。

    “會長找小子,小子豈敢不來。”

    秦逸塵感激的朝他鞠躬,一切盡在不言中。

    “你能明白就最好了。”

    柳紋臉上帶著笑意,然後便說道,“今年王國煉丹大賽,我舉薦了你,代表我們宣雲十城去參加。”

    “煉丹大賽?”

    秦逸塵眼中一亮。

    王國煉丹大賽,其實,也就是對煉丹師的選拔,若是天賦好的,很有可能就被留在王城煉丹師公會,那幾乎就等于一步登天了。

    所以,每年煉丹大賽,競爭可是非常激烈的。

    當年,秦逸塵也就是憑借小丹爐,在王國煉丹大賽上顯露頭角,才有了後面的諸多機緣。

    只不過,這一次卻提前了幾年而已。

    到時候,只要能夠獲得煉丹師公會庇護,哪怕是杜家,也絕對不敢明目張膽的對付自己。

    “多謝會長給我這個機會。”

    秦逸塵再次朝他鞠了一躬。

    兩世為人,兩次舉薦,柳紋對他的恩情,他不會忘記。

    拋開這些不說,柳紋,也絕對是一個值得他尊敬的長者。

    柳紋臉上帶著笑意,秦逸塵的態度讓他覺得,為其做了這些事情,是絕對值得的。

    ……

    葉家議事大廳。

    “你要獨自一人去王城?”

    葉鴻雲等人都是皺著眉頭看著秦逸塵。

    雖然杜家沒有再進犯宣雲城,但是,那並不代表,前去王城就很安全。

    “必須要去嗎?”

    林華榮也開口,眼中流露出擔憂。

    “嗯。”

    秦逸塵點頭,旋即朝著他們一笑,“放心吧,自保之力我是有的,再說,我是代表宣雲十城去參加煉丹大賽的,杜家的人,也不敢太過份。”

    眾人沉默。

    也無法反駁。

    參加王國煉丹大賽,可是很多人求之不來的事情。

    其中的好處,在座的他們都很清楚。

    或許,這是一個很好的契機,一個進軍王城的契機。

    “萬事小心。”

    李元飛等人覺得留他不住,只能同意。

    在他們眼中,秦逸塵再怎麼優秀,畢竟還只是個少年。

    唯獨葉良辰,一直在那沒心沒肺的吃個不停,似乎對這事根本不關心。

    因為他很清楚,像秦逸塵這種人,絕對不會去做自己沒有把握的事情。

    “等我在王城站穩腳,就是我們立足王城的時候!”

    秦逸塵顯得信心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