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94章 公主懷孕
    血玫瑰絕望了。

    杜家的人竟然遲遲不出現。

    顯然,杜家的人也不願招惹那個強大的老人。

    自己被杜家舍棄了!

    “撤!”

    血玫瑰當機立斷,輕喝一聲,便是開始往後退。

    狼行見狀,隨即跟上。

    “殺了我李家的人,還想走出宣雲城?!”

    就在這時,一道炸雷般的聲音響徹,幾乎半個宣雲城都能听聞到。

    聲音落下,原本盤坐著的李元霸站起身來,他身上的氣勢非但沒有萎靡下去,反而更甚了!

    在服用了一滴千年靈乳後,他,突破到大武師巔峰一境了。

    “死來!”

    第一錘,他朝著那在人攙扶下的嚴虎砸去。

    “混賬東西!”

    嚴虎睜眼欲裂,甚甚的將大刀橫在身前。

    “砰!……”

    刀斷,人飛。

    看著自己塌陷下去的胸膛,嚴虎的視線開始模糊。

    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死在這種地方。

    “呵!”

    砸死了嚴虎,李元霸去勢不減,霸王錘第二式……泰山壓頂,轟向逃跑中的狼行。

    “ !”

    直接將狼行砸的吐血倒飛了出去,一雙手,直接骨折,森森白骨都是露了出來。

    才是落地,就被趕來的李元霸一錘砸死在地。

    “兄弟們,殺啊!”

    見李元霸如此強橫,三大家族的精英,都是從議事大廳內沖了出去,朝著那些敗退的佣兵殺去。

    局面幾乎是一面倒,那些佣兵根本就沒有再戰的勇氣。

    李元霸如若猛虎入羊群,一錘掃過,不死也殘。

    最後,三大佣兵團團長,只有血玫瑰一人負傷逃走,狼行和嚴虎,身隕當場。

    勝了!

    雖然是勝了,但是,在眾人臉上卻看不到一絲喜悅,甚至有不少人哭泣出聲。

    這一天,死傷太多人了。

    不過好在有秦逸塵在,傷者,都得到了妥善的治療。

    夜間。

    葉家議事大廳內,秦逸塵,葉鴻雲,林華榮,李元飛,葉良辰五人圍桌而坐。

    五人臉色都很沉重。

    雖然,這一次打退了三大佣兵團,但是,誰能保證杜家會善罷甘休呢?

    只要有杜家在,那就不會有安寧之日。

    “秦兄,你帶來的那個老頭,不會是傳說中的那位……天刀吧?”

    葉良辰最先開口了,他眯著小眼楮,注視著秦逸塵。

    “沒錯。”

    秦逸塵點頭,承認了。

    “嘶……”

    葉鴻雲,李元飛,林華榮三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眼眸內一片震驚。

    就出去這麼些天,這家伙不僅是實力提升了,而且,還拐了一個王國第一強者回來?!

    “周前輩不會對杜家出手的,要滅杜家,還得靠我們自己。”

    看著他們眼中的期待與希冀,秦逸塵不由提醒道。

    杜家可不比那幾個佣兵團。

    杜家,在天麟王國早就深根蒂固,不說周嘯蒼會不會出手,就算出手,憑他一人,也不可能撼動整個杜家。

    “雖然,周前輩不會對杜家出手,不過,現在有周前輩坐鎮,杜家想必也不會輕舉妄動了。”

    這句話,卻讓眾人松了口氣。

    五人暢談至深夜,秦逸塵才回到葉家安排的住處。

    他父母都還沒睡。

    “塵兒回來了啊。”

    看著走進來的兒子,秦浩然臉上流露出欣慰的神色。

    白天的事,他听說了,他越來越發現,自己這個兒子越來越高深莫測了,哪怕是他這麼做父親的也看不透。

    “兒子,你沒事吧,沒那里弄傷了吧?”

    秦母杜冰蘭卻緊張的上前,在他身上摸索著。

    “娘,放心吧,兒子沒你想的那麼弱。”

    秦逸塵臉上雖然是掛著苦笑,但是心中卻很溫暖。

    親情。

    只有在失去後,才懂得親情的珍貴。

    他很享受父母對自己的關懷。

    “你這孩子不聲不響就跑去黑魔山脈了,如果有個三長兩短,你讓娘怎麼辦……”

    杜冰蘭輕錘了他一下。

    她了不管自己兒子成就有多高,只要兒子平安就好。

    一家人,其樂融融。

    “對了爹娘,我們家中,就沒有長輩了嗎?”

    在準備回自己房間的時候,秦逸塵又轉過身來,對著父母問道。

    听到這話,原本臉上還有笑容的秦浩然和杜冰蘭,臉上的笑容直接凝固了,神色有些復雜。

    看著他們的神色,秦逸塵就知道他們有難言之隱,便沒有繼續問下去,“我就隨便一問,爹娘別往心里去,我回房了。”

    他走後,秦浩然和杜冰蘭依舊坐在那里。

    “天哥……”

    良久後,杜冰蘭才是抬起頭,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卻見秦浩天搖了搖頭,“現在還不是告訴他的時候……”

    說話間,秦浩天臉色很沉重。

    ……

    很快,荊棘佣兵團,野狼佣兵團,利虎佣兵團,三大佣兵團覆滅的消息悄然的在王國內傳開了……

    宣雲城事件以嚴虎,狼行慘死宣雲城,血玫瑰從此銷聲匿跡而告終!

    杜家,一直沉默,就好像杜家與這件事根本無關一樣。

    就在王城中人震驚宣雲城勢力實力強橫的時候,從王宮內傳出一個更加勁爆的消息……

    長公主呂伶菡,懷孕了!

    這直接在王城內掀起了軒然大波,流言四起。

    這對于王室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更何況,呂伶菡的婚事,其實早就被定了下來,毫無疑問,人選就是四大家族最優秀的子弟。

    只有這樣,才能將最優秀的天才與王室捆綁在一起。

    雖然王室已經盡力在壓制消息的流出,但是,依舊鬧的滿城風雨。

    王宮內……

    地面上到處都是瓷器的碎片,時不時就傳出國王呂和澤的怒吼聲。

    外面,跪了一地的宮女,連頭都不敢抬。

    “你說,你到底在外面做了什麼?”

    呂和澤怒視著眼前一臉平靜的呂伶菡,手掌將身前桌面拍的‘砰砰’作響,書籍,紙張,灑落了一地。

    呂伶菡閉眸不語,在她臉上,沒有半點神情流露,就好像是個木樁子一樣。

    眼前斯歇底里的父王,反而讓她更覺悲涼。

    “說,你肚子里的孽種到底是誰的?!”

    呂和澤壓低了聲音,如若擇人而噬的老虎,眼中殺意涌現。

    “這重要嗎?”

    呂伶菡開口了,淡淡的一句話,卻問的呂和澤啞口無言。

    的確,無論孩子是誰的,消息已經傳播了出去,覆水難收,王室的名譽已經無法挽回了。

    只怕,連呂和澤自己都想不到,這個消息,其實是呂伶菡自己故意傳播出去的。

    不然,王宮內的消息,豈是那麼容易被外人知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