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89章 歸途
    在周嘯蒼服下丹藥後,秦逸塵沒有出聲,而是將小丹爐收了起來,靜靜的坐在一旁等待。

    不過,在他的嘴角,卻勾起了一道若有似無的弧度。

    半響後……

    “呼……”

    周嘯蒼張口,吐出一道灼熱似火的氣流,吐向櫃台,剎那間,木質的櫃台自燃起來,不一會,就焚燒成灰燼。

    旅店內,因為他吐的這口氣,頓時變得有些狼藉。

    然而,周嘯蒼卻一點都不在意,在他的眼眸內反而流露出極致的驚喜,甚至泛起老淚。

    他能夠感覺到,折磨了他近百年的焚毒被抑制住了!

    激動了少許,他又平靜了下來。

    焚毒,的確是被抑制住了,但是,那僅僅只是被抑制住,並不是被清除了。

    周嘯蒼很清楚,只要這丹藥的藥性消失了,還是會一切如常。

    “這鎮火丹,一枚最多能保持半個月。”

    秦逸塵在一旁帶著一抹淡笑說道。

    周嘯蒼直視著他良久,眼中有些異樣。

    要知道,在以前他什麼樣的年輕才俊沒有見過,但是他們,哪個在他面前不是畢恭畢敬的。

    但是,眼前這個少年就不同。

    哪怕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沒有懼色,沒有恭敬,更沒有刻意討好。

    反而……這算是在算計自己嗎?

    看著秦逸塵嘴角的那抹弧度,周嘯蒼嘴角微微抽了抽。

    似乎,的確是這樣子的。

    但是,周嘯蒼卻不得不要和他繼續談下去。

    因為,剛才那是一枚一級三品到四品的丹藥!

    周嘯蒼自問,算是見多識廣。

    不過,也就是因為他見多識廣,才更清楚,一個十幾歲的少年,能煉制出一級三四品丹藥代表的是什麼。

    眼前的少年,不是天才,而是……妖孽!

    “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周嘯蒼輕嘆一聲,在這個十幾歲的少年,他妥協了。

    人老成精。

    他是可以選擇奪取丹藥配方,但是,如此優秀的少年,是一般人能夠培養的出的嗎?

    他必須慎重對待。

    況且,如此優秀的少年,若是能結善緣,也是極好的。

    “很簡單,跟著我,一年時間。”

    見他如此,秦逸塵嘴角的笑意更濃了,直接開門見山。

    “跟著你?”

    周嘯蒼臉上明顯流露出一抹愕然。

    他還以為這少年要以此獅子大開口敲他一筆,或許其他的什麼要求,卻沒想到,這個少年竟然如此大膽,想要自己做他一年保鏢!

    周嘯蒼忍不住臉色一冷。

    然而,坐在他面前的秦逸塵卻依舊是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似乎並不著急。

    沒錯。

    就如這個少年所說,若是不能盡快將體內的焚毒清除掉,他時日就不多了。

    “小娃娃,你有些……太過份了!”

    周嘯蒼口中是這麼說著,但是卻輕嘆了一口氣。

    如今,似乎他沒有第二個選擇啊。

    “前輩,只是一年時間而已,轉瞬即逝,而且,這段時間,我會經常給你煉制鎮火丹抑制焚毒,讓你免受焚毒之苦。”

    秦逸塵這話,無疑是說到周嘯蒼心頭上了。

    他實在不想再受那焚毒之苦了!

    若不是為了看護周家,他真想一了百了的去了。

    有時候,死了,也是一種解脫。

    誠如這少年所說,一年時間而已,其實並不長。

    “一年時間,你能煉制四級丹藥?”

    周嘯蒼有些不信。

    雖然說眼前的少年已經很優秀了,但是,煉制四級丹藥豈是玩笑?

    天麟王國,雖然出過好幾個靈境強者,但是,能夠煉制四級丹藥的煉丹師,卻從未有過。

    四級丹藥,是給靈境強者用的,毫無疑問,煉制四級丹藥,同樣也需要擁有靈境的精神力修為才行。

    “若是一年後我煉制不了,我會請我師傅給前輩煉制……”

    听到這句話,周嘯蒼才是把心放了下來,同時,心神也是一顫。

    秦逸塵這句話,無疑在說明,他身後有一位擁有靈境修為的師傅!

    那種存在,哪怕是放在更遼闊的舞台上,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不是自己能得罪的起的。

    “一年……就一年,小娃娃,老夫希望你能信守承諾!”

    周嘯蒼最終還是妥協了,不過,嘴角卻是掛著苦笑。

    想不到他天刀,竟然淪為一個少年的保鏢……

    見他答應下來,秦逸塵嘴角的笑意才是流露了出來。

    有這位靈境強者在身邊,他幾乎已經可以在天麟王國橫著走了,根本不需要再懼怕什麼杜家報復。

    ……

    中午時分,身穿黑色衣袍的秦逸塵來到了宣雲城前,在他身後,跟著一個相貌平平的老者,兩者一老一少,如若主僕關系一樣,一前一後的走進宣雲城內。

    離開宣雲城已經整整有半個月時間了。

    就是因為擔心杜家的事情,秦逸塵幾乎都沒有休息,馬不停蹄的就趕回來了。

    在進入城內後,他就發現氣氛有些不太對勁。

    以前喧嘩熱鬧的街道,現在卻顯得有些荒涼了很多,在街上的行人,也不足以為的三分之一。

    “怎麼回事?”

    秦逸塵眉頭微微一皺,旋即沒有半點停留,直接趕往李家府邸。

    周嘯蒼並沒有說什麼,而是跟在他的身後。

    來到李家府邸面前,秦逸塵的面色便是徹底的陰沉了下來。

    此時的李家府邸,哪里還有先前的半點威嚴,在他面前的是一片焦黑的廢墟,從那些殘破的圍牆中,隱約可見李家內部的房屋有唄火燒過的痕跡,而從內不時冒出的一縷縷濃煙中不難猜測,這應該就是不久前才發生過的事情。

    堂堂宣雲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李家,竟然被毀成這般模樣!

    能辦到這一切的,除了王城的杜家,還有誰?

    “杜家,我一定會讓你血債血償!”

    秦逸塵眼中涌現出熊熊的怒焰,一雙拳頭也是狠狠的拽緊。

    他還是太大意了,或者說他小估了杜華在杜家的地位,若杜華只是杜家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杜家不可能如此迅速的做出反應。

    “喂,你們兩個,干什麼的,這里可不是你們能靠近的,趕緊滾開點!”

    就在這時,一道呵斥之聲從他們身後傳來。

    秦逸塵聞言,轉身看去,便是看到五六個佣兵裝扮的人,從他們後方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