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86章 奇怪老頭
    與呂伶菡分道揚鑣後,秦逸塵並沒有直接從黑魔山脈出去,而是在黑魔山脈外圍繞了很大一個圈。

    在幾日前,他無意間發現,在黑魔山脈外圍,有著眾多的人影,而在那些人影中,有幾張他頗為熟悉的面孔。

    那些人,正是當初與羅青羽,王海林一同進入遺跡的人。

    想來,羅青羽和王海林還是不甘心,所以,一直派人在看守,若是發現自己……雖然秦逸塵很自負,但是,自知之明還是有的,他現在,還沒擁有能和天麟三杰正面沖突的實力。

    在繞了很大一個圈後,天色已經逐漸的昏暗了下來,找了一處人跡稀少的地方,秦逸塵迅速的掠了出去,離開了黑魔山脈範圍。

    在辨認了方向之後,他便是對著宣雲城所在行去。

    這番繞路,無疑是讓路程增加了一倍之余,原本可以一晚上趕回的路程,顯然是不可能了。

    在行走了一個時辰左右,秦逸塵發現在前方有燈火傳來,一座小村莊的輪轂也是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內。

    “先休息一晚,大晚上的方向也不好認。”

    秦逸塵當即對著那個小村莊走去。

    在進入這個村莊後,秦逸塵發現,雖然已經是晚上,但是,這個村莊內卻還是頗為熱鬧,不時的,還有些佣兵和他一樣從外面趕了回來。

    秦逸塵的出現,不過是引起幾道目光的注意,不過,在看到他那張還有些雛嫩的臉龐後,那些注意他的人便是提不起一點興趣了。

    很快,秦逸塵來看了一間如同旅店一般的小院門口。

    此時,院子內還有不少佣兵聚在一起,從他們話語中,秦逸塵了解到,他們是在談論黑木崖的那些事情。

    對于這些,秦逸塵根本沒有半點興趣,直接快速的從他們身旁經過,進入到旅店內。

    在進入旅店之後,秦逸塵愕然的發現,這房屋之內卻是有些異常的安靜,偶爾從里面出來的人,也是盡量的沒有發出什麼聲響,似乎是怕吵到什麼人一樣。

    秦逸塵的目光在房屋內微微掃了掃,最後停留在那櫃台後面的一位垂著腦袋仿若是睡著了的老者身上。

    這個老者頭發已半白,顯然年齡頗大。而且,看上去很干瘦,那弱不禁風的模樣,與這里顯得格格不入。

    要知道,這里可是黑魔山脈外圍。

    這里的人可沒有善類,沒有實力,根本在這里生存不下去。

    不過,看著里面的情況,顯然,這旅店是這老者開的。

    這倒是有些詭異。

    秦逸塵猶豫了少許,還是來到櫃台前,低聲叫道,“那個……前輩,這里還有房間嗎?”

    仿佛是听到了秦逸塵的聲音,這個老者的腦袋微微抬起,或許是因為瞌睡被擾,他的聲音中透露出不耐煩,“最左邊還有一間房,不過,你身上有藥草沒?”

    “藥草?”

    秦逸塵微微一愣,他還從來沒有听說過住旅店不收銀幣,直接要藥草的。

    “嘿嘿,這小子,連周老頭的規矩都不知道,也敢進來。”

    “別多話,免得被殃及池魚!”

    外面的佣兵看著他那張懵懂的臉龐,不由朝他投以同情的目光。

    別看著老頭干瘦,但是卻是個暴脾氣!

    他們這些人,有幾個沒吃過虧的?

    “要住就拿藥草出來,不住就趕緊滾蛋!”

    老者似乎本想揍人,或許是發現眼前是個少年,所以才沒有出手,而是沉聲呵斥了一句,聲音沙啞,透露出冷漠。

    “藥草嘛,我身上真沒有……”

    “小子,你是來消遣老夫的嗎?”

    秦逸塵話還沒說完,便被那老者打斷,似乎是覺察到了老者的怒氣,那些本來準備看好戲的佣兵,都是縮回了脖子。

    望著老者那張蒼老的面龐和有些深陷下去的雙眸,不知為何,秦逸塵心中陡然一突。

    從這老者身上,他覺察到了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

    “這人不簡單!”

    這個念頭從秦逸塵心中一閃而過,對于自己的直覺,他沒有半點懷疑,那種危險的感覺,哪怕是在林華榮身上,他都沒有感覺到過。

    這說明什麼,他很清楚!

    “藥草是沒有,不過,我這里有比藥草更好的東西。”

    就在那老者準備趕人的時候,秦逸塵嘴角微微揚起,輕笑著說道。

    老者只是微微一頓,掃了他一眼後,便是淡淡的伸手,指了指門外,只差沒有直接說讓他滾蛋了。

    從那些佣兵臉上的神色,秦逸塵看的出,只怕,這是這位老者最溫和的攆人方式了。

    不過,他並沒有在意,反而在觀察著這位老者,隱隱的,從老者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中,他覺察到了一抹隱晦的波動,當下,嘴角的弧度不由更濃了。

    秦逸塵非但沒有走出去,反而是靠了過去,輕聲說道,“我觀前輩體內氣機駁亂,所以要用普通藥草中的藥性來維持?”

    听到這句話,老者指著門外的手陡然一顫,他那一雙凹陷的雙眸緊盯著秦逸塵,微微眯起的眸子內閃過一抹意外。

    能覺察到自己身上的氣機,足以說明,眼前這個少年,似乎有點能耐。

    不過很快,老者眼中閃過一抹黯然。

    知道又如何,他身上的隱疾,豈是一個少年能醫治的?

    “走吧,沒有藥草,就別進來打擾老夫。”

    老者雖然還是示意讓秦逸塵離開,他那有些沙啞的聲音中依舊是透著冷漠,不過,卻是少了一分不耐。

    “前輩,或許我能幫到你。”

    秦逸塵說著,手指也是伸入胸口的衣袍中,拿出屬于他的煉丹師勛章。

    對于這種強者,若是能結緣,那是極好的。

    老者的目光落在那勛章上後,雖然有流露出一抹意外,但是很快就恢復了淡然,“做人,首先要懂得量力而為!”

    天才又如何?

    他又不是沒見過。

    “前輩可是不相信我能解除你體內的……熱毒?”

    對于這個奇怪的老者,秦逸塵也是忍不住挑了挑眉頭,直接拉過一條凳子,一屁股坐了下來,繞有興趣的看著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