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83章 崩塌
    就在秦逸塵剛穿好衣袍時,一道冰寒而又凌厲無比的劍氣從他後方刺來,在感受到這道劍氣後,秦逸塵的嘴角也是無奈的抽搐了一下,連忙閃身躲開。

    “你還講不講理啊,不是說好,我穿了衣服,你就不殺我了嗎?”

    秦逸塵頭痛。

    女人啊,果然是不講理的生物。

    不過,在躲閃呂伶菡攻擊之時,他卻發現……體內的真元,似乎有復甦的跡象。

    也就是說,這個神殿遺跡內的禁制,已經在失效了。

    “無恥之徒!”

    呂伶菡朱唇輕咬,雙頰緋紅,一雙雪白的藕臂卻是沒有半點手軟,一劍接一劍的對著那到處亂竄的秦逸塵劈砍而去。

    同時,她也覺察到自己的真元真正恢復,不過,讓她更驚訝的是,自己沒有半點留手的攻擊,卻是根本沒有踫到這個看上去不過是武師級別的小子。

    在追砍了一刻鐘功夫左右,呂伶菡終于是有些疲勞了,她額頭上香汗淋灕,隨著她有些粗重的呼吸,一對酥胸也是劇烈的起伏著,形成一道好看的風景線。

    不巧,這個時候秦逸塵正好回頭看了一眼……

    “你……流氓!”

    見到秦逸塵那呆滯的目光停滯在自己傲人的部位,呂伶菡的俏臉先是一紅,旋即涌上怒氣。

    不過,就在她想要動手之時,從她體內傳來了一陣痛楚,讓得她黛眉微皺,腳下都是一個踉蹌,瞬間,俏臉變得有些蒼白,甚至鍍上一層寒氣。

    “該死,又來了……”

    呂伶菡直接盤膝坐下,反手掏出一枚丹藥,一口服下。

    在服下丹藥之後,呂伶菡臉上的寒氣有消散的跡象,面色也從蒼白轉為紅潤,不過,這種紅潤,卻更像是病態之紅,配上她那一雙秋水盈盈的眸子,還有其上微微蹙著的眉頭,那嬌弱的模樣,讓人極想將其摟入懷中,好好的疼愛一番。

    不過,這個時候秦逸塵可不敢有這種念頭,若是他再表現出半點輕薄之意,恐怕呂伶菡真會要和他拼命了。

    從羅青羽,王海林等人對待她的態度,就不難看出,這個絕美無比的女子,身後絕對是一尊能夠讓羅家和王家都要畏懼的存在。

    而在天麟王國當中,能夠讓王城四大巨頭家族都畏懼的存在……從這,呂伶菡的身份,秦逸塵也隱隱猜測到了。

    “奇怪,昏迷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秦逸塵揉著太陽穴,努力的回想,卻也只有幾個模糊不清的畫面。

    但是,僅僅那幾個模糊的畫面,他依舊判斷出,只怕……

    他唯有苦笑了。

    這到底是什麼鬼神殿,竟然如此坑人。

    只是……那傳承神珠究竟去哪了?

    還有,那棺槨內,到底存在著什麼?為什麼自己一點印象都沒有。

    這一切的消失,估計都在他昏迷的時間內發生,他也不得而知。

    “好端端的,怎麼發病了?”

    秦逸塵的目光在呂伶菡身上停頓了一會,接著,就開始尋找出路了。

    “轟隆!……”

    就在這時,神殿之中突然傳來一道轟吟之聲,旋即,整個神殿都是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要塌了?”

    感受到這異常的動靜,秦逸塵的面色陡然一變。

    如果這個時候神殿崩塌下來,哪怕是大武師境界的強者,都絕對無法存活下來。

    其實,在感受到體內真元復甦之時,他就清楚,噬靈陣與封印已經失效,這座宮殿的崩塌,是遲早的事情,只是沒有料到,會這麼快。

    “快跑!”

    看到宮殿門口那扇早已銅銹斑斑的大門,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崩塌倒下,秦逸塵沒有半點猶豫,身形一動,便是對著宮殿門口掠去。

    “ !”

    在他剛掠到宮殿門口時,一塊巨石已經從宮殿上空掉落了下來,正好落在秦逸塵先前所站立的位置,頓時,整個宮殿的顫抖也是愈發的劇烈了起來。

    “好險。”

    望著那滿是塵埃的宮殿,秦逸塵腦門上也是留下一抹冷汗。

    那麼大一塊巨石,若是被砸中的話,不被砸死,恐怕也得重創。

    若是受創,怎麼還能逃出去?

    想起受傷,原本打算離開的秦逸塵腳步突然停頓了下來。

    呂伶菡還在里面!

    顯然,剛才她臉上的病態,並不是偽裝的。

    秦逸塵眼中也是閃過一抹猶豫之色。

    說起來,他和呂伶菡交情並不是很深,而且,這女的一直對他要打要殺,算得上是恩將仇報……本來想要離去的他,一想到腦海中那幾個模糊的畫面後……

    “算你走運!”

    秦逸塵輕嘆一聲,還是沒有忍下心,又是一頭鑽入其中,在塵埃之中,他很快就找到了呂伶菡的身影。

    不過此時,她已經睜開了眼楮。

    看著眼前的景象,呂伶菡眼中,盡是絕望之色。

    而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視線內,出現了一道身影……

    “你……怎麼回來了?”

    在看到秦逸塵走過來後,呂伶菡眼中涌現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她不明白,為何,秦逸塵會冒著生命危險回來就她。

    秦逸塵走過來後,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將她背在了後背上。

    “嘶……好冷!”

    在剛接觸到呂伶菡時,秦逸塵便是感覺自己如同是背著一塊冰塊一樣,在一瞬間內,他渾身都是泛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放,放我下來!”

    被他野蠻的背起,呂伶菡的俏臉上又是閃過一抹羞憤的神色,她有些低聲的說道,不過語氣之中,已經沒有了剛才要殺秦逸塵的那種冰冷與堅決。

    若是換做是王城那些權貴子弟,他們會冒生命危險進來救自己嗎?

    答案,呂伶菡心中很清楚。

    “別攏 脖鴝暈蟻潞謔鄭 蝗唬 頤橇礁齠嫉盟澇謖飫錈媯 br />

    秦逸塵低喝了一聲,渾身再次打了個冷顫,而後便是邁著大步,朝著宮殿外掠去。

    “嚶!”

    感受到自己的柔軟之處,被盡數壓擠在一張厚實的後背上,一雙有些溫暖的雙手,還捧著她縴細的雙腿,這種感覺,讓呂伶菡有些羞憤難當,身體又有些虛弱的她,幾乎要昏死過去。

    自己的清白,全毀了!

    她,可是這天麟王國的公主啊,而這個少年,根本名不經傳,就算她心許……他們兩個,也是絕對不可能在一起的。

    她很清楚自己那個父王。

    再者,王城那些權貴子弟對她也是虎視眈眈,秦逸塵有能力去抗衡他們?

    別傻了……

    她自己勸著自己。

    然而,秦逸塵現在卻沒有那個閑心情去想別的,背著她,迅速的逃離著。

    “轟隆!”

    就在他們兩人剛離開宮殿,數塊巨石轟然落下,整個宮殿緩緩的塌陷了下去。

    “咻!”

    就在宮殿塌陷之時,一道白芒一閃而過,如同一道白色閃電一般,在秦逸塵根本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鑽入到了他胸口的衣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