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82章 我什麼也沒看到
    神殿遺跡內。

    宮殿當中。

    棺槨被打開,棺槨上蓋虛浮,一頭巨大的獸影立于棺槨之上,上頂天,腳踏地,一雙眼瞳如日月,氣息極為可怖。

    它不過就是一道虛影,立在那里,什麼都不做,周圍的空間,竟然是如若液體一般的湖面一般在起伏不斷,一道道漣漪以它為中心不斷的向四周卷席。

    門口處,秦逸塵和呂伶菡的身軀,幾乎都快被這道獸影的氣勢給震碎了。

    雖然是昏迷當中,但是,渾身的骨骼,都被壓擠的發出一陣陣讓人牙酸的聲音,仿若隨時都會要被輾碎了一樣。

    兩人的身軀,都裂開了很多道恐怖的傷口,鮮血泊泊流出。

    在這麼下去,估計要不了多久,兩人都會喪命!

    “叮鐺……”

    也就是因為這壓擠間,秦逸塵手中拽著的那顆明珠掉落下地,然後在地面上滾動,發出一連串清脆的聲響。

    那道巨獸的虛影,仿若是有靈性一樣,目光直接就落在了那掉落在地上的明珠上,那如若日月般的眸子內,光澤閃爍不定,時而放在明珠上,時而,疑惑的看向那幾乎已經奄奄一息的秦逸塵。

    它似乎是在思索著些什麼。

    那股莫大的氣勢,緩緩的削減了下來,秦逸塵和呂伶菡兩人掉落下地,依舊處于在昏迷當中。

    隨著巨獸的一個念頭,秦逸塵的身軀緩緩的浮起,然後朝著巨獸飄去。

    它目光炯炯,仿若能夠勘破一切,注視著秦逸塵,上上下下的掃視著他的身軀,最後,停留在了秦逸塵丹田位置,突然,瞳孔明顯擴大許多,甚至很明顯的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難怪,難怪……”

    巨獸低喃出聲,似乎明白了明珠為何會出現在秦逸塵手中,看著秦逸塵那虛弱的身軀,它的眸子內竟然呈現出一抹炙熱的赤誠,然後,對著秦逸塵那漂浮的身軀,緩緩匍匐了下來,喃喃道,“吾族興旺,就拜托大人了……”

    “那就讓吾,再送大人一份見面禮吧!”

    話落,它似乎想到了什麼,口中吹出一口氣,將秦逸塵,呂伶菡一同包裹了起來。

    氣流如水,一遍又一遍的洗滌著他們的身軀,他們身上的傷口,斷裂的骨骼,受損的髒腑,在這氣流的滋養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愈合著。

    在愈合後,肌肉的強度,骨骼的韌性,幾乎成倍數在增長。

    “天地為證,以吾族後世氣運為誓,借汝元陽重生,認汝為主,追隨一生!”

    巨獸聲音低沉,震懾人心,晦澀的讓人難以理解的字語,從它口中傳出,如若焚音,響徹在整個大殿內,繞梁不息。

    “契,成!”

    最後隨著巨獸一聲沉喝,一個奇怪的符號凝聚而成,接著,一滴鮮紅,沒有絲毫雜質的鮮血,從棺槨內緩緩浮起,融入這個符號當中。

    “嗡……”

    有了那滴鮮血的融入,符號微微一震,毫光大盛,然後,落向秦逸塵,沒入他的額頭內。

    如果現在他是醒來的狀態的話,一定能夠認出,那符號代表的是,遠古時期借元重生的契約。

    所謂‘元’,就是人體精元。

    “嗤啦!”

    在巨獸的控制下,那團氣流內的兩人,衣衫如若蝴蝶般飄落,兩具身軀,在內坦誠相見,接著,幾乎是無意識的結合在了一起。

    不久後,便有旖旎之聲從內傳出……

    “天佑吾族!”

    巨獸喃喃,巨大的身軀化作光點散落。

    接著,一道如若星河般的光澤,從棺槨內飛騰而起,沒入到氣流內兩者結合處。

    這一場景,足足持續了三天三夜,棺槨內的光澤才黯淡了下去。

    而秦逸塵和呂伶菡的身軀,似乎也因為沒有了支撐之力,而落了下去,掉在地面上。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秦逸塵才睜開眼眸,眼前的景象,讓他鼻血狂噴,幾乎把持不住。

    女子玉體呈現,肌膚雪白如玉,渙散著盈盈光澤,胸前的高聳,臀部的渾圓,讓人挑不出一絲瑕疵。

    她樣貌絕美,有沉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態,加上那隱隱的貴氣,讓她看起來頗有些顛倒眾生的感覺。

    正在秦逸塵看的津津有味的時候,對面的女子睜開了眼楮,與他四目相對。

    “啊……!”

    下一瞬,一道驚破天際的尖叫從女子口中傳出。

    “我什麼都沒看到,我什麼都沒看到……”

    秦逸塵慌亂的轉過身去,這才發現,自己也身無片縷,這讓他不禁疑惑。

    昏迷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要殺了你這個流氓!”

    接著,一道冷喝聲從身後傳來,秦逸塵沒命的爬起來就跑,一步都不敢停。

    在奔跑的過程中,秦逸塵又愕然的發現,他的體質與力量,都得到了大弧度的提升,若是論起體質,他相信,哪怕是很多大武師強者,都絕對不如他。

    這越來越讓他好奇,昏迷之後發生的事情了。

    然後,在他看向棺槨的時候,眸光不由一凝。

    此時,棺槨的上蓋掉落在一旁,棺槨內,空無一物,其下,那股強大的能量波動,也不見了蹤跡。

    那可是足以能夠掀翻整個天麟王國的能量啊!

    竟然就這麼不翼而飛了?!

    秦逸塵就這麼停在了棺槨前,看著棺槨內的一切,皺眉,沉默不語。

    呂伶菡殺來,很快,也發現了這一異況。

    然後,她就將軟劍指向秦逸塵,冷聲道,“將寶物交出來!”

    她並沒有得到寶物,而寶物不見了,那毫無疑問,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眼前這個家伙拿了!

    “我說大姐,你講講道理好不好,我現在這樣,就算有寶物,我藏哪啊?”

    秦逸塵很無語的對她翻了翻白眼。

    也是這個時候,呂伶菡似乎才發現,眼前這家伙似乎也身無片縷……剎那間,她俏臉紅的能滴出水來,然後飛快的轉過頭去。

    “你,趕緊穿上衣服,不然我殺了你!”

    她幾乎是尖叫著喊出來。

    身為公主,她哪里見過這種場面,也從未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無禮過,現在面對這種情況,慌亂,也是理所當然的。

    再冷酷,再冷靜,她畢竟是個女子。

    “我去哪找衣……”

    正說著,秦逸塵就發現,棺槨底部,似乎擺放了一套衣飾,伸手,拿了出來,然後,他的臉色變得更古怪了。

    因為,這竟然是一套女子的衣服。

    他不由滿眼含淚,然後,乖乖的將衣服拋給了躲在棺槨後去了的呂伶菡。

    秦逸塵運氣還算好的,包裹並沒有損壞,里面的玉瓶也並沒有被破壞,不然,他估計要哭死了。

    千年靈乳!

    這東西,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很快,在包裹里面找了一身衣服出來,他迅速的換上,才算化解了這時的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