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80章 螳螂在後
    突如其來的巨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哪怕是那些已經沖到外圍的人,都忍不住回過頭來。

    在他們的注視下,那原本在數個大武師,還有羅青羽,王海林聯手之下,都紋絲不動的神殿大門,竟然打開了!

    “怎麼回事?!”

    羅青羽和王海林第一時間就回頭,接著,他們便是看到,一道身影從大門左上位置拿下了一顆發光的東西,接著,便是掠進了大殿之內。

    和他一起的,還有一道窈窕的倩影。

    “是他!”

    那幾個先前跟隨在呂姑娘身後的人,清楚的認出那到掠進神殿內的人影,他們的眼眸內頓時就透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那無名小子,竟然擁有能夠進入那宮殿的手段!

    難怪,那小子一開始就帶著他們朝著這邊走……

    這一刻,他們似乎明白了。

    呂姑娘從一開始就看出來了,所以,才會跟那小子走在一起!

    而隨著秦逸塵和呂姑娘兩人進入後,剛剛開啟的大門,竟然又開始閉合。

    “混賬東西!”

    羅青羽和王海林立即回頭,沖向那即將要閉合的大門。

    “給老子滾開!”

    來到門口後,王海林突然對身邊的羅青羽出手,一拳轟了過去,將對他毫無防備的羅青羽擊飛了出去,然後自己朝著那剛好還能進入的門口擠去,臉上掛著欣喜若狂的笑容。

    他似乎看到,里面的寶物已經落入他口袋了一樣。

    然而,下一刻,他臉龐上的笑容卻化為驚慌。

    因為,在那大門之內,一張清秀的臉龐正朝著他微笑。

    “小子,你敢,我定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然而,回應他的是一只碩大的拳頭。

    “砰!”

    隨著一聲不大的悶響,原本已經半個身子進入門內的王海林被轟飛了出來,落在了台階之下。

    “啊!……”

    他一個翻身躍起來,看著那已經閉合了的大門,整張臉龐頓時扭曲的有些猙獰可怖,完全沒有了之前那瀟灑書生的氣質,嘶吼道,“小子,我一定要將你挫骨揚灰!”

    “哼!”

    羅青羽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面色陰沉的看著他。

    雖然眼中閃過一抹殺意,但是,羅青羽卻松開了已經握緊的拳頭。

    “王海林,你欠我一個說法!”

    羅青羽的冷哼,讓王海林嘴角又是一抽。

    他這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他很清楚,若不是此時處于在邪靈圍困當中,憑借他們任何一人都難以突圍的情況,羅青羽早就對他出手了。

    即便如此,只怕,羅青羽也會對他防備重重了,再也不會讓他有可乘之機。

    “王少,羅少……”

    在他們突圍後,那兩個跟隨呂姑娘一起來的大武師青年便是來到了他們面前。

    “那小子也未免太天真了,真以為那個女人是那麼好對付的嗎?”

    听到事情的經過後,羅青羽卻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眼眸內含著一抹陰霾。

    若是傳承給那無名小子得到了還好,他們能逼迫一番,但是,若是被呂姑娘得到了呢?

    “走,離開這個鬼地方,我就不信,他們不出來!”

    看著那不斷沖來的邪靈,王海林咬了咬牙,轉身朝著遺跡外掠去。

    這連番的廝殺,對于他們來說消耗也很大。

    最主要的是,誰知道呂姑娘和那可惡的小子什麼時候才會出來?

    繼續留在這里,哪怕他們是鐵打的也撐不了多久,還不如回到黑木崖上,他就不信,他們不出來。

    外面的事,秦逸塵大概都能想到。

    然而,在他剛將王海林轟退,便是感覺,脖子上架著一柄閃爍著森冷光澤的軟劍。

    “別動。”

    呂姑娘的聲音傳來,讓秦逸塵心中輕嘆一聲,然後緩緩的轉過身來,面對著她。

    在幽暗的光線下,她就如羅剎女一樣,面色冰冷的嚇人,那雙狹長好看的眸子內,冷芒爍爍。

    秦逸塵苦笑。

    他將羅青羽和王海林算計出局,到是將這個呂姑娘給遺忘了。

    也的確,能讓羅青羽和王海林都忌憚的人,會簡單嗎?

    哪怕,她看上去只是一介弱女子。

    “把那珠子交出來。”

    呂姑娘的目光放在他手上的那枚散發著瑩光的珠子上,說話間,軟劍更貼近秦逸塵脖頸,甚至劃出一道血痕來。

    “等等。”

    秦逸塵已經盡量側著頭,依舊被劃出一道血印,甚至有鮮血流出。

    感受著傷口滲入進來的涼意,這更是讓他清楚,呂姑娘手中的軟劍也不是凡物。

    若是他猜測的沒錯的話,那軟劍應該是由冰屬性寒鐵鑄造而成,一旦劃出傷口,冰屬性能量就會侵入體內,將傷口範圍處皮肉組織凍死,從而無法愈合。

    “天麟王國內竟然有這種寶貝?”

    秦逸塵都有些不相信,只怕,這軟劍是這女子奇遇的來的吧。

    “我說呂姑娘,你這樣過河拆橋,不太好吧?”

    他說著話,目光卻在掃視著大殿內的情況,尋找脫身的辦法。

    大殿內,光線幽暗,但是,在這些幽暗的光線下,秦逸塵依舊能看到,那縱橫交錯的鐵鏈。

    那些鐵鏈,每一條都比壯漢的大腿還粗,哪怕是經歷了百萬年的歲月,依舊沒有朽壞的跡象,寒光爍爍,給人一種堅不可摧的視覺沖擊。

    很快,秦逸塵就注意到了,這些粗大的鐵鏈似乎是以一個奇特的規律交錯在一起,形成一個……符號的形狀。

    而這個符號,秦逸塵發現,似乎很像當初在山洞上看到過的。

    “嗯?!”

    順著這些鐵鏈,秦逸塵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大殿正中間,頓時,瞳孔都不由一擴。

    在那些鐵鏈之下,出現一具棺槨。

    棺槨四四方方,由不知名的材質鑄成,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秦逸塵感覺到,在這棺槨之下,有一股強到讓他心驚膽顫的能量存在。

    然而,吸引了秦逸塵目光的,不是這口棺槨,而是,掉落在一旁的一根粗壯的鐵鏈!

    形成那封印符號的鐵鏈,竟然斷了一根!

    那豈不是說,這個封印,已經不完整了嗎?

    “難道……”

    秦逸塵的目光緊緊的鎖定在了那棺槨之上,手心都有些冒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