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76章 邪靈
    “黑毛狼?”

    看著眼前出現的獸影,秦逸塵忍不住眉頭一皺。

    這黑毛狼只是一種低級魔獸,生活在黑魔山脈的外圍,就算是成年期的黑毛狼,最多也就屬于一級頂尖而已。

    不過,讓秦逸塵感到詫異的是,從這只黑毛狼身上散發出的氣息來看,竟然是達到了二級!

    這事情有些反常。

    見到這頭雙瞳赤紅,渾身散發著凶煞氣息的黑狼,那躲在最後的三名青年頓時臉色變的蒼白了起來,他們在崖上那種淡然自傲的風度,已經蕩然無存。

    他們從出生就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典型的溫室花朵,何時見過這等凶殘的魔獸,若不是因為那呂姑娘的緣故,他們這一輩都不可能到黑魔山脈這種地方來。

    而另外那兩名大武師級別的青年,眼中倒是沒有什麼畏懼之色,他們也認出了那獸影是黑毛狼,雖然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頭黑毛狼與在黑魔山脈中看到的不一樣,而且還晉級成了二級魔獸,不過,就算如此,區區一頭黑毛狼,他們還不放在眼里。

    “呂小姐,小心點,黑毛狼一向是群居,恐怕這畜生不只是一頭。”

    其中一人對著呂姑娘輕聲說著,不過,他卻絲毫沒有要出手幫助秦逸塵的意思。

    在他看來,秦逸塵不過就是一個炮灰而已,死了,更是如了他們所願。

    而對于這沒有出手相助意思的兩人,呂姑娘的美眸深處也是閃過一抹厭惡之色,不過,她也沒有開口說什麼,她心中其實還是想看看,這個器宇有些不凡的少年,是否是有些真正的本事。

    “嗷!”

    那頭黑狼眼眸內閃過一抹赤紅的光澤,下一瞬,它咆哮一聲,身形便是一躍而起,猶如一道黑箭一般,對著前方的秦逸塵撲了過去。

    身影還未到,一股令人作嘔的腥風已經是撲面而來。

    “啊……”

    見到秦逸塵竟然還站在那里沒動,眼看就要被黑狼給一口咬掉腦袋了,那三個青年忍不住尖叫一聲,差點嚇的大小失禁。

    “哼!”

    而就在黑狼即將把自己撲倒之時,秦逸塵才是冷哼一聲,旋即他的右腳一動,身形猛的側開,與那頭黑狼錯身而過。

    “哧!”

    而就在秦逸塵和黑狼錯身而過時,一道寒芒從他手中一閃而過,接著便是響起一道劃破皮囊的聲音。

    “嗷嗚!”

    黑毛狼落地之時,它的腹部便是已經被劃開了一道猙獰的傷口。

    然而,詭異的是,從這道巨大的傷口中,並沒有任何的鮮血滲透出來!

    “咦?”

    匕首劃入黑毛狼身軀中,卻沒有那種插入實體中的感覺,這讓秦逸塵眼中也是閃過一抹詫異之色,再看向黑毛狼時,他發現,黑狼雖然沒有流血,但是,身軀卻變得更加的虛幻了,隱隱的,透過它的身軀,可以看到後面走廊的地板。

    “難道是……邪靈?”

    望著那虛幻的黑毛狼,秦逸塵的眼眸微微眯了起來。

    邪靈,是一種奇特的物種。

    萬物皆有靈,但是,逝去之後,靈氣就會消散在天地間,但是,這黑木崖下卻不同,這里被封印籠罩,掉落下來的魔獸或人,死後‘靈’得不到揮發,在沉寂了久遠的歲月後,也就變成了……邪靈。

    讓秦逸塵松口氣的是,好在這里是黑魔山脈外圍,掉落下來的魔獸什麼的,級別應該都不會太高,若是這遺跡是處于內圍的話,那他就要考慮先退出去,等有足夠的實力再來了。

    “那是什麼鬼東西?”

    在他身後的一行人,還來不及為他的身手感嘆,便是被黑毛狼的怪異之處嚇了一跳。

    包括那兩個大武師青年,他們就算有點見識,哪里見過這種詭異的事情?當下心中都是有些發毛。

    “嗷!”

    黑毛狼腹部被刺,但是,它卻仿若沒有什麼痛覺一樣,在站定之後,又是對著秦逸塵撲了過去。

    知道這是一只邪靈後,秦逸塵反倒是將匕首收了起來,立,行,躍,落,一腳直接將黑毛狼頭顱踩在腳下,用力一震……

    並沒有血腥的場面出現,在頭顱爆掉的那一刻,黑毛狼的身軀轟然破碎,化為了一縷縷黑煙,連尸體都沒有留下。

    “那……那是什麼東西?”

    見到秦逸塵將那怪異的黑毛狼解決掉後,那三個武師青年,有些驚魂不定的問道。

    “應該是……邪靈。”

    呂姑娘望著那縷消散的黑煙,喃喃說道。

    听到邪靈這兩個字後,跟隨她而來的五個青年面色皆是一變。

    關于邪靈,還是有些記載的,它們沒有意識,如若孤魂一般游蕩,但是,它們會攻擊任何接近的生物,至死方休。

    他們真沒想到,這第一次出門,竟然會遇到邪靈。

    這運氣,不要太好。

    而在他們還在消耗邪靈帶來的震驚的時候,呂姑娘卻是將目光看向了那面色根本沒有什麼變化的秦逸塵。

    那干脆利落的一擊,讓得她真是有些詫異,而且,她感覺秦逸塵好像知道邪靈的弱點一樣,竟然能一擊就擊潰那頭黑毛狼。

    這種見識,這種身手,神秘的來歷,讓呂姑娘心中對這個陌生的少年充滿了好奇。

    能知曉邪靈弱點的人,來歷能簡單?!

    不過,就是因為她多看了秦逸塵兩眼,她身邊兩個大武師青年,看向秦逸塵的目光更是不善了。

    本來,他們就已經對秦逸塵的‘無禮’很不滿了,而現在,這家伙竟然還能讓自己仰慕的人多看幾眼,這是他們不能容忍的。

    這個女子是什麼身份,別人不清楚,但是他們可是非常清楚。

    能讓她另眼相看的人,可不多見,像他們身後那三個衣冠華麗的青年,呂姑娘壓根就沒有要搭理的意思。

    這家伙又算什麼?

    不過就是一介小武師而已,竟然也想引起呂姑娘的注意,這讓他們直接在心中將秦逸塵宣判了死刑。

    兩人心照不宣的相視了一眼,暗暗的點了點頭。

    看來,得找個機會將這個礙眼的小子給弄死!

    對于他們兩人心中的打算,秦逸塵並不知曉,他正將手掌貼在地面上感受著噬靈陣的流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