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74章 遠古神殿
    王海林的來到,羅青羽顯然不覺得意外,雖然看似兩人之間風平浪靜,但是,只有他們自己知道,各自心中在盤算著什麼。

    “嗖!嗖!嗖!”

    在這些人開始戰隊,或者退去的時候,又是連續響起一道道破空聲,從外圍,掠來好幾道身影。

    “看來,是我來晚了嗎?”

    清靈的嗓音,突然在這片天地間響起,那道聲音極為的優美,仿佛是蘊含有一種特殊的魔力一般,讓的人心中莫名的舒爽。

    接著,眾人便是看到,一道輕靈的靚影,如同一只百靈鳥一般飛掠而來,落在了距離羅青羽,王海林身旁不遠處。

    接著,又是好幾道身影落在這道靚影身後。

    站在最前面的女子,身穿淺色素裙,黛眉彎彎,瓜子臉瑩白如羊脂玉,瓊鼻挺翹,紅唇點點,貝齒晶瑩,一頭秀發光滑若綢緞,更引人注意的是,她那雙如同琉璃般的美目,讓人一看,就會沉陷進去,不能自拔。

    她肌膚白嫩如雪,身段挺秀,走來時如若一株蓮花搖曳,整個人很完美,便是那素裙也難以掩蓋其朦朧的曲線。

    一群人呼吸微粗,靜靜的看著她,這樣一個國色天香的麗人出現,真如同那畫卷中走出的仙子一樣。

    雖是素衣素裙,但是,秦逸塵卻驚奇的發現,在這個女子眉宇間,隱隱的有著一種高貴之氣。

    顯然,這女子來歷不凡。

    因為,哪怕是有著天麟三杰之稱的羅青羽和王海林,在看到這個女子來到後,面色都不由一變。

    或許,他們並不是懼怕這個女子的實力,而是,對她身後的勢力存在敬畏之心。

    女子身後的五個人,年紀也並不大,也就是二三十歲的樣子,看那富貴的穿著,並不像是這女子的護衛,而是,這個女子的追求者。

    “人都已經被兩位公子搶完了,那小女子只有跟在兩位公子後面揀點剩下的了。”

    佳人嘴角含笑,聲音依舊是那麼動听,讓的人身子都酥軟了。

    如此女子,若是能和其廝守一天,叫人死了也甘心啊。

    “呂姑娘怎麼也出來了,難道不怕家人擔心你的安危嗎?”

    王海林一副瀟灑書生的派頭,折扇一甩,笑呵呵的問道。

    “不如,呂姑娘與我同行吧,這樣也能互相照應。”

    那邊的羅青羽也顯得熱情,看向那女子的時候,眼中暗中閃過一抹佔有欲。

    “小女子還是不麻煩二位公子了,二位公子都是有大志向的人,小女子只求去見識一番就好。”

    女子婉拒了他們。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強求呂姑娘了。”

    羅青羽和王海林對視一眼後,便是帶著那些願意跟隨他們的人開始下崖。

    秦逸塵站在不遠處,依舊沒有動。

    “呂姑娘,有點意思了……”

    他的嘴角彎起一道淺淺的弧度,腳步,也是朝著那天仙般的呂姑娘走去。

    前面兩個人,都是餓狼,跟著他們,只會被吃的連骨頭都不剩,這麼一來,若是能夠跟著這個呂姑娘的話,似乎機會會大一點。

    一個人進入遺跡,絕對是不安全的,不然,以羅青羽和王海林的傲氣,怎麼可能會那般客氣的求人。

    雖然,只是要那些人做炮灰。

    “呂姑娘,不知道可否讓我跟隨姑娘一同下去見識見識?”

    秦逸塵帶著一抹笑意,對著那女子拱手道。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跟著呂姑娘?”

    跟在那女子身後,原本在羅青羽兩人面前連屁都不敢放的那幾個人,頓時毫不加掩飾的對他嘲諷道。

    “區區一介布衣,賤民!”

    “何兄何必和這種小人物置氣,不值得的。”

    對于他們的嘲諷,秦逸塵如若未聞一樣,只是淡笑著看著那女子,臉上沒有畏懼,也沒有刻意的討好,阿諛奉承。

    他若一株青松,不出眾,但是,傲骨天生。

    “好!”

    出乎那些人的意料,這名為呂姑娘的女子,竟然答應了秦逸塵。

    “呂姑娘……”

    那幾個人愕然的看著她,不過,見她心意已決後,這些人都很不善的看向秦逸塵。

    不知為什麼,他們就是看秦逸塵不順眼。

    一行七人,在羅青羽和王海林的人都下去後,也準備下崖。

    在攀爬時,秦逸塵也觀察了一番跟隨著這女子的五人,意外的發現,這五人當中,竟然有兩人是大武師境界,其他兩人也都在武師境界。

    也難怪了,他們敢跟著這女子來這黑魔山脈。

    黑木崖下,陰風習習,吹的人心神發 ,那森森白骨,更是滲人。

    這下面,真有幾分地獄的味道。

    下來後,秦逸塵依舊面不改色,而且還開始觀察起周圍來。

    呂姑娘,俏臉微微發白,顯然,她很不適應這種環境。那兩個大武師境界的男子,也還算鎮定,但是,剩下的那三人明顯就不行了。

    他們生在權貴家族,能在這年齡有這般的修為,完全家族用藥堆出來的,平時也就用修為欺負欺負比自己弱的人,此時面對這種滲人的場面,他們腿肚子一直都在打顫,有些走不動路。

    “那就是遺跡嗎?”

    很快,秦逸塵就發現了遺跡所在。

    位置很特別,就在崖下緊貼岩壁的位置,若是從上面看的話,絕對是看不到的,因為,黑木崖崖尖突出,整個山崖是斜立的,所以,崖下的一切都被上面遮擋住了。

    “難道,遺跡處在山體內部?”

    看著那幾乎是瓖在岩壁上的建築,秦逸塵也是頗感驚訝。

    這處遺跡規模其實頗為龐大,呈環形布在山崖下,有階梯,階梯上,是石柱,這些石柱很是巨大,最中間那兩根,怕是要兩三個成年人才能抱住。

    石柱,每隔十米左右一根,石柱之上,還雕刻了類似圖騰的圖案,只不過,因為年月太過久遠的緣故,已經風化的差不多,圖案已經完全模糊了,哪怕是秦逸塵也分辨不住那到底是什麼圖騰。

    正中間前方,突出一個石台,石台上放置著一個巨大的石鼎,或許是用來祭祀用的。

    石鼎後,就是遺跡的大門,此時,大門已經敞開,里面黑乎乎的,看不清景象,不過,卻依舊有些火把在閃動。

    雖說這一切都已經朽化,但是,從這規模上,不難看的出,這里當初曾經的輝煌。

    “這里難道是一處遠古神殿?”

    觀察了一番後,秦逸塵的瞳孔微微一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