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70章 神龕,神像,巨獸
    秦逸塵觀望了許久,都沒看出個所以然來,也就作罷,便是邁步,進入到了洞窯內。

    在剛一踏進洞窯當中,一股極為濃郁的真元便是順著他的口鼻流入到了他的身體當中,整個人頓時神清氣爽,之前的疲憊也一掃而空。

    洞窯並不是很深。

    進入到洞窯內後,秦逸塵的目光首先就放在了前方那擴散出一道道熒光的漣漪上。

    那里,有著一個散發著濃郁真元的小坑,在這個小坑當中,有著一潭乳白色的液體,那些濃郁的真元與熒光,便是從這些液體中流溢而出。

    “果然是靈乳!”

    秦逸塵顯得有些激動,在仔細的觀察了一番後,他脫口驚呼道,“竟然不是普通靈乳,而是千年靈乳!”

    靈乳,也分三六九等。

    最普通的靈乳,還有十年靈乳,百年靈乳,至于千年靈乳,哪怕是當初的他,也會視若珍寶。

    不過,在千年靈乳之上,還有萬年靈乳。

    那種東西,當初的秦逸塵也是沒有見到過。

    所謂千年靈乳,名如其實,一千年,才凝一滴!

    可見其珍貴程度。

    而眼前這個小坑里面,最起碼也有成百上千滴之多!

    突然間,秦逸塵的眼眸內流露出一抹駭然。

    這豈不是說明,這個地方,已經存在了百萬年之久?!

    “這里,在遠古時期就已經存在了?!”

    秦逸塵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當初竟然發現了這般不得了的東西,突然,他又想到,“難道,在古籍中記載的,黑魔山脈內的遠古祭壇,就是在這里?!”

    他自己也覺得愕然,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因為,這黑木崖,嚴格的來說只是黑魔山脈的外圍地帶,誰會注意這里這麼一片小區域,就算有強者看到古籍的記載,也直接進入最深處去探查了,根本不可能將整個遼闊的黑魔山脈仔仔細細的搜查一遍。

    而且,黑木崖,崖峰斜長,幾乎遮住了下方的深淵,若是從空中看的話,這一片也如若平地一般,所以,這里才未曾被人發現。

    遠古遺存下來的東西,可不多啊!

    而且,每一樣都極其的珍貴。

    所以,一旦哪里出現遠古遺跡,那勢必會發生一場血腥的爭奪。

    想到此處,秦逸塵的目光反而不再放在靈乳上了,而是觀察這里面的環境。

    只是抬頭,在距離靈乳之上的岩壁,有個神龕形狀的雕塑,里面還供奉了一尊神像。

    那神像,似乎是因為年月久遠的緣故,灰撲撲的,看不到真身。

    秦逸塵好奇的走上前,想要去擦掉神像上的灰塵,然而,就在他的手掌踫觸神像的時候,一股洪荒凶煞之氣籠罩而來,剎那間,出現在他眼前的似乎已經不是一尊神像,而是一頭身高幾十米的凶獸。

    那凶獸身若山岳,體型龐大,一雙瞳孔仿若日月,就那麼高高在上的俯視著他,讓他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

    “糟糕,觸踫到了禁忌!”

    秦逸塵想要退,但是,他的神魂在這一刻卻顯得身不由己,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凶獸吸食掉自己的靈魂。

    然而,就在他認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從他的身體內,丹田中,隱隱卻透出一道龍嘯聲,聲音似乎不大,但是,卻震懾人的靈魂。

    首當其沖的就是那頭巨獸,它雙眸有些茫然的看著出現在腳下那只螻蟻身後的那到龍影,瞳孔內,似乎透露出不可置信的震撼,隨後,低下了它高貴的頭顱。

    龍,代表著無上,代表著至尊!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我族的主人,就托付給大人了……”

    巨獸似乎想明白了什麼,它張口,吐出一顆明珠,飛向秦逸塵。

    而,就在明珠出現的那一瞬間,神龕內的神像,頓時崩塌,化為灰燼,散落了下去。

    “咳咳……”

    壓力陡然消失,秦逸塵幾乎虛脫倒地,雖然呼吸還是有些不暢,但是,他的目光卻放在不遠處的那顆牛眼大小的明珠上,眼眸內,有震撼,也有茫然。

    這一切發生在一個瞬間內,他只感覺眼前出現了一尊巨大的凶獸,然後,這顆明珠出現,神像就崩塌了。

    “怎麼回事?”

    秦逸塵撿起了明珠,搗鼓了好一陣子,都沒瞅出點什麼來,似乎,這就是一顆普通的珍珠而已。

    但是,在這遠古之地出現的東西,怎麼會簡單呢?

    不管是用真元,還是精神力試探,明珠都沒有任何反應,秦逸塵也只有作罷。

    再次觀察了一遍這洞窯內,發現除了神龕之後,並沒有其他的東西後,他才將目光看向那一小潭千年靈乳。

    “千年靈乳,可笑我上輩子竟然用于解渴,簡直是暴殄天物啊!”

    秦逸塵不勝唏噓。

    就這麼直接服用千年靈乳,並不能將千年靈乳的功效發揮到極致,好在靈乳這東西,藥力是所有奇珍里面最溫和的,無論服用多少,都不會有爆體或者其他的負面影響。

    說起來,在那次服用過後,秦逸塵也是受益終生,這些千年靈乳的藥性一直在他體內緩緩揮發,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幫助他度過很多難關。

    不過,其實他喝的也不多,大部分,都給小丹爐給吸收了,自那以後,小丹爐才有了一些靈性。

    這一次,秦逸塵當然不會繼續暴殄天物,他從背後背著的包裹內取出一個個小玉瓶,開始裝了起來。

    不過,由于他來之前認為只是普通靈乳,所以並沒有準備多少玉瓶,所以,在裝了一大半之後,就已經沒有東西可以盛了。

    “只能給它吸收了……”

    秦逸塵將小丹爐拿出來,但是,還是肉疼的揪心。

    這千年靈乳,哪怕是當初的他,也要視若珍寶,可見其之珍貴的程度。

    而且,像這種東西,千年才衍生一滴,用了一滴就少一滴,在萬年以後,基本已經絕跡了。

    雖然是肉痛,但是,秦逸塵卻也清楚,這個小丹爐,還是必須要修復的,所以,他還是將小丹爐放入了靈乳當中。

    眼見靈乳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被小丹爐吸收,他用手掌,絲毫不客氣的盛了十幾滴,吞入口中。

    千年靈乳,入口之後,就化為一道溫熱的暖流從喉嚨中滑落而下,而後擴散全身,接著,一股舒爽到靈魂都為之顫抖的感覺,也是從秦逸塵心底油然而生。

    在這一瞬間,他身軀的無數細胞仿佛都是發出了舒爽的低吟。

    那種感覺,難以用言語來形容。

    秦逸塵並沒有猶豫,他盤坐而下,同時催動靈神訣與靈體訣,吸收著來自千年靈乳的藥性。

    而就在他吸收的這段時間內,他卻不知道,外面,已經因為神龕內那尊神像的崩塌而引起軒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