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67章 目標黑木崖
    黑魔山脈中,魔獸,凶獸橫行,可謂是危險重重,單人行走的話,最為容易遭來魔獸的攻擊,所以,一般進入山脈的佣兵冒險者,除了極個別藝高人膽大的之外,其他大都會選擇成群結隊而行。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習慣,才有了佣兵團,這麼一個特殊的團體。

    進入黑魔山脈的人,都是有著極其明確的目的,絕對沒人敢在其內亂闖,要知道,就算是強如林華榮這種大武師巔峰二境的強者,都要選擇結伴而行,所以,他才有了一群生死相隨的兄弟。

    現在的秦逸塵,最多也就能夠應付一兩只一二階的低級魔獸,若是遭遇實力堪當大武師的三階魔獸,他只能跑,甚至連跑的機會都沒有。所以,他根本沒有那種本事單人進入魔獸山脈橫沖直闖。

    當然,他也是有著自己的想法。

    只要他將精神力提升一個級別,或者修為突破至武師,那麼,哪怕是面對大武師境的三階魔獸,他也有保命的能力了。

    在走出房間後,秦逸塵便是來到了村口的位置。

    這里,就是進入黑魔山脈組隊的地方。

    此時,在村口處,已經有著不少的佣兵簇擁在一起,吆喝聲不斷,主要是要找相同或相近目的的人。

    秦逸塵來到村口後,並沒有急著去加入任何一支佣兵隊伍,而是在暗中找尋著合適自己的隊伍。

    那些老油子的隊伍,他可不敢加入。

    雖然,這里看上去最熱情的就是他們了,但是,秦逸塵卻很清楚,那些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家伙。

    所以,秦逸塵在找的,必須是新組織起來,擁有不錯實力的隊伍。

    畢竟,在危險的黑魔山脈中,任何一點的疏忽,說不定就會導致團滅的慘劇發生。若是隊伍里面,有一兩個實力不錯的,一路上也多了幾分安全的保障。

    在觀察的時候,秦逸塵也是听到了一些閑言閑語,好像是關于最近黑魔山脈中的一些變故。

    听到變故,秦逸塵不由刻意的去打听了一下,不過,那些閑聊的佣兵說的也不太清楚,好像就是說什麼前些日子,宣雲城方向出現天地異象,有不少大勢力的人認為,是黑魔山脈中有寶藏出世的跡象,也因為這消息,最近黑魔山脈內的人多了不少強者的蹤影。

    當然,這些較為低級的佣兵,甚至連進入黑魔山脈中圍的資格都不具備,對于這些消息,他們自然也無從考證。

    “天降異象?”

    秦逸塵也听李元飛描述過,不過,也就是耀眼的神光和最後傳來的龍嘯,這些,哪怕是他,也一時弄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神光耀眼,無人能夠直視,根本看不清是發生了什麼,至于龍嘯,那就有些扯淡了。

    龍是什麼樣的存在,秦逸塵很清楚,哪怕是當初的他,都接觸不到。

    那樣的存在,早就消失在世間,怎麼可能出現在天麟王國這種小地方。

    “難道,這黑魔山脈中真有什麼東西?”

    秦逸塵也是疑惑的看向黑魔山脈深處。

    那里,他也沒去過。

    不過,他在一些古籍上看到過關于黑魔山脈的描述,也就寥寥幾筆……在黑魔山脈深處,有著一個古老的祭壇。

    但是,這些卻無從考證,因為,有強者刻意的尋找過,卻什麼也沒發現。

    就在秦逸塵思考之時,村口處的人群卻是突然的騷動了起來,一道興奮的大喝之聲也是響了起來,“張大師要去木崖附近采藥了,名額二十個,實力至少要武師以上,各位抓緊了!”

    這聲大喊頓時就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大部分自認為達到了要求的佣兵,都是爭先恐後的對著那處擠了過去。

    張大師,是長居在這小村莊的一名一級煉丹師,他經常會進入黑魔山脈內采藥,能夠進入他的隊伍,那無疑是得到了一層保障,說不定在受傷之後,人家還會為自己的隊員免費提供一些療傷藥液。

    听到是至少是二十個人的隊伍後,秦逸塵心中一動,旋即便是憑借自己靈敏的身手,快速的擠到了前面。

    黑木崖。

    正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那里其實只能算是黑魔山脈外圍和中圍的交界處,不過,木崖之下卻是死地,掉下去的人,沒有人能夠生還。

    索性就算是懸崖之下有什麼凶惡的東西,也上不來,所以,到也不會很危險。

    “還有最後一個名額!”

    在人群中間,一個中年男子笑眯眯的揚著手上的羊皮卷,對著擁擠的人群笑道。

    “我!”

    秦逸塵擠了進來後,喘了口氣,連忙是說道。

    “嗯?”

    听到這還有些稚嫩的聲音,中年男子稍稍一愣,旋即笑著說道,“小兄弟,我們的條件是至少要武師境界!”

    他還特別的強調了一下實力。

    眼前少年不過十幾歲,難道就已經有武師的實力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哪來的小屁孩,毛都沒長齊,就出來亂晃!”

    “小兔崽子快滾刀一邊去,別浪費大爺們的時間。”

    見到最後一個名額竟然要被一個十幾歲的小家伙搶去,外圍的佣兵大漢們頓時便是罵罵咧咧的喝道。

    而面對這些謾罵聲,秦逸塵如同未聞一樣,他只是緩緩的蹲下,而後拳頭猛的握緊,一層淡淡的真元猶如是光幕一般覆蓋在他的拳頭上,接著,隨著他的一聲輕喝,拳頭交雜著凶猛的勁氣,狠狠的轟擊在了地面之上。

    “ !……”

    隨著一道沉悶的聲音響徹,地面上濺起了滿地的塵埃,隨著塵埃緩緩消散,一道道驚愕的目光,望著他那一拳之下,如同蛛網一樣裂開的數道裂痕,那些叫罵之聲也隨之戛然而止。

    “我應該算有資格了吧?”

    秦逸塵站了起來,微微拍了拍手,對著那名目瞪口呆的中年男子笑著說道。

    他擁有特殊屬性的真元,這一拳,絕對不下于許多武師境界的強者。

    “不錯,小兄弟天賦真是強橫啊,如此年紀,竟然已經擁有武師的實力,簡直就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

    中年男子驚嘆一聲,點了點頭,對著秦逸塵說道,“好吧,最後這個名額就給你了,佣兵的酬金是三十個銀幣,來回護送張大師采藥的安全,待會我會先給你一半的酬金,剩下的則是要回來的時候,才能給你。”

    秦逸塵根本不在乎那點酬金,自然是很快的應許了下來。

    對于他來說,只要能到達黑木崖附近,那就足夠了!

    到時候,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再次突破一步後,秦逸塵就有了自保之力。

    見到最後一個名額竟然被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小家伙搶了後,周圍圍觀的佣兵們也是悻悻的散開,然而,在離開之際,還是有不少的佣兵不忘對秦逸塵投去些許異樣的目光。

    在這年齡,擁有如此強橫的實力。

    他們已經在猜測,這個少年究竟是來自哪個大家族。

    真正的大家族,可不養溫室花朵!

    若是後繼無人,家族再大,也會很快的衰落下去。

    所以,對如此年輕就出來歷練的秦逸塵,他們也並不感到太過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