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5章 甦醒
    床榻旁,黑鬼和四位老者看到那一幕後,眼中頓時充斥著驚駭的神色。

    他們能夠感受的到,秦逸塵輸送真元進入林華榮體內,起初他們並不明白秦逸塵這麼做的用意,但是現在,他們明白了。

    這個少年,進入在以真元驅毒!

    而且,看這速度,甚至比方才他以精神力驅除更為有效,而且更為快速。

    他竟然還有這種手段!

    “你們兩個去門口守著,哪怕是一只蒼蠅也不能放進來!”

    此時的黑鬼哪里還有半分醉態,滿臉慎重的他,看上去穩健的可怕。

    四名老者對視一眼,然後其中兩人點了點頭,便是退到了門外。

    而就在他們走出房間後,便是看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這間房外走過。

    “林石允?他來這邊做什麼?”

    兩個老者眼中都是浮現出疑惑。

    不過,他們也沒有追上去詢問的意思,旋即便是如若兩尊金剛一樣,守在房外,目掃四方。

    而在房間內,躺在大床上的林華榮,手臂上的黑色斑點,正在以一種在外都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著。

    還不到一個時辰,他一雙手臂就已經恢復如常。

    “呼……”

    秦逸塵睜開眼楮,吐出了一口長氣。

    他感覺在清除了這一條手臂內的毒性後,他的真元消耗的也不是很嚴重。

    不過接下來,他準備進入主脈,所以,還是服下一枚丹藥,補充著體內的消耗。

    黑鬼和那兩個老者一直默默的站在旁邊,沒有出聲打攪。

    現在,他們再也不會因為秦逸塵的年齡而小覷他了。

    “開始。”

    在感覺真元已經充盈後,秦逸塵控制著真元,猛的直接撞進了林華榮的主脈內。

    “啊!”

    而就在這時,雙眼緊閉的林華榮突然睜開了雙眼,吃痛的嘶啞吼叫聲,從他口中傳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也猶如回光返照一般,在此刻擴散了出來。

    他就好像是一頭沉睡的雄獅清醒過來了一樣,整個人充斥著危險的氣息。

    “家主!”

    “林哥!”

    見到突然睜開雙眼的林華榮,黑鬼和兩個老者眼中都是流露出驚喜之色,連忙喊道。

    此刻,秦逸塵也收回了真元,靜靜的看著他。

    這並不是代表林華榮已經好轉了,而是,體內毒素清除了一部分的情況下,自然轉醒而已。

    可以說,只要他體內還有一絲毒素殘留,復發,那就只是遲早的事情。

    “我……感覺輕松了很多。”

    林華榮對著他們點了點頭,聲音嘶啞的跟鋸木一樣。

    “果然有效!”

    黑鬼三人更是欣喜萬分,無不是感激的看向秦逸塵。

    “我在給你驅毒,如果你能夠忍受這種劇痛,這毒藥驅除也不難,不過,如果你撐不過去的話,那我也無能為力!”

    秦逸塵卻是毫不客氣的說道。

    這驅毒,可相當于是在用刀一點一點的剔除體內的腐肉一樣,這份疼痛可不輕。因此,哪怕方才林華榮在昏迷當中,都身軀直顫。

    听到這陌生的聲音,林華榮這才吃力的偏過頭來,看向坐在左側的少年。

    看著眼前這張過于稚嫩的臉龐,當下他也是不由一愣,旋即嘶啞的聲音才再次從他口中傳出,“小兄弟,是你在為我清除毒素?”

    他雖然是昏迷著的,但是,體內的變化,卻還是感受得到的。

    不過,秦逸塵卻沒有搭理他,而是繼續閉上雙眸,全力控制著自己的真元,再次進入到了他的主脈當中。

    好在此時林華榮經脈內的真元也所剩無幾了,不然的話,若是兩人的真元有所沖突,那後果還真是不堪設想!

    “嘶……”

    真元才是進入,繞是林華榮,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渾身大汗淋灕。

    他的情況,秦逸塵看在眼中,頓時不由皺了皺眉頭。

    看來,哪怕現在他有能力清除掉其體內的毒素,以其身體狀況來看,估計根本撐不到那個時候。

    那麼,他就不能急功近利,只能將幾條主脈疏通一下,然後等其身體好轉,再將毒素一網打盡!

    不過,就算秦逸塵已經取輕避重,林華榮依舊痛的身軀顫栗不已,不過,他為了強者的尊嚴,一直緊咬著牙關,沒有叫喊出聲。

    慢慢的,他也就痛的麻木了。

    雖然人已經虛弱不堪,但是,他的意識,卻比任何時候都要清醒。

    目光看向不遠處的黑鬼和那兩個老者,林華榮眼眸內流過一抹欣慰。

    看來,自己這幾個老朋友,從來就沒有放棄過要救治自己的念頭啊。

    不在你巔峰之時慕名而來,也不曾在你低谷之時舍你而去。

    這份情,才是世間最真摯的!

    隨著時間的悄然流逝,雖然,林華榮痛的不時抽搐,全身早已經被汗水給侵濕了,但是,他那干枯的臉龐上,黑斑卻是緩緩的退去。

    “小……小兄弟,好,好了沒有?”

    林華榮的拳頭死死的握著,指甲已經深深的陷入肉里,他感覺到,在自己體內流動的那一道真元,就如同是一團灼熱的火焰一般,所過之處,都是帶來一陣刀刮蟲噬之痛,刺激著他的神經。

    不過,這些痛楚所帶來的好處,卻是原本被毒素堵塞的經脈暢通了!

    這雖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他感覺,再這麼下去,他只怕人就要堅持不住了。

    “呼……”

    此時,秦逸塵額頭上也是布滿了汗水,長時間的驅毒,對于他的精神力和真元來說,都是一個不小的消耗,不過所幸,主要的地方毒素已經驅除的差不多了。

    在見林華榮已經有些堅持不下去後,他也是緩緩的撤回了自己的真元。

    休息了片刻,秦逸塵才是站起身來,然後才是慎重的對他說道,“雖然,一些重要部位,我已經幫你驅除的差不多了,不過你體內大部分毒素卻還深根固蒂,所以,你要盡快養好身體,到時候,我會一次性替你驅除干淨。”

    “多謝小兄弟救命之恩!”

    林華榮在兩名老者的攙扶下,勉強半坐了起來,他艱難的對著秦逸塵一抱拳,然後有些感激的問道,“不知道小兄弟名諱?”

    “秦逸塵。”

    “呵呵,想不到秦兄弟小小年紀,竟然有這般本事,不知道受教于哪位隱士高人,今日救命之恩,林某沒齒難忘,他日若有需要林某的地方,還請盡管吩咐一聲。”

    林華榮的聲音雖然是有些嘶啞,不過,卻說的真切,慎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