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2章 林府
    “你需要我怎麼做?”

    半響後,黑鬼平復了一下情緒,才是對著秦逸塵問道。

    “我一來就說了,帶我去見林老爺子,我給他治病,到時候,所有的事情不都迎刃而解了嗎?”

    秦逸塵清了清嗓子,摸了摸還是有些生疼的脖子,很是不爽的瞪了他一眼。

    “你能治我林哥的病?”

    黑鬼一臉的不相信。

    這些年來,他找了多少有能力的煉丹大師,都對林華榮的病束手無策,他這個十幾歲的小毛孩能有這本事?

    “不試試又怎麼知道?難道現在你還有更好的選擇嗎?”

    秦逸塵一席話,讓黑鬼陷入了沉默。

    的確,他已經沒有選擇了。

    林傲情絕對不會真心想要林老爺子痊愈。

    “難道,你已經是煉丹師了?”

    突然,黑鬼記起剛才那一道凌厲的精神力,頓時滿是詫異之色。

    宣雲城什麼時候出了個如此年輕的煉丹師?

    “我信你一次。”

    看著那一臉自信的秦逸塵,黑鬼沉吟了少許後,還是做出了決定。

    “我也快有一個月沒有見林哥了,這些年來,他的身體是一天不如一天,而且經常一睡就是好幾天才醒來……”

    黑鬼哀嘆一聲。

    這十余年來,他雖然從未放棄過要救林華榮,但是,每一次他花費大代價請來的煉丹師卻連病因都查不明白,久而久之,他也就絕望了。

    隨後,秦逸塵便是跟在黑鬼身後,來到了林家府邸前方。

    原本趾高氣揚的幾個林家看門護衛,在看到黑鬼後,面色都是微微一變,根本就沒有阻攔的意思,甚至還主動讓出一條道路。

    顯然,他們對這個酒鬼是極為忌憚。

    甚至,連跟在黑鬼身後的秦逸塵也沒有盤查,就放了進去。

    黑鬼帶人過來,也不是第一次了,幾乎隔段時間就帶一兩個煉丹師過來,他們早就習以為常了。

    而且,因為林華榮病情的緣故,黑鬼可就是個火藥桶,這個時候誰要去招惹他,那肯定是一頓暴打,而且也不會有人為他出頭,所以,他們更加不會自討沒趣了。

    進入林府之後,秦逸塵不急不緩的很在黑鬼身後,他的目光在這座豪華的府邸中掃過。

    若與李家一比,這林家的確是要氣派不少。

    畢竟,是宣雲城第一武力家族,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拳頭大,總會有優勢。

    在穿過前方的大廳,走在一條青色碎石鋪就而成的小道上時,秦逸塵在黑色斗笠之下的雙眸忽然微微眯起,在他敏銳的精神力感知中,他能夠覺察到一些隱晦的目光從這附近一些陰暗的角落,甚至是假山之中射出,將自己和黑鬼的一舉一動都是收入眼中。

    不過,這些目光也就僅僅在他們身上停留了少許,便就消失了,想來,他們也是感受到自己對他們並無威脅,而又怕激怒黑鬼,才會如此。

    “這林家內部的防御還真是森嚴啊。”

    秦逸塵感覺,若是讓自己潛入進來,恐怕能夠見到林老爺子的幾率極低。

    而且,若是被發現了,林傲情的人也許還會將林老爺子轉移地方。

    在走到這條碎石小路盡頭的時候,秦逸塵的雙瞳微微一縮。

    因為他發現,在小道的盡頭之處,有著一座豪華的大廳,而透過那大廳虛掩的大門,能夠隱約的看到其中似乎站著不少人,林傲情,也在其中。

    “誰?!”

    而就在秦逸塵的目光剛落在林傲情身上時,林傲情仿若是覺察到了一樣,陡然轉過頭來,透過大門的縫隙,目光直射秦逸塵。

    “唰!唰!”

    隨著他的一聲怒喝,數道身影從四面八方掠了出來,將秦逸塵和黑鬼攔在了中間。

    “哦?黑叔,是你啊。”

    這時,林傲情也是緩步從大廳中走了出來,在見到黑鬼和他身邊籠罩在黑色衣袍中的身影時,他嘴角勾起一道淺淺的弧度。

    “哼!”

    黑鬼冷哼一聲,並沒有說話,不過,一股有些怒意的氣息,卻是在不經意間從他身軀擴散了出來。

    “這個又是黑叔請來的煉丹師?嘖嘖,不是小佷喜歡多嘴,黑叔,你請的這位大師,精神力還真有點弱啊……”

    林傲情輕笑一聲,語氣中也帶著調侃的味道,目光在落在秦逸塵身上後,便是停頓了下來。

    “糟糕!”

    秦逸塵心中一顫,因為他看到林傲情眼中閃過一抹懷疑之色,而且,林傲情更是對著他走了過來。

    “林傲情,給你五秒鐘時間,誰再敢擋在我面前,死!”

    而就在秦逸塵緊張之際,黑鬼開口了,一股大武師巔峰強者的氣勢從其身上迸發而出,一陣罡風也是刮得眾人的衣袍都是一陣抖動。

    面對黑鬼的威脅,林傲情只是冷笑一聲,他走到秦逸塵身前,雙眸眯著看著眼前的黑袍人,似乎是想要透過黑色的斗笠看清里面的人影。

    “唰!”

    而就在林傲情想要伸手掀開秦逸塵的斗笠時,一只粗壯的手臂夾雜著強橫的勁風,沒有半點留情的意思對著林傲情的面門轟擊而去。

    “嘿嘿,黑叔,不要這麼介意嘛,我只是好奇這次你又是請了哪個煉丹大師而已。”

    面對他這一拳,林傲情還是選擇了閃身避開,他揮了揮手,示意周圍的人讓開,在多看了黑袍下的秦逸塵兩眼後,轉身,走進了大廳。

    在進入大廳之後,林傲情眼中的那抹懷疑之色並沒有絲毫減少,旋即對著一旁的林石允使了個眼色,後者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從大廳一側走了出去。

    “呼……好險!”

    秦逸塵此時也是忍不住擦了一把冷汗。

    剛才若是讓林傲情發現自己,就算有黑鬼在,恐怕他這一次不死也要脫一層皮了。

    而後,一路上也沒有再遇到什麼阻攔,黑鬼帶著秦逸塵走到林家府邸的深處,緩緩的走進其中的一間正房當中。

    門才是推開,秦逸塵就聞到了一股混雜的藥味,很不好聞。

    這個房間,內部空間頗大,在中間位置,有著一張大床擺放在那里,一位面色干枯的老者躺在其上,在床榻的旁邊,還有著四名老者盤坐在地,听到房門聲,他們的的目光都是投射了過來。

    在看到是黑鬼後,他們也並沒有過多的理會,而是接著閉上了眼眸,顯然是有些疲憊了。

    對此,黑鬼顯然也是見怪不怪,直接帶著秦逸塵走到床榻前,看著又是瘦了幾分的老者,眼角微微抽了抽,吸了口氣後,才喃喃道,“林哥,我老黑又來看你了。”

    不過老者並沒有反應,顯然,是在昏睡當中。

    秦逸塵也慢慢的走近大床,在觀察了一番後,面色頓時凝重了不少。

    這個大床上的老者,干枯的面龐和手臂上有著不少密密麻麻的黑點,而且,他的氣息也是極為無力,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停止。

    顯然,這已經是病入膏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