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0章 黃鶴酒館
    秦逸塵,是個懂得感恩的人。

    所以,他可沒把林傲天一家當做是外人來看過。對待林傲天,他也一直尊其為長輩。

    在看到林傲天那笑容之下那副疲態後,秦逸塵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現在外面,林傲情懸賞要殺林傲天的事情,幾乎已經是半公開的狀態了,只要林傲天離開李家,恐怕還走不出十步,就會遭受林傲天的人的毒手。

    曾經的兄弟,如今要至自己于死地,林傲天的心情可想而知。

    他並不想和林傲情去爭林家家主之位,他不認為自己能夠管理好那龐大的林家,甚至覺得,林傲情才是林家最好的選擇。

    不過,現在這些已經不重要了。

    兩人注定不能共存!

    “林伯父,現在是您下定決心的時候了。”

    秦逸塵輕嘆一聲,說道。

    話落,林傲天臉上的笑容就緩緩的凝固了。

    是啊。

    他要做出選擇了。

    林傲情不可能放過自己,哪怕他站出去,之後,林傲情也不可能放過林家嫡系這一脈。

    “該怎麼做?”

    林傲天重重的吸了口氣後,才是看向秦逸塵。

    “現在的情況,雖然不容樂觀,但是,也還沒到一個不可挽回的地步。”

    憑借從葉良辰那得來的情報,秦逸塵對林家的情況也是一清二楚,“雖然,現在明面上,林家已經是林傲情在主持了,但是,他現在還沒有掌控整個林家……”

    “關于您的消息,也是被林傲情給徹底的封鎖了,那些暗殺之人,也只是知道,是要暗殺,殺害了林石駿的凶手,他們並不知道您的真實身份,不然,林家的那些元老,絕對不可能讓林傲情這麼做。”

    “我敢肯定,林老爺子和林家的那些嫡系元老,不知道您還活著,更不知道您已經來到了宣雲城!”

    听著秦逸塵的話語,林傲情的面色也是凝重了起來。

    現在他連李府的門都出不去,就別提去林家了,而且,就算放出消息去,能不能傳到林老爺子耳中還兩說,很有可能,林傲情被逼急了還會對林老爺子不利。

    這也是林傲天最不願意看到的。

    “你可知道我爹的情況如何?”

    林傲天到底還是思念家中的老父。

    “伯父放心,林老爺子雖然現在病重,但是還沒有到最壞的那種地步。”

    有前世的記憶在,秦逸塵知道,林傲情是在一年以後才坐上林家家主之位的,所以,林老爺子至少還有一年的壽命。

    “伯父能否和我一下,林老爺子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而病重?”

    雖然葉良辰提過林老爺子的病情,但是秦逸塵覺得,其中肯定有隱情。

    林傲天收拾了一下情緒,才是緩緩說道,“父親在十余年前,曾經與一位仇家大戰,雖然僥幸獲勝,但是卻也身負重傷,從那以後,父親的身體就一天不如一天,傷勢也得不到痊愈,哪怕花費了很大的代價請來一位王城的煉丹大師,也只是暫時抑制住傷勢的惡化而已。”

    “說來也奇怪,當初父親的傷勢雖然傷及髒腑,當時已有愈合的跡象,但是,沒過幾天,傷口卻惡化了,從那以後才每況愈下。”

    听到這,秦逸塵差不多就明白了。

    在林老爺子病了後,身為林家唯一嫡子的林傲天卻又被放逐,將這一切聯系起來,獲利的就只有一人……林傲情!

    看來,這林傲情的狼子野心,可不是最近才有的。

    林老爺子也的確是收養了一頭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伯父,如果你信得過我,那給我一樣你的信物,我潛入林家接觸林老爺子去給他看看。”

    其實這件事還是很好解決的,只要林老爺子能夠站出來主持林家大局,那根本就不會有他林傲情什麼事,現在的困境也就引刃而解。

    畢竟,林老爺子曾經可是林家的支柱,也是當初宣雲十城第一強者,他的余威,足以震懾一眾宵小。

    “這……”

    不過,听了秦逸塵的話語後,林傲天的面色卻是顯得有些糾結,半響,他才悠悠的嘆了一口氣,說道,“小塵,並不是伯父不相信你,而是,你一個人潛入林家,實在是太冒險了。”

    “這段時間,雖然我整天待在李府中,但是,外面的一些消息,我也是知道的,只怕,林傲情想殺你的決心,不比除掉我弱……”

    他一邊說著,一邊搖頭。

    他不能因為自己的事,而將秦逸塵陷入險地。

    “伯父,你就放心吧,我自有保命的本事,而且,說不定我還能夠治愈林老爺子身上的傷勢。”

    對于他的關心,秦逸塵自然也是感覺到了,他只是輕笑一聲,但還是頗為自信的說道。

    “什麼?你能治愈我父親的傷勢?不……這不可能,連從王城來的煉丹大師都沒有辦法,你又怎麼可能……”

    林傲天眼中先是流露出一抹希冀之色,不過,很快他便又是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

    “伯父,難道您認為,那所謂的王城煉丹大師,就一定比我強嗎?”

    在說這句話時,秦逸塵身上陡然涌現出一股自傲與無與倫比的自信。

    這句話,深深的震撼到了林傲天。

    從秦逸塵的語氣中,他听出,秦逸塵絲毫就沒將那王城煉丹大師放在眼里。

    他才想起,眼前的少年,已經不再是一個月前在那個小藥童了!

    這個少年,已經成長為他難以企及的存在了。

    半個時辰後,秦逸塵身穿一身黑袍,來到了宣雲城西邊最為偏僻的一個酒館門前。

    這個酒館看上去已經有一段悠久的歲月了,兩扇已經褪色的大門隨意的打開著,在大門之前,雜草叢生,在這些雜草當中,還有這兩座較為威武的石獅子,不過此時,這兩只石獅子也是一東一西的歪倒在地,那仰面朝天的巨口,仿若是在訴說著自己以往有過的光輝歲月。

    在酒館的大門之上,歪歪斜斜的吊著一塊門匾,這塊門匾上已經有了好幾道裂縫,不過如果仔細辨認的話,還是可以看的出來,在其上龍飛鳳舞的刻畫著四個大字……黃鶴酒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