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4章 威逼利誘
    秦逸塵並不擔心周天微不答應。

    因為,他手握周天微的命門!

    她的苦,他知道。

    只有柳紋,看的一頭霧水。

    “你下去吧。”

    在秦逸塵走後,周天微才是深深的吸了口氣,對著柳紋揮了揮手。

    柳紋不敢多問。

    對于他來說,周天微沒有遷怒自己與秦逸塵,那就已經足夠了。

    只是,秦逸塵沒有抓住這次機會,倒是讓他覺得太可惜了。

    頂樓房間內,只有周天微一人後,她緊繃的身軀才是微微松緩了下來。

    她的目光透過窗口,看向秦逸塵離去的背影,嘴中忍不住輕喃,“你,究竟是誰……”

    她很確定,自己與這個少年是第一次見面,但是,他卻知道自己內心最深處的秘密!

    “周天微,我能幫助你登上周家家主之位,而且,你也不用再女扮男裝!”

    一想到秦逸塵離去時留下的這句話,周天微的心神便是猶如驚濤駭浪一般,久久不能平息。

    在那一瞬間,她有想過殺人滅口,不過,在看到後者那自信而且沒有絲毫惡意的眼神後,她這縷心思也徹底消散。

    她很清楚,自己的女子的身份一旦被揭開,自己會落得一個什麼樣的下場。

    她不在乎自己怎麼樣,但是,她必須庇護她妹妹不受到傷害!

    “如果你真有那本事的話……”

    周天微眼眸內有希冀有迷茫。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信任這個少年,但是,若他真能坐上周家供奉之位,那無疑就給她添了一層保障。

    而此時,李府內卻彌漫著硝煙。

    折損了莫雲不說,青銅雕花爐竟然也被李家扣下了。

    這口氣,林傲情怎麼也咽不下去。

    此時,他正坐在李家大廳,身後,站著三位大武師境界的強者,一副興師問罪的姿態。

    “林兄來我李家,可是有什麼事嗎?”

    許久過後,李元飛才是慢吞吞的出現在大廳,瞧他那一臉紅光,明顯心情不錯。

    和他一比,林傲情的那張黑臉卻恰恰相反。

    “李元飛,你別裝聾作啞,將我林家青銅雕花爐交出來,不然……”

    見他出現,林傲情唰的一下就站起身來,他身後的那三位大武師,也擴散出一股威勢,直逼李元飛。

    “哼!”

    站在李元飛身後的李元霸輕哼一聲,擋在他面前,眼神冷冽的盯著他們三人,“在爺爺面前敢動粗,活膩了吧?!”

    說話間,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揚起手中的重錘,就朝著他們三人橫掃而去。

    “砰!……”

    雖然,李元霸只是一個人,但是,這三位大武師卻如臨大敵一般,三人齊齊出手,才慎慎擋下了這一錘,不過,藏在身後的手掌卻是不住的顫栗著。

    “元霸。”

    李元飛叫住了他。

    李元飛到是不在意他們的死活,他是怕李元霸這家伙又將這大廳砸的稀巴爛。

    “那想必林兄是來兌現賭約的了?”

    李元飛在首位上坐下,才是對著林傲情說道。

    “哼,那不過是晚輩之間的一句玩笑話,李兄難道是要當真嗎?”

    林傲情怎麼可能交出商鋪的契約。

    “是麼?”

    李元飛嘴角帶著一抹冷笑,旋即也是說道,“林兄,不是我不還你丹爐,只是,那青銅雕花爐被葉家公子,葉良辰拿走了……”

    葉家講究的就是信譽。

    若是敗壞信譽,那就等于自砸招牌。

    林傲情頓時嘴角狠狠的抽了抽。

    他知道,丹爐若是在葉家手中,那就已經要不回了。

    商鋪他是絕對不會交出去的,一間黃金地帶的商鋪,價值不是一個丹爐能比擬的。

    不過,他如何能夠甘心!

    損了莫雲,沒了丹爐,而且,他的心腹大患還在李家,那就是一個炸彈,只要放出來,林家有可能一分為二!

    那些林家元老,還是將他林傲情當做是個外人!

    只要林傲天出現,他們就會毫不猶豫的倒向林傲天。

    “丹爐之事暫且先不談。”

    林傲情臉上閃過一抹悲痛,沉聲說道,“我兒石駿,在玉溪城遭歹人毒手,我希望,李兄能交出那幾個凶手,以保我林李兩家安寧。”

    他這話中,明顯帶著威脅之意。

    在宣雲城,論財力,葉家第一,論武力,當屬他們林家。

    一旦兩家開戰,李家必定討不得好。

    “什麼凶手?林兄能否說清楚些?”

    李元飛一臉茫然的看著他,似乎也很緊張。

    “哼!”

    林傲情壓抑著心底的怒火,話語幾乎是從牙縫中蹦出來的,“據我所知,那以卑劣手段害死莫雲的秦逸塵,就是元凶之一,還望李兄能將他們一行人交予我林家處置,我林家,自有重謝!”

    “秦逸塵?”

    李元飛連連搖頭,說道,“林兄怕是弄錯了吧,雖然秦大師是我李家供奉,但是,以他的修為,是不可能殺害令公子的。”

    一個家族,若是連供奉都保不住,那何以立足?!

    他將秦逸塵的身份說出來,也很明確的表示,要保秦逸塵。

    “供奉大師?”

    林傲情眼眸內閃過一抹詫異,旋即眯著眼楮盯著李元飛,似乎在思索這句話的真實性。

    若是秦逸塵真是李家的供奉,那還真有點難處理了。

    林傲情眸光閃爍良久,最後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一樣,道,“既然這秦逸塵是你李家的供奉,那我也不為難李兄,但是……跟著秦逸塵一同到李家的那幾個幫凶,還希望李兄能夠交給我!”

    說著,他還朝李元飛拱了拱手,有示好之意。

    李元飛沒有說話,只是緩緩的品著茶,“林兄說不為難我,又要我交出秦大師的家屬,實在是有些矛盾。”

    “李兄,明人不說暗話,只要李兄能將那幾個幫凶交出來,我林家,願意兌現賭約!”

    林傲情咬了咬牙。

    听到這話,李元飛拿著茶盞的手掌明顯顫了顫。

    他自然清楚那間商鋪的價值。

    林傲情,這也是下了血本了!

    站在一個商人的角度,交出林傲天一行人,那是最明智的。

    不然,若真和林傲情撕破臉皮,李家勢必也會遭到巨大的損失,各地的店鋪,只怕也開不安穩。

    “葉公子,葉公子,請讓小的先通報……”

    “通報什麼通報,沒見本少是來給你們李家送禮的嗎?”

    就在李元飛陷入劇烈的心理斗爭之時,外面傳來一陣吵鬧聲,他一抬頭,便看見一個胖子,橫著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