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2章 女扮男裝
    “你……”

    柳紋正想問秦逸塵是否傷的嚴重,但是,做賊心虛的秦逸塵卻先開口了,“會長大人,剛才的事情,真的只是意外,我,我發誓!”

    被人家爺爺看到自己佔其孫女的便宜,這一頓爆打,怕是免不了啊。

    “什麼意外?”

    柳紋滿頭霧水,被他這麼一攪和也給弄糊涂了。

    只是,讓他疑惑的是,秦逸塵怎麼也不像是個被圍毆過的人啊。

    “呃……”

    秦逸塵一怔,眨了眨眼楮,旋即一把拉過一個學徒,“會長大人,我的意思呢,我們正在討論一些煉藥上的問題,並不是你看到的那樣……”

    他的聲音,听在那些已經絕望的學徒耳中,無異于是天籟之音,頓時,一道道不可置信的目光都是看向了秦逸塵。

    這個家伙,居然還幫他們說話?!

    “呵呵,諸位,今日小子也有些疲憊了,改日再和你們討論吧。”

    秦逸塵朝他們擠了擠眼楮,巴不得早點離開這是非之地。

    只是不知道,被柳紋知道真相後,會不會殺到李家來找自己麻煩……

    “呃……既然大師疲憊了,那我們就改天再請教吧。”

    “多謝多謝……”

    這些學徒先是愣了愣,旋即都是帶著感激的目光看向秦逸塵。

    此刻的他們,早就將秦逸塵佔他們女神便宜的事情忘的一干二淨了,一雙雙眼楮內都是含著熱淚……好人啊!

    什麼叫以德報怨。

    什麼叫氣度。

    這就是啊!

    柳紋皺了皺眉頭,也看出來,秦逸塵是在袒護這些學徒,既然,秦逸塵自己都這麼說了,那他自然也要賣秦逸塵一個面子,也就裝聾作啞,當沒看到了。

    雖然,現在秦逸塵才是一介普通煉丹師,但是日後,那就很難說了。

    瞅了一眼已經跑的沒影的孫女,柳紋才想起自己的來意,便是對著準備跑路的秦逸塵說道,“你跟我來一下。”

    “啊?”

    秦逸塵頓時就苦著一張臉,心驚膽顫的跟在他身後。

    “進去吧。”

    來到頂樓後,柳紋才是轉身。

    秦逸塵眼眸一眯,臉色也恢復了正常,片刻,才走進了房內。

    不出他所料,里面果然有一個人在等他。

    而且,就柳紋這態度來看,這人的身份,只怕還在柳紋這個宣雲城煉丹師公會會長之上。

    那麼,這個人很有可能,來自王城!

    在里面的人轉過身來後,秦逸塵一眼就看到了他胸前那枚刻畫著三道銀白色紋路的勛章。

    三級煉丹師!

    整個天麟王國,三級煉丹師也不是很多。

    再仔細看眼前人的年齡,與那眉清目秀的臉頰,一個名字呼之欲出……周天微。

    這是一個傳奇般的女子!

    她精神力天賦有限,但是,她卻有著非同尋常的識藥能力,從而創造出諸多新型配方,在後世歷史上,留下了濃厚的一筆。

    不過,她卻有著一段痛苦的經歷……

    周家重男輕女,幾乎到一個扭曲的地步,身為女子的她,從小就一身男兒裝,其中痛苦,誰能體會?

    在她的真實身份被別有用心的人公開後,原本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子被拉下了雲端,害怕被女子掌家的周家,竟然殘忍的讓她自裂神珠,一身修為盡失的她離開了周家,數年後,卻如彗星般崛起,名傳後世。

    “呼……”

    秦逸塵輕呼了口氣,做出了一個決定。

    “你就是秦逸塵?”

    化名周天衛的周天微來到了他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

    她實在看不出眼前的少年到底有什麼出奇的地方,竟然能做到這等不可思議的事情。

    天才?

    已經形容不了他了。

    妖孽!

    無法用常理來衡量。

    “秦逸塵見過大人。”

    秦逸塵中規中矩的朝著她行了一禮。

    當然,她也絕對受得起他這一禮。

    雖然,她因為修為盡失,加上悲傷過度,早早離世,但是,她留下的配方,卻影響久遠。

    “王城周家,周天衛。”

    周天微還是用了化名,在她眉宇清秀的臉龐上,有著男兒的英姿豪氣。

    “果然是後生可畏,想不到,你年紀輕輕,竟然有這般造詣,真是不簡單啊。”

    她沒再提考核的事,哪怕她心底還有一絲疑慮,在看到秦逸塵本人後,那點疑慮也徹底消失。

    什麼都能作假,但是,一個人的氣度,是絕對做不了假的。

    在王城,哪怕是一些皇家貴族子弟,見到她也戰戰兢兢,但是,眼前的少年,瞧見自己的勛章後,竟然半點都沒有動容。

    這份氣度,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我也不拐彎抹角了,我來找你的原因很簡單,秦逸塵,做我徒弟,怎麼樣?”

    周天微嘴角一翹,問道。

    她相信,整個王國內,沒有一個人能夠拒絕這個請求。

    她是當之無愧的天麟王國的天之驕子,甚至有望能夠超越古冶大師,王城的年輕子弟,爭著搶著,想要做個掛名弟子,她都不樂意。

    所以,在她開口後,門口處的柳紋忍不住輕吸一口涼氣,看向秦逸塵的目光,盡是羨慕。

    年紀大,並不代表就博學,相反,周天微在任何方面,都已經超越了他。

    原因無他,因為她擁有的資源,不是柳紋所能想象的,若柳紋想要獲得更多的資源,那就只能向前邁步……王城!

    “徒弟?”

    秦逸塵面色有些古怪。

    他還正想說要收她為徒呢。

    結果卻被她先說了。

    摸了摸鼻梁,秦逸塵的面色有些尷尬。

    “還愣著干什麼,感覺答應啊,周天衛大人咳是古冶大師的親傳弟子,做了他的徒弟,你還能接觸到古冶大師!”

    見他發愣不說話,柳紋倒是有些著急的提醒道。

    在他看來,秦逸塵只要答應,無疑就等于一步登天。

    “做她徒弟?”

    秦逸塵搖了搖頭,心中暗暗的道,“就算是她師傅古冶,連做他徒弟的資格都沒有。”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有資格教他煉丹的人,恐怕還真沒有。

    他的學識,他的造詣,不是他們所能想象的。

    當然,這些他不能說出來,便是隨意的找了個借口,“不好意思,小子已經有了師承,所以請恕我不能答應。”

    他只能抬出那莫須有的師傅。

    “你已經有了師承?”

    周天微眼中的錯愕之色轉瞬而逝,旋即似乎也是若有所思。

    若是沒人教導,秦逸塵靠什麼能走到這一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