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1章 揩油
    “真是累死人了。”

    秦逸塵此時的情況,並不比考核那天好上多少。

    雖然,有藥鼎內沉澱的藥性相助,他此時識海內的精神力也所剩無幾,渾身乏力,現在的他,真想就這麼躺下去,睡上一天一夜。

    其實,說起來,他手中的這枚陀羅丹,還不算是一級丹藥。

    因為,有近一半的藥性,被小丹爐吸走了。

    秦逸塵雖然舍不得,但是,以他現在的精神力,只能退而求其次。

    雖然不算是一級丹藥,但是,也不是普通丹藥能夠比擬的。

    對于現在的秦逸塵來說,這枚丹藥已經夠了。

    只要能夠凝聚神珠,到時候再想煉制什麼丹藥,那就容易多了。

    “去叫他上來!”

    頂樓上,周天衛也回過神來,沒有回頭,直接對著身後的柳紋吩咐道。

    “是。”

    柳紋應了一聲後,快步走向門口。

    “你怎麼樣?”

    看見秦逸塵一臉疲憊的模樣,柳瓊兒不知為何,心中一陣觸動,旋即,她忍不住走過去,伸出一只縴縴玉手,將其扶住。

    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上次那件事,她的俏臉,有些乏紅,嬌艷若滴。

    “還好。”

    秦逸塵有些虛弱的朝她笑了笑,但是奈何腳軟,整個身子朝著柳瓊兒靠了過去。

    “嘶……”

    這一幕,落在諸多煉丹學徒眼中,頓時讓他們忘記了一切,都是滿眼赤紅的瞪著他。

    這個家伙,竟然敢冒犯他們心中不可侵犯的女神!

    然而,讓他們嫉妒的發狂的是,在那家伙靠在女神懷中的時候,女神竟然沒有推開他!

    “嗯……”

    依靠著一具柔軟的嬌軀,秦逸塵渾身一暢,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那動人的少女芳香,身軀微微移動間,他能感受到,後背似乎觸踫到了什麼柔軟之處,那溫軟的舒適感,讓他忍不住用力的磨蹭磨蹭。

    這一切,柳瓊兒絲毫沒有反應過來,她只感覺一股男性的氣息撲鼻而來,然後,便發現秦逸塵靠在了自己那傲人的酥胸上,而且被狠狠的壓扁了下去。

    隨後,這家伙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竟然還磨蹭著她雪峰上的敏感部位,一股從未有過的感覺,從她心底浮生。

    或許,是因為上次的愧疚,原本想要推開他的柳瓊兒,卻沒有使勁。

    這,更是讓周圍的一眾學徒忍受不住,一道道殺人的目光直接落在了秦逸塵身上。

    “呃。”

    秦逸塵自己也感覺到了異常,特別是身後那兩團柔軟,更是讓他如若靠著一塊燒紅的鋼板一樣,身軀不由一僵,緊繃了起來。

    不過,他心底卻也乏生出一抹異樣的成就感。

    要知道,在前世,柳瓊兒,可是他連抬頭看一眼都沒有勇氣的天之驕女,而這一世,卻發生了如此曖昧之事,這讓他心下也有些暗爽。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況且,柳瓊兒可是一等一的大美女,這宣雲城更是無人能與之爭艷,有便宜不佔,不是男子漢。

    “這個家伙,竟然敢對瓊兒小姐無禮!”

    “無恥之尤,大家上,干翻他!”

    他臉上的暗爽與得意,直接點燃了眾人心中的火藥桶,一個個眼楮紅的跟兔子一樣,磨拳搽掌,面色不善的對著秦逸塵圍了過去。

    若是不好好教訓一番這個家伙,恐怕他們心中的怨氣是難以消除啊。

    “干什麼,你們干什麼,這麼多人欺負我一個……”

    秦逸塵一臉怕怕,反而還朝著柳瓊兒懷中鑽了鑽,似乎在尋求她的保護,暗地里卻佔足了便宜。

    無恥!

    色胚!

    喪盡天良!

    此時,原本就臉薄的柳瓊兒,俏臉兒更是如若火燒一樣,一把,將那無恥之人推入火坑。

    “喂,喂……別動粗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看著那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學徒,秦逸塵嘴角抽了抽。

    以他目前的狀況,哪怕是一個小孩,都能將他推倒,何況還是幾十個青年。

    “有話好說,哥幾個,我好歹也是公會授勛的煉丹師,你們不能以下犯上啊!”

    秦逸塵試圖搬出煉丹師公會的律條來保護自己,然而,他卻發現,似乎並沒有什麼卵用,反而,讓這些人面色更為猙獰了。

    最後,秦逸塵只能將目光看向柳瓊兒,可他卻發現,柳瓊兒俏臉通紅的低著頭,轉過身去,就當沒看到一樣。

    “尼瑪,老子又沒強暴你……”

    見她一副受了天大的凌辱的模樣,在看著一個個面色不善走過來的壯漢,秦逸塵心中頓時有著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早知道剛才就應該好好的爽一把,這頓揍,要白挨了!”

    他忍不住嘆息一聲,目光看向那曲線分明的背影,後悔連小手都沒有牽到。

    “咦,會長?”

    突然,秦逸塵的目光看向門口,口中也是忍不住輕咦一聲。

    “會長一個月都難得來這里一次!”

    “揍他,還想騙我們!”

    一道道怒斥之聲很快便將秦逸塵那微弱的聲音遮掩了下去,一個個滿臉憤恨的學徒更是將他團團圍住,眼看就要將其淹沒之時,一道蒼老且蘊含威嚴的聲音,卻是在門口響起,“你們在干什麼,還不快住手?!”

    听到這道聲音,原本打算動手教訓秦逸塵的眾人都是愣了下來。

    下一刻,一道道有些呆滯的身形緩緩的轉過頭去,在看到發須有些發白的柳紋後,頓時一個個都是如若受驚的小兔子一般,放下秦逸塵,縮在角落里面。

    他們雖然生在權貴家庭,而且還有煉丹師公會學徒的身份,在城內作威作福是不成問題,但是,在眼前這個老者面前,卻什麼都不是。

    柳紋,嚴厲可是出了名的。

    不說其他,就,在公會內打鬧,這一條,就足以能讓柳紋將他們轟出公會。

    “會……會長大人……”

    他們滿臉慌亂,似乎已經想到自己被逐出煉丹師公會後的悲慘日子。

    柳紋正想呵斥,卻見自己的孫女,柳瓊兒,捂著俏臉,一臉嬌羞的跑了出去,弄的他是雲里霧里。

    “嘿嘿,在下秦逸塵,見過會長大人。”

    秦逸塵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從地上爬了起來,笑嘻嘻的和他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