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9章 信手拈來
    煉丹師公會,學徒練習室。

    “你們先停一停。”

    柳瓊兒開口了,喚起了他們的注意。

    這些學徒,基本都來自權貴家庭,本來被人打斷想要呵斥,但是,見是她後,都是悻悻的閉上嘴巴。

    不過,在他們看到站在柳瓊兒身邊的秦逸塵後,頓時,眼眸內都是閃過疑惑,還有羨慕與嫉妒。

    柳瓊兒,可是他們心中的女神。

    見他和柳瓊兒走的如此之近,他們心底都是有些不忿。

    “他來這里干嘛?”

    “呵呵,他不是三項滿分的天才嗎,來我們學徒室,難道是為了炫耀嗎?”

    “誰知道呢,也許,這滿分天才是來我們這鞏固基礎的也說不定呢。”

    一些明顯帶著嫉妒口吻的話語從四處傳出,眼眸內更是帶著諷刺。

    煉丹師,有煉丹師專門的煉丹室。

    這里,是學徒室。

    若秦逸塵真能煉制丹藥,他來學徒室做什麼?

    所以,他們更加懷疑秦逸塵當日是否真是作弊了。

    “他要煉制丹藥,你們在旁圍觀,能學到多少,就要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對于他們的冷眼,柳瓊兒看在眼中。

    那些流言,她很清楚,她爺爺柳紋也清楚,但是,兩人都沒有解釋過什麼。

    真金不怕火煉!

    “他要煉丹?”

    這些學徒臉上都是流露出愕然的神色。

    這學徒室可就一尊藥鼎,其他的丹爐,都是他們自己帶來的。

    少許,一些帶了好丹爐的人都是將丹爐藏在身後,似乎生怕被秦逸塵拿去用了。

    “呵呵。”

    秦逸塵根本不去理會他們,在他們詫異的目光下,直徑走向那尊差不多有一人之高的藥鼎。

    “特使大人,他已經進入學徒室了。”

    在頂樓上,柳紋听到報告後,對著不遠處的周天衛說道。

    “嗯。”

    周天衛點了點頭。

    而後柳紋便是走到一側,將一個柱行物體上的黑布拿開,一個仿若玻璃球一樣的東西出現在兩人眼前,隨著他精神力的灌入,那個透明的玻璃球發出一道輕微的光亮後,學徒室內的一切在其中一一浮現了出來。

    此時,秦逸塵已經來到了藥鼎面前。

    “他……要用藥鼎煉丹?”

    周圍這些學徒更加看不懂了。

    鑄造藥鼎的材質,雖然能比人階丹爐,但是,藥鼎九面透風,根本不適合煉丹,甚至還不如一尊普通的煉丹爐。

    “有趣。”

    頂樓上,周天衛也是來了興趣。

    他看著秦逸塵將一樣樣藥材拿了出來,在看到最後一樣陀羅花之後,他的眸光不由一凝。

    陀羅花的功效,他曾听他師傅古冶大師提起過。

    陀羅花,和普通有助精神力的靈藥不同,說起來,它雖然也能讓精神力有所增長,但是效果卻不如最普通的養神花,在陀羅花還極為稀少的情況下,它的存在就更加不引人注意了。

    但是,古冶大師卻發現了它的一個特殊屬性……能讓精神力更為凝實。

    所以,每每在煉制比較吃力的丹藥時,古冶大師都會服用一朵陀羅花。

    秦逸塵現在將陀羅花與好幾種有助精神力增長的靈藥拿了出來後,周天衛就有些看的雲里霧里了。

    據他所知,還沒有能夠融合陀羅花的丹藥配方。

    而看秦逸塵目前這架勢,似乎是要以陀羅花為主藥,煉制丹藥。

    “他要煉制的是什麼丹藥?”

    周天衛再次看了幾遍擺在秦逸塵面前的藥材後,有些不解的對著身邊的柳紋問道。

    “這個……在下也不清楚。”

    柳紋搖了搖頭。

    “難道,他還擁有自己的特殊配方不成?”

    周天衛輕哼一聲,很是不相信,覺得他在故弄玄虛。

    對此,柳紋只得苦笑。

    在老友冉睿那里,他得知,在秦逸塵身後有一位神秘莫測的師傅,但是,現在他若說起來,眼前的這位,估計也不會相信。

    而就在這段時間內,藥鼎面前的秦逸塵再次從懷中拿出了一鼎小丹爐來。

    然後,他在眾多疑惑與不解的目光下,將小丹爐送入到了藥鼎內。

    外人根本看不懂他這是為何,哪怕是周天衛與柳紋也同樣如此。

    不過,藥鼎並不是很珍貴,就算是炸爐了,損失也不會太大,所以,並沒有人阻止他的行為。

    “吸!”

    在秦逸塵刻意的引導下,沉澱在藥鼎內的藥性匯成一條小溪,流入小丹爐內。

    這些混合的藥性一灌入到小丹爐內,頓時就如是旱地遭逢雨露,瘋狂的吸收了起來,甚至開始自主的吸取,就如是一個無底洞一樣。

    藥鼎內的一切,學徒室內的學徒看不到,也感受不到,頂樓上的周天衛和柳紋自然也一樣。

    只有柳瓊兒敏銳的感覺到了藥鼎內的一些變化。

    不過,她也不清楚具體的情況,還當是秦逸塵要煉丹,怕被藥鼎內雜亂的藥性干擾,在清除那些藥性。

    所以,她也沒說什麼。

    好幾分鐘就這麼過去了,藥鼎內沉澱了數百年的藥性,全部被小丹爐吞噬的一滴不剩。

    而此時,小丹爐底部的那些深深的裂痕上,鍍上一層淡淡的光澤。

    不過,卻沒有修復的跡象。

    這點,秦逸塵並沒有感到意外,因為,藥鼎內的藥性雖然多,但是,雜亂不說,還都是來自一些最低級,最普通的藥草。

    想要靠這些藥性修復丹爐,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有,煉丹,練藥液,衍生出的一些精華,才能修復其上的裂痕。

    不過,有這一層藥性在,足夠支持秦逸塵煉制出陀羅丹了。

    萬事俱備。

    秦逸塵便是開始將準備好的藥材一樣樣拋入依舊置于藥鼎內的小丹爐中。

    他這不成熟,沒有規章的手法,頓時引來周圍一陣陣噓聲。

    先不說他的藥材有沒有稱好,就他這喂牛吃草一樣的送藥法,簡直連個普通學徒都不如。

    周天衛自然也看的大皺眉頭。

    煉丹,講究的就是兩個字……嚴謹。

    但是,在秦逸塵身上,他根本看不到這兩個字,有的只有懶散,隨意。

    全場,估計只有柳瓊兒沒有小覷之心。

    因為,考核之時,那枚三品丹藥,秦逸塵也是這麼煉制的。

    也就是因為從一開始,她就認真以待,所以,她看秦逸塵這一系列的動作,反而覺得另有一番風味,用四個字來形容的話,那就是……信手拈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