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8章 藥鼎
    但凡清高之人,都有一副錚錚傲骨!

    柳紋便是如此。

    在听到他這番傲語之後,周天衛的神色也有了些變化。

    對柳紋,他還是有些了解的。

    特別是他的作風,天麟王國煉丹界,誰不知道?

    煉丹考核苛刻的程度,從而導致,許多人都前往其他城市去考核。

    因為,許多紈褲子弟,權貴人家,他們以藥物堆積,凝聚神珠,再有名師指點,勉強能夠煉制成丹。

    但是,這種人,第一項和第二項基本功的考核,往往成績很差,甚至根本過不了。

    這個時候,在其他城市,一般只要送送禮什麼的,考核官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這麼過去了。

    但是,在柳紋的管轄內,卻從未有過這類事情的發生。

    所以,周天衛也不明白,為什麼這柳紋為何會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來。

    三項滿分的成績,在天麟王國可以說是前無古人的,何況,這事情還發生在一個連神珠都沒凝聚的少年身上。

    “那個叫秦逸塵的呢,你叫他過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周天衛能親自來這里,其實更多的,還是對此事的好奇。

    這種事情,若是發生在其他城市,他直接就能肯定是徇私舞弊,根本不需要前往查證,直接就可以下處決書。

    但是,柳紋,偏偏是個另類。

    他倒是想要看看,那個少年到底有什麼出奇之處。

    “特使有所不知,秦逸塵剛才在李家商鋪中與人斗丹呢,估計,這一時半會來不了。”

    “斗丹?”

    周天衛眉頭一挑。

    若是斗丹,那豈不是說明,這秦逸塵真的能煉制丹藥?

    “恩。”

    柳紋點了點頭,知道引起他的興趣後,才是繼續說道,“與他斗丹的人,是一名已經摸到入門造詣門檻的一級煉丹師,在下也正是因為這事,所以才耽擱了迎接特使……”

    “哦,結果呢?”

    “秦逸塵……勝,那一級煉丹師,識海破裂而亡!”

    說到這,柳紋的眼眸內也是流露出一抹感慨與震撼。

    只要莫雲固守識海,他都奈何不了,但是,莫雲卻死在了秦逸塵手中。

    “這不可能!”

    周天衛脫口說道。

    這越來越離譜了!

    一個摸到入門造詣門檻的一級煉丹師,哪怕是他,都要費一番很大力氣,一個神珠都沒凝聚的家伙,他有這般的能耐?

    “若不是親眼所見,我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柳紋唏噓一聲。

    在秦逸塵與莫雲斗丹之時,他正好在李家商鋪對面的茶樓上,對他們斗丹的過程,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不過,為了避嫌,不介入家族勢力的爭斗,他才沒有出面。

    也因此,他看到了秦逸塵更為可怕的一面!

    這個少年技巧之高,心機之深,讓他都是心驚不已。

    可以說,從秦逸塵出現後,莫雲就被他拉著鼻子走,最後陷入死亡漩渦中。

    只怕,也只有莫雲到死的那一刻,才明白秦逸塵的可怕吧?

    而那些圍觀的人,看到最後,估計也是一頭霧水,他們也不可能明白秦逸塵的可怕之處。

    因為,在他們面前,秦逸塵從未展現過他的實力。

    “那他現在在哪?”

    周天衛眸光流轉不斷。

    他似乎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這個……”

    柳紋苦笑著搖了搖頭。

    在看到斗丹結果後,听到公會來了一個重要人物,他便風急火燎的回來了,哪有再去關注秦逸塵的行蹤。

    “咚咚……”

    就在柳紋想著要不要派人去尋找秦逸塵之時,一陣敲門聲便是響起。

    “什麼事?”

    柳紋眉頭一蹙。

    煉丹師公會的頂樓,可不是什麼人都能上來的。

    “爺爺,秦逸塵來了,說他想要借用公會的藥鼎煉制一枚丹藥,所以我來問問你……”

    柳瓊兒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藥鼎?他用來練丹?”

    柳紋微微一愣。

    秦逸塵要用藥鼎來煉丹?

    藥鼎。

    每一個煉丹師公會都有一尊。

    藥鼎,雖然至少也算是人階丹爐,但是,卻不用于煉丹,而是用于給初學的煉丹學徒們練習用的,每天每日,不知道有多少藥草要融于那藥鼎當中。

    所以,他想不出秦逸塵要借用藥鼎練丹的原因。

    “以他現在的地位,難道李家不將四方煉火爐交給他使用?”

    柳紋有些不明白了。

    “給他用。”

    他還在思索之際,周天衛卻是開口了,說道,“他要用藥鼎練丹,可以,但是,藥鼎不能離開公會,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有沒有你們說的那般神奇!”

    “那我去交待。”

    柳紋走向門口,對柳瓊兒吩咐了幾句後,後者只是詫異的看了一眼站在里面的周天衛一眼,便是邁著淺步離去。

    其實說起來,借藥鼎用,這並不是什麼大事。

    藥鼎是通用的,一共有九個口,每次都可以供九個煉丹學徒同時練習。

    若是要給秦逸塵單獨使用的話,那勢必會給其他那些煉丹學徒造成不便。

    柳瓊兒其實也是一頭霧水,根本弄不明白秦逸塵想要做什麼。

    不過,她還是帶著秦逸塵來到了放置藥鼎的煉藥房間。

    這個房間很大,里面有著幾十個學徒。

    他們還都很年幼,連藥液都沒辦法煉制,他們現在學習的,就是稱藥,然後將藥草丟進藥鼎內,嘗試著練取藥液。

    “嗯……”

    才是進入房間,聞著那股濃濃的藥香,秦逸塵的眉頭就挑了起來。

    特別,在他的目光落在那尊巨大的藥鼎上的時候,嘴角流露出一抹誰也看不懂的笑意。

    藥鼎。

    的確是不適合用來煉丹的。

    因為,它太大了,哪怕是一級煉丹師,若是換藥鼎來練丹的話,成不成丹不好說,丹藥的品階肯定會下降一大截。

    不過,這看似無用的藥鼎內,卻蘊含了秦逸塵現在急需的東西。

    藥性!

    每一個煉丹師公會的藥鼎,都是從公會成立的那一天開始就存在的。

    宣雲城煉丹師公會,也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

    在這數百年內,每天每日,都有著諸多的煉藥學徒用它來練習。

    每一次的練習,都會在藥鼎內殘留下一些藥性,長此下來,這藥鼎內的藥性,已經極其可觀了。

    這些所謂的藥性,在眾人眼中是沒用的,因為太混,什麼藥性都有,根本就用不上。但是,這些藥性,對于秦逸塵那鼎小丹爐來說,卻是大補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