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7章 王城特使
    “這洗髓丹的配方不能現在拿出來,不然的話,我葉家定會因為遭受滅頂之災!”

    葉良辰深深的吸了口氣,小心翼翼的將這張配方收了起來。

    他知道什麼叫做懷璧之罪。

    以他們葉家現在的實力,只要讓人知道,恐怕在一夜之間,他們葉家就會從宣雲城中除名。

    “回神丹,所需材料……回魂根,紫心藤,十年靈芝……”

    “功效……能讓煉丹師快速回復精神力!”

    在葉良辰壓住心中的震驚,打開第二張配方後,頓時還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回復精神力的藥材有。

    但是,這個時代,卻還沒有出現能夠回復精神力的丹藥。

    因為,這回神丹的配方,是在一千多年後,才被人研發出來的。

    這配方,對于現在來說也絕對是劃時代性的。

    “這張配方雖然同樣珍貴,不過比起洗髓丹來說,還是要低上些許。”

    葉良辰苦笑著搖了搖頭,心中竟然為這張配方的珍貴程度不是那麼高而松了口氣。

    這倒不是說回神丹就比洗髓丹差。

    相反的,回神丹就品級而言絕對在洗髓丹之上。

    但是,洗髓丹幾乎涉及所有人,哪怕是天賦不低的人,也能服用洗髓丹,從而獲得更多的好處。

    而回神丹,只能煉丹師使用。

    而且,材料太貴的緣故,一般煉丹師估計也用不起。

    不過,這配方,放在更大,更繁華的城市,絕對也會受到追捧的。

    “如此珍貴的配方,他竟然猶如丟垃圾一般的甩給我,真是……”

    葉良辰已經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不過,這卻也是代表秦逸塵足夠的信任他。

    突然,他仿若是想到了什麼一般,肥胖的身軀微微一震,眼眶之中流露出一抹感激之色。

    或許,這洗髓丹,是因為秦逸塵看出了自己的資質太低,而估計給他的。

    ……

    宣雲城,煉藥師公會,頂樓。

    一個身穿華貴衣袍的青年負手而立,站在窗前。

    他的目光非常平淡的透過窗口,望著人來人往的街道。

    “嘎吱。”

    隨著木門被推開,柳問的身影有些匆忙的從門口走了進來。

    “不知特使大人駕臨,有失遠迎,還望贖罪。”

    柳紋對著那個華貴衣袍的青年抱拳,恭敬的說道。

    听到他的聲音後,那個青年才是緩緩地轉過身來。

    在柳紋看到他年輕的面容,與衣袍上哪有著三道紋路的丹爐徽章時,忍不住眼瞳微微一縮。

    如此年輕的三級煉丹師!

    而且,這個青年,柳紋也並不陌生,這人在王城之中,都是享有盛名,為天麟王國煉丹師界的青年翹楚……周天衛。

    這周天衛不止是天賦可怕,他的出生與身份,同樣不凡。

    他為天麟王國王城四大家族之一,周家的次子。

    而且,他還有一個絲毫不遜色家族的身份……煉丹師總公會會長,古冶,的親傳弟子!

    而且,他現在還不到三十歲,便成為了讓許多人難望其項背的三級煉丹師,這天賦,哪怕是古冶大師,都曾夸其天賦不在他之下。

    種種盛名,聚集在一個人身上的時候,那這個人,就是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子!

    “柳紋,你可知罪?”

    周天衛的目光掃過柳紋,聲音中夾著讓人無法質疑的威嚴。

    “知罪?”

    柳紋一怔,旋即連連道歉,“柳紋知罪,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

    若是換成任何另外一個人,身為分公會會長的柳紋,都不需要如此低聲下氣,但是,他卻不一樣。

    “哼!”

    听到這話,周天衛微微蹙起的眉頭不僅沒有半點舒展,反而眼神變得更為冰冷了一些。

    “柳紋,你是在跟我裝糊涂是吧?”

    他的語氣中也已經有了一些怒意。

    “裝糊涂?”

    柳紋听出了他話語中的不滿,額頭上也忍不住滲出了一絲絲冷汗,“特使大人,在下真的不知,還望特使大人明示。”

    這種興師問罪的語氣,讓柳紋實在琢磨不透。

    “我听說,你們宣雲城,出了一個三項滿分的煉丹天才?而且,那個天才年才十六歲!”

    周天衛冷哼一聲,旋即眼眸一眯。

    十六歲三項滿分!

    難道說,這人的天賦還在他之上嗎?

    “確有此事。”

    柳紋大概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旋即說道,“這事我也正準備前去王城向古冶大師匯報,不過,這些天因為一些事務脫不開身,還望大人贖罪。”

    在他管轄區域內,出了如此天才,這絕對會算在他功績內,甚至,他會從這小小的宣雲城中調走,在王城煉丹師公會任職。

    王城的資源,可不是宣雲城內比擬的。

    “不知所謂!”

    周天衛一听這話,頓時冷哼出聲,“柳紋,你的意思是,你宣雲城出了一個比我師父還要厲害的煉丹天才嗎?”

    古冶當時雖然創下了沒有凝聚神珠,就成為煉丹師的記錄,但是,在第三項上,也就僅僅是勉強合格而已。

    周天衛的目光如若寒劍一般掃過柳紋,“雖然在王城之外的城市中,有著一些貪名圖利的小人和當地勢力勾結,虛假舞弊,不過,可從來沒有人敢像你這麼高調離譜,區區一個連神珠都沒凝聚出來的毛頭小子,你竟然敢給他三項滿分的成績,這還真當這煉丹師公會,是你柳紋說了算的嗎?!”

    他最後一句話,蘊含了三級煉丹師精神力的一喝,直接是如同炸雷一般的在柳紋耳邊響起。

    “這……”

    在他的威壓下,柳紋大汗淋灕。

    到了此刻,他也明白周天衛來宣雲城的目的了。

    估計可能有人將秦逸塵的消息估計先舉報了上去,所以才引得王城公會對自己的懷疑。

    也的確,這種事情,如若不是自己親身經歷,他也絕對不會相信。

    秦逸塵的事太過驚人了。

    “特使大人,我柳紋,在宣雲城兢兢業業幾十年,從來沒有參與到城中的勢力糾紛當中,更從未國祚任何虛假舞弊之事,大人如若不信,可當面驗證!”

    柳紋腰桿一挺,傲氣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