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9章 鬧事
    “挑戰?”

    秦逸塵微微一愣,他有些不明白了,誰敢來李家找事啊?

    難道……

    他想到了新配方的事。

    估計,其他家族是忍不了了。

    一個新配方造成的市場沖擊力實在是太大了,這還僅僅只是一個回元丹的配方而已,若是李家將另外兩種新藥也拋出來,那直接就可以獨霸宣雲城的丹藥市場。

    不過,以目前李家的整體實力來看,並不具備一家獨大的資格。

    而這些人來李家鬧事,估計,也就是想要分一杯羹而已。

    “就是因為我們李家藥鋪推出了改進後的回元丹,讓城內不少勢力都眼紅了,所以,不乏有一些自以為是的年輕煉丹師故意借著切磋之名,在我們李家商鋪中搗亂。”

    說到這里,那個煉丹學徒輕嘆一聲,“他們若是贏了,那就借此大做文章,以此來敗壞我們李家的名聲。”

    “哦。”

    秦逸塵不覺得意外,而是走向不遠處的藥架。

    “這些日子下來,已經有五六次挑戰了,不過都是被肖立成大哥給擋了下來,在宣雲城年輕一輩中,能夠媲美肖大哥的人可不多。”

    不過,在這學徒發現,在他提到肖立成後,後者臉色明顯變了變,當即他也是自覺的閉嘴了。

    在他們看來,或許,秦逸塵正與肖立成競爭追求大小姐李靈燕。

    而後,在秦逸塵拿了一些藥草,正準備開始煉制藥液的時候,他的眉頭卻是微微一皺,看向樓梯處。

    不多時,一道急促的腳步聲傳來,片刻後,就直接來到了二樓。

    這人,秦逸塵看著有些眼熟,前些日子在這丹樓中踫過面,好像是跟在肖立成身後的一個學徒,不過此時,他的面色似乎有些慌亂。

    “王群,怎麼了?”

    見此人慌亂的模樣,幾個煉丹學徒連忙走是了過去,詢問道。

    “大人,你果然在這里。”

    那個叫王群的學徒還來不及回答他們,在見到秦逸塵後,他的眼中頓時涌現出欣喜之色,顯然也是松了口氣。

    “嗯?”

    秦逸塵一挑眉頭。

    “大人知道有人在我李家藥鋪鬧事的事吧?”

    王群喘了好幾口大氣後,才說道。

    “宣雲城年輕一輩中,應該沒有幾個能擊敗肖立成吧?”

    秦逸塵蹙了蹙眉頭,在他的記憶中,宣雲城年輕一輩,除了柳瓊兒等有數兩個頂尖的天才外,應該沒有能夠與肖立成相比的。

    雖然,這肖立成雖然是個吃里扒外的白眼狼,但是,他的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不然也不可能攀上高枝。

    “大人,你有所不知,林家請了一個叫莫雲的年輕煉藥師來挑戰我們,而正巧肖立成大哥今天有事出去了,並不在藥鋪。”

    王群頗為無奈的說道,在這個緊急關頭,肖立成突然有事不在,讓的他們都是有些不解。

    “那葉家的人也趁著這個時候過來,他們已經擊敗我李家好幾個煉丹師,現在好多勢力的人都在我們的熱鬧……”

    說到這里,他的面色有些難看,他們雖然一肚子火氣,但是,卻無法發泄出去。

    听到這話,秦逸塵眼眸微微一眯。

    這事情也太巧了吧,肖立成不在,對方就來鬧事了,若說這其中沒有貓膩,他是怎麼也不信的。

    估計,這肖立成不僅是收了林家的好處,而且,還想要告訴李家,沒有他肖立成,李家根本沒有拿的出手的人,從而想要提高自己的地位!

    “因為是年輕一輩的來挑戰,冉睿大人也不好出手。大小姐讓我過來找你,想讓你過去幫忙鎮鎮場子,若是再沒人能偶阻攔莫雲,那對于我們李家的名聲而言,將會是個巨大的打擊。”

    王群滿是期待的看著秦逸塵。

    他可是听說了,秦逸塵,已經通過煉丹師考核了。

    雖然有很多個版本,但是,他卻相信,眼前這個能煉制六品藥液的少年,絕對是不可能作弊的。

    “看來,我得過去一趟了。”

    秦逸塵稍稍沉吟,也是無奈的輕嘆一聲。

    若是此時李家遭受城內勢力的聯合打擊,林家在以此施壓,對他,對李家,都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只怕林家已經知道林傲天在李家!

    “大人是要出手了嗎?”

    見他起身,這些個煉丹學徒頓時都是流露出興奮的神情。

    人人都只知道李家有個肖立成,但是,卻不知道眼前這少年才是真正的妖孽!

    也不拖延,秦逸塵直接對著李家大門走去,在門口,早就有馬車在等候了。

    宣雲城商業街。

    李家藥鋪佔據了很好的黃金地段,而且,因為改進後的回元丹,回元液的關系,更是使得李家藥鋪成為了宣雲城的焦點,一直都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

    而這幾日的挑戰,也是引來無數好奇之人前來看熱鬧。

    此時,在李家商鋪當中,一樓大廳內幾乎已經是被擠滿了,只有中間,有一塊空地。

    在那空地處,明顯就分為三個陣營。

    在一個陣營當中,葉大胖紙葉良辰正悠哉的坐在一把大椅子上,眯著眼楮,左右物色著美女,這姿態,擺明了他純粹是個來看熱鬧的家伙。

    而在另外一旁,是以林石允為首的林家一群人,他此時,頗有一番趾高氣揚的味道,正在大聲諷刺著些什麼。

    而在他身邊,站著一道修長的身影,他一臉傲氣的站在那里,在他身前,還擺放著一個丹爐,丹爐旁的桌面上,還擺放著一瓶還算清澈的藥液,這便是剛才他輕易擊敗李家一群煉丹師和學徒的作品……四品藥液!

    可以說,這已經是煉丹師的極限了,若是想要再進一步,那必須精神力達到入門的造詣才行。

    畢竟,就算肖立成在,他煉制四品藥液的成功率,也很低。他能煉制出四品藥液,說明也有恃無恐,也難怪敢如此囂張了。

    “嘿嘿,李靈燕,你們李家難道就連個像樣的煉丹師都沒有了嗎?”

    林石允此時一臉得意,對著那面色很難看的李靈燕調侃道,“不如,你嫁給我做小妾,說不定到時候我會放你李家一馬。”

    “你休想!”

    李靈燕氣得嬌軀直顫,但是目光卻頻頻的看向門口,似乎在期待著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