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7章 奇才
    一個十六歲的少年,在沒有凝聚神珠的情況下,煉制出三品丹藥!

    這種事,絕對沒有人相信。

    考核廳內,幾乎所有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但是,讓他們疑惑的是,有柳瓊兒在旁監督,加上考核官也在場,難道,李家將他們都買通了?

    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

    雖然如林石允他們,都知道,柳紋與李家供奉大師冉睿是朋友,但是,這和李家卻扯不上關系,柳紋向來也不與李家往來。

    就是冉睿過來與他探討一些煉丹上的問題時,會帶著李靈燕,所以,李靈燕才會與柳瓊兒結為閨蜜。

    那這件事就有可能是,柳紋根本不知情,而是,柳瓊兒單獨賣李家李靈燕人情。

    想到此處,林石允看向秦逸塵的目光又多了幾分妒恨,同時,他也慫恿身邊的人一起起哄。

    “柳紋會長,這事必有蹊蹺啊。”

    “一個神珠都沒凝聚的毛頭小子,就能煉制三品丹藥,簡直就是笑話!”

    面對這些聲討與數落,秦逸塵到沒什麼,一直都很淡定,但是,那考核官卻是憋的臉色有些通紅。

    他們若懷疑,那豈不是說是自己在徇私舞弊?

    “肅靜!”

    柳紋開口了,將盒子蓋好後,才轉過身來,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在場面安靜下來之後,他才說道,“都退下吧,若是覺得在我公會待不下去的,隨時都可以離開!”

    一句話,懾住了所有人,他們有些人雖然有些不滿,但是卻也不敢做這出頭鳥。

    柳紋是誰?

    哪怕是三大家族的家主,對他都是要客客氣氣的,他們又算什麼?若是冒犯了柳紋,估計還不用柳紋開口,他們各自的長輩,就絕對不會輕易饒過他們。

    “會……”

    林石允還想說什麼,卻被他的同伴拉著,一起離開了考核廳。

    “恭喜你,你已經成為了一名合格的煉丹師,此後,你就是煉丹師隊伍中的一員了!”

    在這些人離去後,柳紋才是帶著一抹淺淺的笑意對著秦逸塵說道。

    “多謝會長給小子這次考核的機會。”

    秦逸塵朝著他行了一禮。

    “嗯。”

    見他如此懂禮,絲毫不以自己的成績為傲,柳紋點了點頭,隨即對著那登記的老者說道,“你帶他去取一鼎丹爐,我去給為他向總部申報勛章。”

    煉丹師的勛章,是為煉丹師的標志,唯有王城總工會才有權利頒發。

    “是!”

    那老者點頭,隨即對著秦逸塵道,“隨我來。”

    “我去去就來。”

    與李元霸打了招呼後,秦逸塵便是跟隨這個老者走了出去。

    “瓊兒,你感覺如何?”

    見他走後,柳紋才是轉向那還沉浸在震撼中沒有清醒過來的柳瓊兒。

    “爺爺,他……”

    柳瓊兒思索了少許,隨後,直言道,“瓊兒覺得,就煉丹與精神力掌控方面的造詣,他勝過爺爺。”

    “果然如此,看來,老冉並不是空口白說。”

    柳紋真是沒有想到,冉睿與他說的竟然是真的。

    難怪,冉睿在提及到這個少年的時候,竟然稱之為大師!

    “奇才啊,奇才!”

    贊嘆幾句後,柳紋才跨步離去。

    這里,唯一一直保持淡定的人,估計,就只有李元霸這個莽漢了,似乎,他對這些並不感興趣,唯一能讓他提起精神的,估計就只有秦逸塵手中的那份‘霸王錘’了。

    ……

    林石允等人被柳紋趕出來後,林石允就更加不爽了。

    “開什麼玩笑,就他,那毛頭小子,能煉制三品丹藥?!”

    “簡直不知所謂,他以為他是誰,難道比古冶大師還強?”

    “這考核官與會長到底在搞什麼鬼,難道真被李家買通了?”

    與林石允走的近的那些人紛紛在那議論著。

    他們雖說懷疑,但是這般說辭,明顯就是有討好林石允的意思。

    “哼!”

    林石允一臉鐵青,冷哼出聲,眸光更是流轉不定。

    既然柳紋這個會長都沒有表態,那他們再怎麼鬧,都只是枉然。

    “那小子就算買通了考核官,但是他卻忘記了一點……他買不通王城總工會!”

    林石允似乎想到了什麼,對著他身邊的一個男子說道,“伍文,我听說你叔父在王城煉丹師公會?”

    “是。”

    那名為伍文的男子點頭。

    “那就好辦了。”

    林石允眉頭一挑,說道,“估計,柳紋會長不會詳細的將考核的情況上報到總工會,雖然,十六歲之人成為煉丹師百年難得一見,但是,卻也不過只有個天才的頭餃罷了……但是,若總工會的人得知,這天才,不僅僅是只有十六歲,而且連神珠都沒有凝聚,並且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煉制出三品丹藥,不知道,總工會那位總會長大人會怎麼想呢?”

    說到底,他還是懷疑柳紋也被買通了。

    不過,听他這麼一說,眾人卻覺得有理,那伍文更是識相的匆匆離去,顯然是要派人去給他那叔父送信去了。

    “哼!”

    林石允眼眸內閃過一抹厲芒,喃喃道,“我到要看看,總工會追查下來,李家,與柳紋如何下台!”

    若是柳紋真有包庇,那他這會長,只怕到時候就做不下去了。

    ……

    秦逸塵跟隨著那位老者一同來到了煉丹師公會內的丹爐閣。

    這里的丹爐,各式各樣的都有,品階也不一。

    這里有煉丹師公會定做的丹爐,也有許多煉丹師捐贈出來不用的丹爐,自然也有煉丹師公會一些老前輩用過,逝去後留下的。

    不過,總的來說,這里的丹爐品階都不高,若是運氣好的能挑到一鼎人級丹爐,那估計做夢都會笑醒了。

    而且,若真成為了煉丹師,哪怕是出生寒門,那也絕對會被城內那些大家族供為座上賓,好的丹爐,自然少不了。

    所以,真正來這里認真選丹爐的,卻真沒幾個。

    秦逸塵進來後,並沒有直徑走向他想要的那鼎丹爐,而是慢慢的觀察起來,時不時的敲敲打打,似乎是在精心挑選。

    終于,一個不過是比巴掌大點的丹爐出現在他眼前,他眼眸內頓時閃過一抹激動。

    那,正是他要找的那個丹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