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4章 監督
    人人都知道,煉藥師考核的第二關,就是展現個人基本功的時候。

    提煉藥液!

    這也是所有煉丹學徒每日里練習的事項。

    將藥草內的精華提煉出來,其實並不難,但是,藥液的純度要達到三品,那就難了。

    而且,考核之時,里面的丹爐是根本沒有品階的丹爐,這就更加加重了考核的難度,哪怕是凝聚神珠的人,一個疏忽,那就會導致失敗告終。

    所以,考核的過程,絕對是漫長的!

    然而,秦逸塵卻不過又是幾分鐘,就走了出來。

    “年輕人太過浮躁了,也不知道他是李家的什麼人,李元霸竟然會和他一起來丟人現……”

    在一個年齡明顯上了二十的煉丹學徒,滿臉長輩教育晚輩姿態想要諷刺一番的時候,他的聲音戛然而止,仿若是被人一把掐住了脖子一般。

    因為,在眾目睽睽之下,秦逸塵走出來後,竟然又直接走進了第三項考核的房間!

    也就是說,他在這短短的幾分鐘內,成功通過了第二關!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他怎麼能進第三項考核?”

    “這絕對不可能,他才進去多久啊,那小子肯定是作弊了!”

    “會長大人,這其中必定有貓膩啊!”

    見秦逸塵進入第三項考核房間後,圍觀的眾人頓時都按捺不住了,一道道質疑之聲不斷的響起,顯得有些群情激憤,差不多都是要請求柳紋將秦逸塵拉出來嚴刑拷打了。

    此時,柳紋的眉頭也是微微蹙起,眼眸內閃過一抹疑惑。

    歸根結底,秦逸塵出來的還是太快了!

    當初,他凝聚神珠進行考核的時候,那也花了一刻鐘左右的時間。

    難道,真如冉睿所說……我不如他!

    柳瓊兒看了看依舊沒有表態的他一眼,也已經沒有打算問的欲望了,一切,都要等待最後的結果。

    然而,外面這些人在鬧的同時,他們卻不知道,在第二項考核的房間內,那個考核官看著自己身前瓶子內幾乎是透明的藥液,滿臉的呆滯,完全回不過神來。

    可以說,若不是他親眼所見,他都認為秦逸塵是用了什麼作弊的手法。

    至少是五品藥液啊!

    他給的,自然也是滿分,因為,連作為考核官的他都做不到的事情,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卻輕而易舉的做到了。

    “瓊兒,你進去監督一下。”

    就在柳瓊兒發愣之時,柳紋的聲音仿若是順應了這些圍觀者的要求一般響起。

    “監督?”

    柳瓊兒有些詫異的看著他,不過下一瞬間,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點了點頭後,她便是對著第三項考核的房間走去。

    監督,絕對沒這個必要,考核官絕對不可能幫助作弊。

    前兩項考核,哪怕是再簡單,若是一個沒有實力的人,絕對不可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通過。

    “好好觀摩。”

    在經過柳紋身邊時,柳紋的聲音悄然傳入柳瓊兒的耳中,讓的後者嬌軀微微一顫。

    她似乎明白了她爺爺的用意。

    只不過,她的內心卻是難以平靜下來。

    難道,她的爺爺竟然認為,這個少年擁有古冶大師那般妖孽的天賦嗎?!

    帶著這種異樣的心情,柳瓊兒推開了第三項考核的房間大門。

    里面,秦逸塵已經在丹爐下升起火了,同時,一種種藥草被他隨手胡亂的丟進丹爐內,一切都做的非常隨意,毫無煉丹師的嚴謹態度。

    這直接讓的那個年紀有些大的考核官看的直皺眉。

    特別,看著那張考核單上的兩個滿分,更是讓他很不理解。

    “呃……”

    柳瓊兒進來後,看到這一幕,頓時也是有些傻眼了,心中的落差實在是有些太大了。

    就秦逸塵現在的舉動,完全就是個負面教材好吧,煉制丹藥,對藥草的先後順序和每次進入的分量,都是有著非常嚴格的要求的,一個疏忽,就會導致煉丹失敗,可是,秦逸塵的舉動落在她眼中,完全就是亂放,亂扔,他不僅是沒有過稱,甚至連藥材都沒有一一檢查。

    還沒等柳瓊兒阻止,秦逸塵就已經將所有材料一股腦的塞進了丹爐當中,並且蓋上爐蓋了。

    “嗡嗡……”

    隨後,秦逸塵臉龐上少見的流露出一抹凝重,雙手更是搭放在了丹爐兩個方向,一股精神力的波動也是緩緩的蔓延開來。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他這一連串還是胡鬧的舉動,卻莫名的給了柳瓊兒一種行雲流水的錯覺,這種截然不同給感覺的出現,讓她自己都為之一愣。

    看著那站著丹爐前的秦逸塵,僅僅是一眼,她的目光就徹底的被吸引住了。

    眼前這個少年,真的只有十六歲嗎?

    雖然之前,他將藥材投入丹爐中的時候,給人一種胡鬧不嚴謹的感覺,可是,在柳瓊兒看到秦逸塵的雙手時而在丹爐之上移動,時而揮手調整下方炭火的溫度,那種姿態,分明就是無比嫻熟,似乎已經演練了無數次一樣。

    哪怕她在觀摩自己爺爺煉制丹藥之時,她都未曾有過這種熟練到讓人心底都舒暢的感覺。

    而這些,還不是最主要的,此時,在秦逸塵身上的精神力波動,非常的稀薄,稀薄的讓人幾乎認為他根本沒有動用精神力一樣。

    然而,柳瓊兒卻能感受的到,他的精神力正在迅速流失,時而快,時而慢,讓她琢磨不透,似乎,這中間的轉變好像恰到好處一樣。

    而此時,那個考核官看向秦逸塵的目光也有了轉變。

    不說其他,就秦逸塵這精神力的利用和控制火候的手法,完全就不是他所能及的。

    若是這點眼力都沒有,都看不出來的話,那他也就沒有這個資格做這個考核官了!

    丹爐內,一顆顆藥草有序的分解,一團團藥液分離出來卻沒有攪和在一起,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將它們隔離了一樣。

    提煉藥液,對秦逸塵來說,沒有半點難度,只不過,他要盡量節約精神力。

    “呼……”

    在將所有藥草提煉成藥液後,秦逸塵閉眸微微休整了少許,隨後,他猛的睜開眼楮,一股強大的精神力猶如風暴一般瞬間涌出,口中同時輕呵一聲,“凝!”

    很顯然,他將所剩的精神力全部集中了起來,成敗,在此一舉!

    隨著這股精神力的涌入丹爐,便是如同一只無形的大手一般,直接將那些分散在各處的藥液一把握住,然後狠狠的擠壓在一起。

    “起!”

    接著,秦逸塵手掌拍在丹爐上,爐蓋飛落在一旁,一顆圓潤,散發著濃濃藥香的丹藥便是從丹爐中噴發而出,他拿起盒子,從容的將丹藥收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