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22章 會長柳紋
    “李叔叔今日怎麼有空來這看我啊。”

    柳瓊兒眼楮眯成月牙兒,笑眯眯的看著李元霸。

    “嘿嘿,小佷女,俺是陪他來的。”

    李元霸卻是撓了撓腦勺,憨憨的對她笑了笑。

    “哦。”

    柳瓊兒輕哦了一聲,大眼楮閃動間,這才有些好奇的看向他身邊的秦逸塵。

    在她看來,這個少年也是有些平白無奇,雖然,在他身上她能感受到一絲精神力的波動,但是,這種波動卻很微弱,完全沒到凝聚出神珠的地步。

    “這位小兄弟想必是想來听講的吧?”

    在柳瓊兒心中基本已經將秦逸塵當做是,靠李家的關系,想要進入煉丹師公會學習的人了。

    不過她到是很好奇,這家伙到底有什麼能耐,竟然能請動李元霸親自送他過來。

    “我是來考取煉丹師資格的。”

    秦逸塵搖了搖頭,微笑著說道。

    “考取煉丹師資格?”

    听到這話,柳瓊兒明顯一愣,但是,從他身上的波動來看,顯然絕對是沒有凝聚出神珠,難道這人連沒有凝聚神珠,無法煉制丹藥的基本常識都不知道嗎?

    于是,她看向秦逸塵的目光明顯就變了。

    若不是因為他是李元霸帶來的,估計,柳瓊兒根本就不會理睬他了。

    “小兄弟,你還是先回去修煉一段時間,等凝聚了神珠,再來考核也不遲。”

    柳瓊兒還是頗為客氣的提醒道。

    “煉丹師公會難道有沒凝聚神珠,就不能考核煉丹師資格的規定嗎?”

    面對她有些質疑的目光,秦逸塵只是輕笑著回應著,臉上的神色並沒有多大的變化。

    “這……”

    柳瓊兒仔細想了想,似乎,還真沒這規定,但是,還沒凝聚神珠之前不能煉制丹藥,那不是常識嗎?

    不過,陡然她仿若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微微愣了一下後,再多看了秦逸塵兩眼,最後並沒有說什麼。

    煉丹師的考核,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是考驗識藥。

    身為一個煉丹師,首先第一點,也是最基礎,那必須要能夠認識所有藥草,而且,不止是要能在形狀上能分辨,而且,是要做到聞其味便知其名。

    當然,考核普通煉丹師,基本只要能夠在形狀上辨別,那就足夠了。

    第二,是提取藥液。

    一般來說,只要能夠將藥草提純到三品純度,就可以通過。

    第三,就是凝丹。

    只有將藥液凝聚成丹,才能算得上是一名合格的煉丹師!

    這也是考核最難的地方。

    其實有一個誤區,很多人都以為,只要凝聚了神珠,就能煉制丹藥,其實不盡然,成功凝聚神珠的人里面,能有三分之一能凝丹,那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了,有時候,十個凝聚神珠的人里面,也難有一兩個能成為真正的煉丹師。

    可見凝丹之艱難。

    也正是這一路的苛刻,所以,才成就了煉丹師高貴的身份!

    當然,古往今來,也不乏有妖孽之人,當然也出過未凝聚神珠,就能凝丹成功的例子。

    不過那種人,絕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在整個天麟王國,也只有那位被稱為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首席煉丹大師……古冶,才在沒有凝聚神珠之前,就成功煉制丹藥。

    當時,可是引起了很大的轟動,古冶,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成名的。

    難道眼前這家伙會覺得自己能與王國第一人古冶大師相提並論嗎?!

    “狂妄之徒!”

    “不知所謂。”

    一句句絲毫不加以掩飾的嘲諷之聲在大廳內各處傳出,更有甚者,甚至想要在他們女神柳瓊兒面前,展露一番,將這家伙給攆出去。

    當然,如果那提著巨錘的李元霸不在的話。

    而面對這些譏諷與漫罵,秦逸塵依舊面不改色,他只是靜靜的看著柳瓊兒,仿若是在等待後者開口一般。

    “哪里來的不懂規矩的毛小子,這里可是煉丹師公會,豈是你胡鬧之處,還不快滾出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柳瓊兒態度的緣故,有人還是站了出來,嚴詞厲色的對秦逸塵呵斥道。

    這是個青年男子,從他身上的服飾上,不難看的出他出身富貴,而且,他那盛氣臨人的模樣,也不是一日能養成的。

    “是林家三公子林石允。”

    有人認出了他,也清楚為什麼這家伙敢站出來。

    林石允,身為林傲情的三子,他若想要學習煉丹之術,林家什麼人請不到,他來煉丹師公會目的,其實眾人嘴上不說,但是心中卻很明白,就是柳瓊兒這位宣雲城第一美女!

    現在能在柳瓊兒面前表現一番,他自然翹著尾巴就出來了。

    “給我滾一邊去!”

    李元霸可不管他是誰,眼楮一瞪,硬是嚇的他不敢再上前一步,只得一臉鐵青的站在那里,好不尷尬。

    不過,他看向秦逸塵的目光,就變得有些陰沉了。

    顯然,因為他知道自己奈何不了李元霸,便將這份恥辱扣在了秦逸塵頭上了。

    “瓊兒姑娘,讓我試上一試又有何妨呢?”

    秦逸塵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並不在意,依舊是不溫不火的看著柳瓊兒,輕松說道。

    “這……”

    雖然柳瓊兒還顯得有些猶豫,但是,看見他這番氣度後,竟然荒謬的認為,這少年只怕是有備而來。

    “煉丹師公會內不得喧嘩!”

    而就在她猶豫不決之時,一道有些蒼勁的聲音從大廳深處傳出。

    “是柳會長。”

    “會長大人竟然出來了……”

    在听到這道聲音後,原本有些喧嘩的大廳瞬間便就安靜了下來,一道道目光,都是對著聲音來源之處看了過去。

    秦逸塵的目光也隨著那個方向看去,在他前方不遠處,一個邁著疏懶步伐的老者緩緩的走了過來,最後,秦逸塵的目光停留在這個老者胸口的衣袍上。

    在老者的胸袍之上,紋繪著一個丹爐,在那丹爐的表面上,還精心的繪制了兩道銀白色的紋路。

    “宣雲城煉丹師公會會長,二級煉丹師,柳紋!”

    秦逸塵眸光陡然一凝,對于眼前這個老者,他可不陌生。

    “是你小子。”

    柳紋的目光直接停留在李元霸身上,不忿的輕哼一聲,道,“你來這鬧什麼,難道想把這也拆了不成?”

    顯然,他對李元霸可是成見很深的,上次因為李靈燕徹夜未歸,這家伙就直接將自己的院門給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