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9章 你卻無可奈何
    “到底是哪個殺千刀的,難道沒听過打人不打臉嗎?”

    雖然被護衛拉著,但是,葉良辰還是使勁的掙扎著,罵咧之聲也從未停止過。

    “你丫的再叫嚷一聲試試,俺保證把你兩邊臉打到一樣厚!”

    就在這些個護衛也無可奈何之際,李元霸那粗狂的聲音終于是出現了。

    見他走了過來,那幾個護衛相視一眼後,竟然是讓開了道來。

    “李,李大莽!”

    看到那手持巨錘朝著自己走來的魁梧身影,葉良辰的叫罵之聲才戛然而止。

    李元霸!

    是葉良辰最為忌憚的人。

    無論是背景還是任何方面,都不比他差,實力強橫不說,還特麼的是個不講理的莽漢,所以,基本每次見到李元霸,他都是掉頭就走的。

    最後,在眾目睽睽之下,李元霸一手提著象征他身份的巨錘,一手扛著他,揚長而去。

    在見過葉良辰欺負曾劍後,再看到這一幕的眾人,深刻的體會到了,什麼叫做一山還比一山高。

    對于李元霸的舉動,那幾個護衛都是滿臉無奈。

    不過所幸他們也知道,這李元霸雖然行事魯莽,但是卻應該還不至于做出太過份的事情,于是乎,分出一個護衛帶著那個清秀少女離去,剩下的幾人,則小心翼翼的跟著李元霸身後。

    而看到李元霸在賢德茶樓面前,將葉良辰放了下來後,這幾個護衛心中的一塊石頭也算是落地了。

    這賢德茶樓是他們葉家的產業,既然李元霸帶他來這里,那肯定不是想要對葉良辰不利。

    “李大莽,你帶本少爺來這里干嘛,你信不信本少爺有一百種辦法讓你出不去這里?!”

    在踏進自己家族地盤後,葉良辰的氣勢頓時就恢復了過來,他指著李元霸的鼻子,擺出一副極度凶狠的表情大喝道。

    不過,他那滿臉肥肉圓圓的面龐,實在是很難讓人聯想到凶狠二字。

    “帶你去見個人。”

    對于葉良辰剛才那英雄救美的事情,說實話,李元霸心中還是頗為贊賞的,他撓了撓腦勺,似乎也在為自己剛才的魯莽有些不好意思,在說了一句後,便是對著秦逸塵所在的包廂走去。

    “豈有此理,帶我來見個人?誰有那麼大面子,還要本少親自來見,難道他不知道自己來找本少嗎?!”

    見李元霸竟然沒有太過激的反應,葉良辰馬上便是大喝道,真是將蹬鼻子上臉的功夫給詮釋得淋灕盡致。

    能進這賢德茶樓的人,在宣雲城中也算得上都是頗有身份的人,在他那囂張跋扈的聲音傳來後,頓時便是引起許多人的不滿。

    不過,在他們探出頭,看到過道上一馬當先走在前面的李元霸,還有那後面橫著走的葉胖子後,頓時渾身一個激靈,連忙將腦袋縮了回去,原本想要呵斥一番的念頭直接都煙消雲散。

    開玩笑,李元霸,葉良辰,這兩個任何一人,都是在這宣雲城橫著走的角色,對于這兩個煞星,他們躲閃還來不及,哪里還敢去招惹。

    “進去吧,他在里面等你。”

    來到一間雅間門口,李元霸轉過身來對著葉良辰說道。

    “你讓本少進去,本少就要進去嗎?你知道這是哪里嗎?在本少的地盤上,沒人敢強迫本少做任何事情!”

    葉良辰雙手插在腰間,氣喘吁吁地罵咧著,不過,就在他準備再繼續下去的時候,李元霸的忍耐也終于是到了極限,他將手中拿巨大的錘子重重一放,虎目一瞪,後者頓時便是閉上了那張喋喋不休的嘴巴。

    “嘎吱!”

    在李元霸還未動手之前,葉良辰便是悻悻的聳了聳肩膀,一溜煙推開這雅間的房門,閃了進去。

    說實話,葉良辰對這個要見自己的人也是有著一絲好奇之心。

    他很清楚李元霸的性格,唯一能讓他听話的,那就只有李家家主李元飛,但是,李元飛顯然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就算是有事情商量,李元飛也會直接去找他父親,不可能理會他這紈褲二代。

    那麼,還有誰能指使李元霸呢?

    剛一推開房門,葉良辰便是見到在雅間之中,一個年齡不過十幾歲的少年,正悠哉的坐在那里品茶。

    他的目光只在這個少年身上停留了片刻,便繼續掃視整個房間,卻愕然的發現,在這個雅間當中,除了這個少年之外,並無他人存在,而後,從他那驚訝中帶著一絲不屑的聲音便從他口中傳出,“尼瑪,怎麼是一個小屁孩,這李大莽在搞什麼鬼!”

    “葉公子,過來坐吧。”

    對于葉良辰的反應,秦逸塵也並沒有什麼意外,在他要拂袖離去的時候,他淡淡的提醒了一句,“那大塊頭可還沒走哦。”

    “咕嚕。”

    已經走到門邊的葉良辰,听到這句後,那只要去開門的手掌直接如若觸電一般急速收了回來,想到那莽漢的手段,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最後在心中衡量了一番,他覺得還是不要在自己家族產業中丟面子為好。

    畢竟門外那位,可不會在乎這是誰的地盤,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他又悻悻的退了回來。

    “小子,你最好給我一個滿意的說法,不然的話,我良辰有一百種方法讓你走不出這里!”

    在走過來後,葉良辰的肥臉之上絲毫沒有因為剛才的行為,而有不好意思之色,反而直接是大大咧咧的走到秦逸塵旁邊,拉出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

    “說法是沒有,不過,胖子,我和你商量個事。”

    看著那在他屁股下面呻吟不斷的椅子,秦逸塵的嘴角忍不住微微抽了抽,隨後還是說道。

    “胖子?!”

    本來舒坦的坐在椅子上的葉良辰,在听到‘胖子’這兩個字後,肥臉頓時就擠做一堆,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聲音從他口中吐出,“小子,在本少面前,你未免太放肆了,你信不信本少有一百種辦法讓你從這個世界上悄然消失!”

    “你覺得你做的到嗎?”

    秦逸塵絲毫沒有退讓,嘴角勾著一抹淺淺的笑意,在氣勢上,竟然沒有絲毫落入下風。

    听到這話,葉良辰忍不住對著門口望了望,在看到那道魁梧的身影還在後,肥臉一陣抽搐,顯得無比痛苦。

    他葉良辰哪怕是他老爹,他也不畏懼,頂嘴什麼的,簡直是家常便飯,但是唯獨……對這李元霸,他沒有絲毫辦法,愣是被李元霸整得沒了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