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7章 無名功法
    清晨,秦逸塵也並沒有荒廢練功。

    此時,他正站在院子內練習著一套他從一處遺跡內得來的功法,因為沒有名字,所以,他稱之為……無名功法。

    這套功法,他曾經嘗試修煉過,當然也知道這無名功法的好處。

    其一,它是一套武技,而且,品階絕對不低。

    其二,它還擁有煉體之效。

    無名功法,一共就四個動作。

    第一個動作,是……立。

    所謂立,就是站立,不過,這個立,卻也有很多細節,站立之時,渾身肌肉有規則的蠕動,從而能達到兩個效果,第一,淬煉肉體,第二,凝聚力量。

    第二個動作,是……行。

    所謂行,就是行走。同樣,行走之時,牽動筋骨,也能達到兩個效果,其一是淬經,其二是煉骨。

    第三個動作,是……躍。

    所謂躍,就是跳躍。一躍而起,猶如神龍升天,牽動體內髒腑,達到練髒動體的效果。

    第四個動作,是……落。

    所謂落,就是落下。落下之時,要如雷霆降臨,全身力氣轟然爆發而出,從而達到一擊必殺的效果。

    這套功法,對于當時的秦逸塵用處不是很大,因為當時的他在煉丹一道,已經有很高的成就,根本無需他去與人拼命。但是,放在現在的話,卻是他修武功法的首選。

    而此時,秦逸塵並沒有急于求成,而是反復的在練習……站,這一個姿勢。

    “呼……呼……”

    才不過半個時辰,秦逸塵就已經氣喘吁吁,汗水濕透了衣衫,身體上,一道道青筋條條凸起,肌肉更是以一個詭異的規律在蠕動著。

    他的臉龐時不時的抽搐著,顯然,這樣的動作,給他帶來了極大的痛楚,不然,以他的毅力不可能會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他並沒有因為,獲得了李家的庇護而落下修煉,反而更加勤快了。

    的確,李家能護他一時平安,但是,很多事情卻會發生一些他意想不到的變故的,若他沒有足夠的實力,很有可能無法面對到時候的局面。

    比如,林傲天的事。

    若是到時候林家以重利誘惑,武力威脅,只要林傲天,而不動秦逸塵,那李家會怎麼選擇呢?

    到時候,若是李家不管,他卻不能坐視不理。

    畢竟若當初林傲天沒有收留他們一家人,他能不能夠活下來,那還兩說呢。

    只是,現在的林家對于秦逸塵來說,那絕對是龐然大物,無法抗衡的。所以,若到時候要與林家起沖突的話,他也要有自保之力才行。

    就這樣,一直持續到太陽升起。

    進房洗刷之後,秦逸塵換了一身衣服走了出來。

    才出院子,他便看到李元霸那大塊頭提著他那把大錘‘ 當’‘ 當’地走了出來。

    “怎麼,李家主找我有事?”

    看到李元霸,秦逸塵還以為是李元飛找自己,故而問道。

    “大哥沒找你,不過,他說你今天應該會出去,所以我就過來了。”

    李元霸憨憨的撓了撓腦勺,笑著說道。

    “哦,那走吧,我正好要出去逛逛。”

    有這麼個護衛送上門,秦逸塵自然不會拒絕。

    穿梭在人群當中,秦逸塵也是被無數道詫異的視線掃視而過。

    原因無他,就是因為他身後的李元霸實在是太顯眼了,那一柄巨大的錘子便是活生生的招牌。不過,在宣雲城中,這些人還是第一次見到李元霸居然如此老實的呆在別人身後,充當護衛的角色。

    這讓的許多人都暗暗猜測其秦逸塵的身份來。

    “看來下次不能帶著家伙出來……”

    面對那一道道詫異與驚訝的目光,秦逸塵雖然面不改色,但是卻也暗嘆一聲。

    這家伙實在是太顯眼了,他就算想做什麼事情,也肯定會被鬧的眾所周知。

    “看什麼看,都滾一邊去!”

    就在他不急不緩的找尋藥材店之時,一道道急促的呵斥之聲從他前方傳來,在他左側前面不遠處的人群,也因為這呵斥之聲後退不少,引起一陣不小的混亂。

    “什麼人這麼霸道?”

    秦逸塵眉頭微微一皺,不僅沒有遠離那里,反而是主動對著那聲音來源處看了過去。

    在人群當中擠動的他,很快就引起不少不滿的謾罵聲,不過,那些不滿的謾罵在看到他身後提著巨大錘子,瞪著一雙牛眼的李元霸後,都是悻悻的縮了回去,不敢再抱怨半句。

    也正是因為有李元霸在,秦逸塵很輕松的就擠到了這人群當中,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個摸約五米左右的空地,在那空地之上,有著五六個護衛,還有一個身穿白色衣袍的青年,此時,他們一群人正將一個看上去十幾歲的少女給圍在中間。

    這少女雖然身穿破舊布衣,但是卻依舊遮掩不住她那清秀的外貌,這或許,就是這個事件的起因吧。

    “臭丫頭,你那賭鬼老爹已經把你賣給我了,再敢反抗,信不信老子爽完之後,把你丟進窯子里面!”

    那白色衣袍的青年指著那少女大聲的呵斥著,在他身邊的幾個護衛,也都是目光不善的盯著她。

    根本不用秦逸塵打听,他便是從圍觀的人群口中得知了那個白袍青年的身份。

    這青年是宣雲城一個放高利貸財主的兒子,名為曾劍。

    他們曾家,在宣雲城雖然比不上李家,林家這種頂尖勢力,不過在城內也有一席之地。

    而在曾劍身前的那個少女,則是一個賭徒的女兒,那個賭徒借了高利貸後,無錢抵債,便是將自己的親生女兒給賣了出去。

    這種事情,在宣雲城中,雖然並不算多常見,但是,偶爾還是會發生,對此,有人同情那少女,但是卻沒人敢上去阻攔,生怕熱麻煩上身。

    “啪!”

    又是一記響亮的耳光,那個少女直接被曾劍一巴掌給甩倒在地,他口中還罵罵咧咧的,“看你以後再敢跑……”

    “求求你,放過我吧,只要你肯放過我,我會盡力賺錢還你的……”

    那個少女被甩倒在地時,五個清晰的手指印便是在她臉龐之上浮現了出來,她那整邊左臉都是有些浮腫了起來。

    “還?就你那點能耐,賺的錢還不夠還利息,你怎麼還我?還是乖乖的跟本少走,若是本少心情好,說不定以後還會讓你少受點苦。”

    面對她的求情,曾劍沒有半點想要放過她的意思。

    “拖走!”

    而後,他根本不理會這少女的哭喊,不耐煩的呵斥一句後,在他身後走出兩名身強力壯的護衛,直接一左一右走到那少女的身邊,拖著這個少女就要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