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4章 你沒資格
    “立成大哥。”

    見是肖立成,李靈燕也與他打著招呼。

    畢竟是比自己還優秀的人,而且顏值也頂尖,所以,對于肖立成曖昧的態度,李靈燕雖然沒有接受,但是也沒有拒絕。

    “他是誰?”

    在目光轉到秦逸塵身上後,略微打量了幾眼後,肖立成開口問道。

    “他啊。”

    一提秦逸塵,李靈燕臉上的神色就有些變化,帶著三分嘲諷七分調侃的說道,“這是我爹請回來的煉丹大師!”

    她將‘煉丹大師’四個字咬的特別重,成功的吸引了二樓眾人的注意。

    秦逸塵很無奈。

    看來,如此他表現不好點的話,在這大小姐的眼里,他就要坐實騙子的名頭了。

    “煉丹大師?”

    肖立成微微錯愕的少許,再次打量了一遍秦逸塵,發現,後者似乎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特別那一身布衣,在這站著,尤為刺眼。再看李靈燕那一臉的不忿,旋即差不多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傲然一立,故作瀟灑的道,“既然小兄弟是家主請回來的大師,那立成也想向大師討教討教煉丹的經驗。”

    “討教?”

    秦逸塵沒給他好臉色,輕呵一聲,道,“你沒那個資格。”

    他說的的確是事實!

    如肖立成這種天賦,他根本看不上眼。

    但是,這話听在眾人的耳中,那就不一樣了。

    哪怕是連李靈燕也沒有想到,方才在自己面前還溫溫順順的一個人,眨眼楮,竟然變的如此張狂,自大。

    二樓那些煉丹學徒,直接都驚呆了,滿臉愕然。

    要知道,站在秦逸塵面前的,那可是肖立成啊!

    哪怕是冉睿大師,那都對其贊賞有加,而這不知來歷的家伙,竟然說人家沒資格向他討教。

    這簡直是狂妄到沒邊了。

    “你!……”

    肖立成臉上溫雅瀟灑的笑容不見了蹤跡,滿臉陰沉的盯著秦逸塵,口中輕呵一聲道,“我肖立成雖然不才,但是卻在十八歲那年就成為了煉丹師,如今,煉丹經驗也有一年,不知道你這位大師,又有何成就?”

    十八歲成為煉丹師。

    這是一個巨大的榮耀,頂著這個光環的他,無論是在宣雲城,還是在李家,都是極為耀眼的存在。

    “我還不能煉丹。”

    秦逸塵不咸不淡的說著,那理直氣壯的模樣,引來諸多嘲諷的目光。

    連李靈燕都覺得,他是不是腦子瓦特了。

    你不能煉丹,這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嗎?

    面對這些嘲諷與異樣的目光,秦逸塵顯得很淡然,對著那一臉得意的肖立成加了一句,“不過,我能煉制六品藥液,你能嗎?”

    “嗯?六品藥液?”

    肖立成微微一怔,旋即滿是嘲諷的道,“大師不愧是大師啊,這宣雲城,能煉制六品藥液的人不足一只手之數,想不到大師如此年紀輕輕,就已經達到了冉睿大師那個高度了,立成自愧不如,甘拜下風啊!”

    他一席話,卻是說出了眾人的心聲。

    他們這些學徒,靠著高品質的丹爐,能提煉出三品藥液,那已經是極限了。在沒有凝聚神珠成為真正的煉丹師之前,無論你用的丹爐有多好,依然無法煉制四品藥液。

    哪怕是被稱為煉丹天才的肖立成,他煉制出四品藥液的成功率也很低。

    五品藥液,那必須如冉睿這種級別的煉丹大師才能煉制,若是六品,哪怕是冉睿,也要費盡全力才行,而且,也不是說次次都能達到六品的程度。

    而眼前這不過是十幾歲的家伙,竟然說自己能煉制六品藥液,這簡直是荒天下之大謬!

    不過,他們卻不知道,就是因為秦逸塵能隨意煉制六品藥液,所以,才讓冉睿也對他以大師相稱。

    “唉……”

    感受著他們的目光,秦逸塵暗嘆一聲,也沒多說什麼,直徑走向藥架,拿起一個竹木籃子,裝起藥草來。

    他隨意的在藥架間走動,每拿起一些藥草,都是直接丟進籃子內,讓眾人看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等等。”

    就在秦逸塵要將藥草倒進一個空著的丹爐內的時候,李靈燕阻止了他,“你稱都沒稱,怎麼可以如此魯莽,你不知道,差之一毫,都有可能會引起炸爐的嗎?”

    秦逸塵這種舉動,在他們看來,完全是一個根本就不會煉丹的人,或者,他根本就沒有接觸過煉丹。

    因為,任何一個學徒,他們的第一堂課,就是練習用稱稱藥!

    若是這點做的不夠精確,那根本無法進行下一步。

    “大師,你還是稱一稱吧,這些丹爐,可個個都是人階的,價值可不便宜啊。”

    肖立成也在一旁幸災樂禍,此時,他完全已經將秦逸塵當做是個笑話在看了。

    他還真沒听說,有誰煉制藥液丹藥不用稱的。

    “我沒有用稱的習慣。”

    秦逸塵淡淡一笑,直接將籃子里面的藥草一股腦全部倒進丹爐內。

    “你這人怎麼能這樣!”

    看著那自顧自生火煉藥的秦逸塵,李靈燕氣得直跺腳,瞪著眼楮看著他。

    雖然說一個丹爐,並不能給李家帶來多大的損失,但是無緣無故炸掉一個,那要煉制多少藥液才能賺回來啊?

    “好了!”

    就在眾人要一齊聲討的時候,秦逸塵收回了放在丹爐上的手掌,沖著李靈燕一笑,然後,便慢悠悠的朝著樓梯走去。

    “什麼?”

    眾人臉上都是一臉迷茫。

    什麼叫好了?

    難道……

    看著那抱著後腦勺離去的秦逸塵,李靈燕從不忿中清醒過來,目光放在那個丹爐上,猶豫了少許,才掀開蓋子。

    頓時,一股藥香撲鼻而來,讓的碎碎念的眾人齊齊將目光集中過來。

    “這……”

    看著丹爐內的情況,李靈燕目瞪口呆,小嘴張合間,卻連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

    從秦逸塵生火開始到現在,絕對沒有超過兩分鐘時間,原本,她已經在等待炸爐,而且想著,等炸爐後,然後再讓她爹將這個騙子逐出李府。

    如此短暫的時間,讓李靈燕感覺,這家伙或許是知難而退了,怕炸爐後引起他難以承擔的後果,但是,她卻沒有想到,丹爐內,竟然是幾乎清澈見底的藥液!

    是純藥液,沒有一絲藥渣!

    也就是說,秦逸塵,在那極短的時間內,將那些藥草,成功煉制成藥液了,而且,以這藥液的純度來看……至少是五品以上的藥液!

    “嘶……”

    頓時,周圍便是響起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那一雙雙眸子內,除了錯愕之外,就是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