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11章 李元霸
    “冉大師覺得,這三樣配方價值如何?”

    在冉睿緩緩的平靜下來後,李元飛才出聲詢問道。

    “若有此三樣配方,你李家十年內,能入駐王城!”

    冉睿思索半響,很冷靜的分析道。

    入駐王城。

    四個字,讓李元飛內心顫了顫。

    這是他們李家幾代人的夢想,難道,就要在自己手中實現了嗎?

    “去叫二爺過來!”

    李元飛當下就做了個決定。

    林家什麼的,此時在他心中統統都算個屁,誰也別想攔著他李家入駐王城的道路。

    “家主,這位大師,現在何處,冉某想要去拜訪拜訪這位大師,請教一些問題。”

    冉睿搓著手,語氣不再是剛進門那時候的盛氣臨人,而是偏向請求了,由此可見,他心中的急切。

    “那位大師此時不在宣雲城。”

    李元飛安慰著急眼的他,“冉大師放心,我已派人去叫我二弟,讓他去接那位大師前來。”

    冉睿再急,也沒有辦法,只能拿著那瓶氣血液觀察琢磨著。

    “大哥,你叫我作甚?”

    不多時,一個粗獷的聲音響起,接著一個五大三粗的黑臉大漢,扛著一個籮筐大的黑鐵大錘,從外面走了進來。

    這人正是李家二爺,李元霸!

    雖然他只是大武師大成境界,但是,憑借一身神力,他硬是一錘子砸死過大武師巔峰境界的強者。

    “砰!”

    錘子一落地,結實的地板上便裂開了一道道裂痕,可見,這一柄大錘的重量並不輕。

    “我說二弟,你下次進來的時候能不能不要扛著你那東西了?你又不是進來打架的。”

    看著那裂開的地板,李元飛心疼的直咧嘴。

    “嘿嘿,習慣了,這玩意,我睡覺都帶著,不在身邊,我不舒服。”

    李元霸嘿嘿一笑,撓了撓頭。

    李元飛無言以對,而後,將叫他來的目的告訴他。

    听到能去外地,李元霸二話不說,扛著錘子就出發了。

    ……

    玉溪城,一家客棧內。

    “他們兩個還沒回來嗎?”

    林石駿在客棧內來回踱著腳,顯得有些不安。

    他昨夜派出跟隨在他身邊的兩個武師巔峰的強者,去殺林傲天,但是已經到中午了,卻還沒有音訊傳來,這讓他現在極度不安。

    “少爺。”

    先前那個打探消息的人闖了進來。

    “那邊情況如何?”

    林石駿急促的問道。

    “林家那邊一切如常,似乎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那人小心翼翼的回答著。

    “不可能,他林傲天有什麼本事能對付兩個武師巔峰的強者?!”

    林石駿臉上寫著不信,但是,他心底卻已經確定,那兩人,已經出事了。

    若不然,他們兩人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走,回宣雲城,這件事情,只有讓父親派人來處理了。”

    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父親也處理不了的。”

    秦逸塵帶著那兩個大武師境界的強者走了進來。

    很顯然,他就是跟著那個打探消息的家伙過來的。

    “你是什麼人?”

    林石駿目光掃過他身邊的那兩人後頓時眸光一顫,下意識的退到他身邊的那個老者身後。

    這可是他唯一的依仗了,也是他父親派在他身邊的唯一一位大武師境界的強者。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殺我宣雲城林家的人,你們可知道我父親是誰?!”

    他抬出林家,試圖鎮住秦逸塵。

    “你父親,不就是那忘恩負義的大尾巴狼林傲情那個畜生嗎?林老爺子真是瞎了眼了,竟然收養了一頭喂不熟的畜生!”

    秦逸塵嗤笑一聲,在他震驚的目光下,將這種連林家內部的人都不知道的隱秘說了出來。

    “勞煩兩位大哥,一個不留。”

    與身邊的兩位大武師強者打了個招呼後,秦逸塵走出門去,然後輕輕的將門關上。

    他現在可還是個純潔的小少年,哪里能見那種血腥的場面。

    ……

    “你就是我大哥讓我接的那位什麼什麼大師?”

    李元霸瞪著一雙熊眼,看著眼前不過是十五六歲的秦逸塵,話語中滿是不信。

    “如假包換!”

    看著這個大塊頭,秦逸塵的嘴角卻是流露出一抹不為人察覺的弧度。

    這,才是他真正要靠近李家的緣故。

    李元霸這個人物,在一萬年後,那可是讓諸多武聖都聞風喪膽的存在。

    一身神力,一把大錘,無人可擋,被稱之為……蠻聖。

    秦逸塵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與之交好的機會。

    “跟我走吧。”

    李元霸郁悶了半天,才嘟囔了一句。

    隨後,林傲天一群人,外加秦逸塵父母一同坐上馬車,連拍賣會都不參與,就直奔宣雲城而去。

    “大個頭,你這錘子有多重?”

    一路上,秦逸塵與李元霸套近乎。

    “八百斤!”

    李元霸甕聲甕氣的說著,臉上盡是自得。

    “我這有套霸王錘武技,你要不要?”

    秦逸塵露出了他的狐狸尾巴,想來個武聖養成。

    “我才不稀罕……等等,咦,好像很霸氣的樣子啊。”

    李元霸正不屑一顧,但是,在瞅到秦逸塵遞出的那張紙上畫的兩個揮錘姿勢後,眼楮就再也離不開了。

    “ !……”

    一聲巨大的響聲響徹,整個車隊的人都感覺自己腳下震了震,都還以為地震了呢。

    “哈哈,爽,霸氣,我喜歡!”

    隨後,李元霸那粗獷聲線的笑聲便是傳來。

    你能不喜歡嗎。

    秦逸塵這只小狐狸笑的很開心。

    因為,他拿出的正是李元霸之後的成名武技,霸王錘。

    “你這小個子,夠朋友,我喜歡,以後,誰敢欺負你,你報我名字,看爺爺我不砸碎他的骨頭!”

    李元霸走過來後,大大咧咧的拍了拍秦逸塵的肩膀,差點沒拍的他吐血。

    “嘿嘿……”

    看秦逸塵那痛苦的模樣,李元霸尷尬的嘿嘿一笑,然後又湊過臉來,問道,“還有沒有,俺感覺還不盡興啊,有些力沒使出去,俺覺得渾身不舒服。”

    不愧是自己的武技。

    秦逸塵感嘆道。

    李元霸這武技,在他自己手中,絕對是聖級的,但是,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沒辦法發揮出這套霸王錘的威力,還不如去修煉一套人級武技。

    畢竟,誰沒事會去拿個八百斤的錘子去砸人啊?

    “有,不過,我現在暫時還沒想出來。”

    為了將他綁在自己身邊,秦逸塵無恥的留了後手。

    這套霸王錘也是花了李元霸幾千年的時間才完善的,他根本不急,只需要一點一點的放給這家伙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