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5章 晚歸
    “在下愧不敢當……”

    林傲天滿臉是汗,還以為自己在什麼地方得罪這兩位大人物了。

    他根本沒有煉丹上的天賦,只是有幾張配方,所以能煉制一些尋常藥液,維持家族的發展。

    “林大師,是這樣的,我們想收購你們林家手中那份改進後的回元液配方,不知道可不可行?”

    李戶這位珍寶樓管事,有史以來第一次如此小心翼翼,慎重其事的對待一個人。

    “改進的回元液配方?”

    林傲天與秦浩然兩人對視一眼,都是滿頭霧水,听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林大師放心,我珍寶樓,絕對會給出合適的價格!”

    他們沒有反應,反倒是讓李戶有些不安了。

    身為珍寶樓的人,他太清楚那張配方的重要性了,只要能收到這張配方,他就有希望被總部調回省會城市去。

    “這個……李管事,林某不太明白,你們想要的是什麼,至于回元液,這些,便是林某今早煉制的……”

    林傲天听的是迷迷糊糊,所以,指著藥品架子上的那些回元液說道。

    蔡新環一听,便拿起一瓶,略微一聞後,頓時眉頭便皺了起來,隨後,他拿出一瓶秦逸塵煉制的回元液來,對他問道,“這瓶回元液,難道不是出自你手嗎?”

    林傲天搖了搖頭。

    就看那清澈的程度,很顯然不是他能夠煉制的。

    頓時,李戶與蔡新環面面相覷,局面變得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據他們觀察,林傲天絕對沒有騙他們,也就是說這改進後的回元液,不是他煉制的。

    那會是誰煉制的呢?

    “難道,他在戲耍我?”

    李戶有些疑惑了。

    的確,那種逆天的配方,不可能出現在這些小藥鋪。

    只不過,在想到當時秦逸塵與林妙涵的穿著,似乎,也並不是出自什麼大富大貴之家,如果是大家族的小姐,怎麼可能連個像樣的首飾都沒有。

    “那還有其他人在府上煉制藥液嗎?”

    李戶有些不死心的問道。

    “這個……實不相瞞,因為只是些初級藥液,所以,小女也經常協助我煉制……”

    這問的林傲天都有些不安了,還以為是藥液出了問題,人家找上門了。

    “哦。”

    頓時,李戶眼眸內出現一抹亮光,隨即形容了一番林妙涵的穿著,年齡與長相。

    “那正是小女。”

    林傲天猶豫再三,看他們也沒帶護衛,應該不是找茬,便點了點頭承認了下來,不過,依舊顯得有些忐忑。

    李戶深深的吸了口氣,對著蔡新環點了點頭後,才對著他繼續問道,“那令千金現在何處?”

    只要能找到林妙涵,他相信,一切都會水落石出。

    讓他印象最深的,就是站著林妙涵身邊的那個少年,哪怕是見到自己,也不動聲色,而且敢獅子大開口,看著那少年臉上的笑容,李戶竟然有種被那少年看透的錯覺。

    而且,只怕這改進的回元液,與那少年有著直接的關系。

    隨後,林傲天只能暫時關閉藥鋪,與秦浩然一同帶著這兩位大人物來到了林家。

    林家,也就是個大一點的院子,在院子里面,幾個女子正在做些針線活,嘰嘰喳喳的不知道在聊些什麼。

    秦逸塵的母親與林妙涵的娘親都在其內,不過此時,她們兩人都顯得有些愁眉不展。

    尤其是看到自家的男人這麼早就回來後,兩人都是站起身來。

    “妙涵在哪?”

    林傲天直接問道。

    “妙涵和小塵出去了,還沒回來……怎麼了這是?”

    林妙涵的母親回答著,在看到他們身後兩位身穿華貴衣飾的人後,顯得有些惶惶與慌亂。

    “沒事,別瞎想。”

    安慰了一句後,林傲天便是帶著兩人走向大廳內。

    而在听到是兩人出去後,李戶更加肯定心中的猜測了,難免有些激動。

    不過,林妙涵與秦逸塵還沒有回來,他們也只能干等著,在閑聊過程中,李戶有意無意的詢問著秦逸塵的狀況。

    直到近黃昏之時,秦逸塵才和林妙涵一同回到了林家。

    跟著秦逸塵逛了一天,得來的三百銀幣,已經被他們花去了兩百多,準確的說,是秦逸塵強硬要給她買一些小首飾,雖然心疼錢,但是看著手中漂亮閃耀的首飾,林妙涵還是有些愛不釋手。

    “塵兒。”

    “丫頭。”

    才是進門,兩人的母親就迎了上來,告訴他們大廳內有兩位大人物在等他們。

    “哦。”

    秦逸塵也沒想到這李戶竟然如此著急,安慰了他娘親杜冰蘭幾句,示意她放心後,便是與林妙涵一同走進大廳。

    “小兄弟,我們又見面了。”

    見秦逸塵進來,李戶站起身來,心中重重的松了口氣。

    總算是找到人了。

    而蔡新環卻是皺了皺眉頭。

    兩人都太年少了,看上去也很普通,並沒有什麼奇特之處。

    難道,就憑這兩個小鬼能搗鼓出六品藥液來?

    反正,他是怎麼也不會相信的。

    畢竟,身為煉丹師的他,也從沒煉制出六品藥液過,最高,也就五品。

    “涵兒,那個藥液,你們是怎麼得來的?”

    林傲天自己也好奇,便是直接對林妙涵問道。

    經過一下午的聊天,他才知道自己女兒兩人到底做了什麼事。

    六品藥液啊。

    他自然也清楚代表的是什麼。

    “是逸塵練的啊。”

    林妙涵忽閃著大眼楮,如實的說道。

    一句話,頓時,讓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秦逸塵身上,那一雙雙目光內,充斥著震撼與不可置信。

    對此,秦逸塵只能無奈的摸了摸鼻梁。

    原本他還想隱藏一下,畢竟,鋒芒太露的話對他來說並不是件好事。

    “小姐,你可不要胡說,我家塵兒哪有那本事。”

    震驚過後,秦浩然搖了搖頭。

    自己的兒子,自己清楚,雖然很聰慧,但是,若說他能煉制出六品藥液,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和秦浩然一樣,所有人都滿是狐疑。

    “我親眼看見他煉出來的啊!”

    見他們不信,林妙涵俏臉憋的有些緋紅,旋即就將在煉丹房發生的事一一道出。

    接著,她就看到眼前的長輩與那兩個大人物張開的嘴巴,再也合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