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章 天降餡餅
    “等等。”

    在秦逸塵與林妙涵要走的時候,老者再次叫住他們,一臉和善的說道,“老朽李戶,添為這珍寶樓的管事,兩位,若是以後還有這種藥液的話,我珍寶樓,出三十銀幣一瓶,如何?”

    “三十一瓶?”

    林妙涵原本還以為他要反悔了,誰知道,又是一個大餡餅砸了下來。

    秦逸塵這一次一共煉制了十五瓶,這豈不是說,還能換取到三百多銀幣?!

    成本不到八個銀幣的藥草,竟然賣出了如此天價!

    她整個人都暈乎乎的。

    “少于五十銀幣不賣!”

    秦逸塵淡淡一笑,在李戶即將變色的時候,留下一句,“這可不是普通的回元液,如果要買,自己到西巷林家藥鋪來!”

    說罷,他便拉著林妙涵走了出去。

    他相信,珍寶樓的人,很快,就會來找他了。

    莊幕雲石化了!

    三瓶藥液,竟然賣了三百銀幣!

    而且還長期三十銀幣一瓶收購!

    但是,秦逸塵那家伙竟然拒絕了!

    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了。

    “走了狗屎運了!”

    莊幕雲狠狠的哼了一聲,也走了出去。

    他當然不會認為這六品藥液是林家的人煉制的,如果林家的人真能煉制,那早就躋身進入玉溪城三大家族了。

    “你給我好好做事!”

    李戶瞪了中年男子一眼後,拿著三瓶藥液,快速的走向煉丹房。

    他雖然聞出來這回元液與普通回元液有些不同,但是,具體那里不同,還要詢問那位供奉才行。

    “砰!”

    煉丹房的門是被直接踢開的,這直接讓的原本在煉藥過程當中的珍寶樓首席供奉大師,蔡新環,直接暴起,就要罵人。

    “老蔡,你看看這是什麼。”

    李戶直接拔開一瓶回元液遞到他面前。

    “六品回元液?”

    蔡新環一怔,旋即眉頭一蹙,深深的吸了幾口後,喃喃道,“好像有些不同……”

    說著,他輕飲一小口。

    半分鐘後,這位珍寶樓的首席煉丹大師一臉震驚的睜開眼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抓住李戶的衣領,喝問到,“這回元液哪來的?”

    “呃……”

    還在等待結果的李戶有些茫然的看著,這位一直都以冷靜據稱的供奉大師,不懂他在發什麼癲。

    “快說啊,是哪來的。”

    就猶豫了那一秒,他就被蔡新環噴了一臉的口水。

    “剛才收購到的,我感覺有些不太一樣,所以就拿來了。”

    李戶感覺出來了,肯定是這回元液有問題。

    “這何止不一樣!”

    蔡新環激動的滿臉通紅,他幾乎是用吼著說道,“你知不知道,這回元液多久就開始發揮藥性了,我告訴你,半分鐘,不對,二十幾秒,二十幾秒就開始發揮藥性了!”

    “什麼?”

    熟知這些的李戶,頓時一臉震撼。

    回元液,是最低端,最基礎的藥液,原因,就是因為,它的存在太過雞肋。

    當然,並不是說回元液的功效不行。

    而是,五分鐘之後才開始發揮藥效,就是回元液最大的缺陷所在。

    試想,若是真的到元力耗盡的時候,誰會給你那個時間去慢慢恢復?

    因為雞肋,所以,它的價格,是所有藥液里面最低的。

    但是,若在二十幾秒內就能發揮功效呢?!

    這一刻,李戶終于明白,為何在他自己認為已經是最高價格收購的時候,秦逸塵會拒絕了。

    這藥液,哪怕是許多丹藥,都無法比擬啊!

    五十個銀幣,絕對是自己佔便宜,哪怕是一百銀幣,那也是自己佔了天大的便宜!

    若是用這個配方,煉制成丹藥呢?!

    “嘶……”

    頓時,李戶就倒吸一口涼氣。

    “快,快去西巷……”

    “等等我……”

    接著來,珍寶樓的人便看到他們終身難忘的一幕。

    他們的沉著穩重的管事,與他們的那位高高在上的供奉大師,前追後趕的跑了出去,完全不注意自己的形象,那模樣,就如是要去搶劫一樣。

    ……

    秦逸塵自然清楚那改進後的回元液會帶來多大的轟動。

    他這麼做,原因很簡單,若他身後沒個依仗,而將這回元液放在林家藥鋪出售的話,那非但不能給林家帶來巨大的利潤,反而,會給林家帶來毀滅性的災難。

    但是,珍寶樓不同。

    珍寶樓,可是這東華省會內十二大城池最大的商行之一。

    若是有珍寶樓保駕護航的話,那他自然就不會有後顧之憂。

    比起秦逸塵的淡然,林妙涵到現在都還沒緩過神來。

    三百銀幣啊,三百銀幣!

    而且還是長期合作關系……

    她轉過頭,看著那帶著一抹淺笑的秦逸塵,有些發呆。

    他,真的不同了。

    “妙涵姐,我們去那邊逛逛吧。”

    能再次見到這個讓自己情竇初開的女孩,秦逸塵顯得興致十足,不分由說,拉著林妙涵便是朝著一間首飾店走去。

    他們兩個是逛的很開心,但是,西巷林家,卻是炸開了鍋。

    李戶與蔡新環來到西巷,很快,就打听到了林家藥鋪所在。

    這個時候,在藥鋪的,是林家家主林傲天,而身為他的護衛的秦浩然自然也跟在他旁邊。

    “唉……”

    看著對面生意火爆的莊家,林傲天嘆息連連。

    若長此下去的話,那林家,就沒辦法在這生存下去了。

    正想著,李戶與蔡新環便就來到了藥鋪前。

    “請問,這里是西巷林家藥鋪嗎?”

    李戶壓住心下的激動,客氣的對著林傲天問道。

    “是。”

    看著兩人的穿著,林傲天明顯愣了愣,但是還是點了點頭。

    他不明白,難道這些有錢人,還要來這種小巷買東西?

    “鄙人是珍寶樓管事,李戶。”

    因為那六品藥液的緣故,李戶格外客氣的自我介紹,同時說道,“這位,是我珍寶樓的供奉,蔡大師。”

    “什,什麼?珍寶樓的管事?!”

    林傲天與秦浩然頓時都站起身來,一臉驚愕的看著眼前的兩位大人物。

    珍寶樓管事,那可是玉溪城內那些大家族家主,見了都要客客氣氣的存在,屬于那種他們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而珍寶樓的供奉,那不是玉溪城有數的幾位煉丹大師嗎?!

    他們簡直無法想象,這兩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竟然會站在自己面前客客氣氣的與自己打招呼。

    “請問,這藥鋪的藥液,是出自誰之手?”

    蔡新環按捺不住,有些急促的詢問道。

    “呃……正是本人煉制。”

    林傲天怔了怔後,還是回答道。

    “人不可貌相!”

    仔細的打量了他一番後,李戶與蔡新環同時感嘆。

    “蔡新環,見過林大師!”

    接下來蔡新環的一句話,頓時又讓林傲天蒙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