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3章 天價藥液
    “我說林妙涵,不如,你跟我回莊家,做我的第四房小妾,到時候,本少爺我還會虧待你這美人兒不成?”

    莊幕雲的目光在林妙涵那凹凸有致的身軀上掃視著,口中嘿嘿直笑。

    一番話,讓的林妙涵臉色憋的通紅,怒視著一臉無賴的他。

    “一只瘋狗而已,妙涵姐,別理他,我們走。”

    對于這種小角色秦逸塵根本懶得理他,現在的他,想要壓垮莊家,簡直易如反掌。

    只不過,他現在並不想鋒芒畢露,畢竟,他還沒有成長起來,若是被有心人盯上的話,那會帶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站住!”

    莊幕雲攔在他前面,陰沉沉的瞪著他,“你說誰是瘋狗?”

    “這位公子,請別妨礙我珍寶樓的客人。”

    那侍女開口提醒了。

    雖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是,以她的眼光,自然分辨的出,秦逸塵手中的那瓶藥液,至少是五品以上。

    能夠煉制出五品藥液的人,整個玉溪城也沒有幾個,哪怕是珍寶樓,也就那位高高在上的供奉大人,才做的到。

    雖然,她不清楚秦逸塵手中的藥液是怎麼來的,但是,能擁有這種品質藥液的人,身份應該也不簡單。

    “客人?”

    莊幕雲微微一愣,旋即目光才是落在了秦逸塵手中的瓶子上,先是一怔,旋即嘲諷道,“你們林家的那些殘次品,也敢拿到珍寶樓來賣?”

    他對林家也算知根知底,哪怕是林妙涵他爹親自煉藥,能出三品藥液的幾率也很低。

    若是沒超過三品以上的藥液,珍寶樓,是絕對不會收的。

    “這不勞你費心。”

    秦逸塵瞥了他一眼,沒再理他,拉著林妙涵,朝著售物處走去。

    “哼,我看你們怎麼收場!”

    莊幕雲冷哼一聲,也跟了上去,想要在他們被趕出珍寶樓的時候,落井下石。

    比起外面的火熱,售物處這里就顯得有些冷清了,就一個中年男子坐在那里打著哈欠。

    畢竟,不是什麼東西珍寶樓都收。

    “你們要賣什麼?”

    被吵醒,那中年男子顯得有些不耐煩。

    秦逸塵沒有說話,拿出一瓶回元液放在他身前的桌面上。

    “哈哈,你林家不會拿瓶清水來這賣吧?”

    跟過來的莊幕雲看到那幾乎是透明的回元液,先是一愣,旋即大笑出聲,讓的林妙涵緊張的手心冒汗。

    雖然秦逸塵表現的很有自信,但是,她可是清楚,這回元液是由藥渣煉制而成的,真的會是五品以上的藥液嗎?

    “小家伙,你不會是來消遣我的吧?”

    看著那清澈見底的藥液,那中年男子本來就不好看的臉色變的有些陰沉。

    就這藥液的清澈的顏色來看,至少是五品的藥液!

    但是,他卻清楚,哪怕是他們頭上那位高高在上的供奉大人,想要煉制一瓶五品以上的藥液,也很費勁。

    而且,比起煉制藥液來說,為何一位煉丹師要將精神力浪費在煉制藥液上呢?

    而除了真正的煉丹師,誰能煉制五品以上的藥液?

    所以,他直接將秦逸塵當成是來搗亂的人。

    “小青啊,你跟著我身邊這邊久了,難道連這點眼光都沒有嗎?”他訓斥著那位侍女。

    看到這一幕後,莊幕雲滿臉的幸災樂禍,而林妙涵則俏臉有些發白。

    “你確定你不收嗎?”

    秦逸塵依舊不動聲色,嘴角反而流露出一抹玩味。

    “你煩不煩……”

    “小章子,今日收到什麼沒有?”

    正在那中年男子要叫侍衛趕走秦逸塵的時候,一個背部微駝的老者從售物處的小門走了出來。

    看老者那微蹙的眉頭,不難看出,他現在正遭遇著什麼難事。

    他正是這玉溪城珍寶樓的管事,而最近,珍寶樓正在籌辦一場拍賣會,想要以此一舉壓下其他兩大交易行。

    不過,據秦逸塵所知,當初珍寶樓這次拍賣會因為並沒有收到特別吸引人眼球的異寶,再加上另外兩家交易行的搗亂,導致大半物品流拍,讓珍寶樓損失慘重,幾年後才恢復元氣。

    “沒……”

    見到這老者後,那中年男子頓時一改疲態,正要搖頭時,卻發現老者的目光停放在他桌面上的那瓶藥液上。

    “這是……”

    老者走了過來,拿起桌面上的那瓶回元液,然後扒開瓶塞,頓時,一股藥香便蔓延開來。

    “五品回元液,不對,應該是六品回元液。”

    老者聞了聞之後,頓時詫異的出聲。

    只是一聞,一看,就判斷了出來,可見這老者也是精通藥理的人。

    “什麼?”

    那中年男子滿臉愕然,莊幕雲也好不到哪去。

    六品藥液,哪怕是玉溪城內的那些所謂的煉丹大師,也絕對煉制不出來。

    而原本一臉失望的林妙涵頓時抬頭,無比震撼的看著身邊的秦逸塵。

    六品藥液?!

    她與這些人不同,包括這位管事老者在內,最多是好奇,他們兩人是怎麼得到的這瓶回元液的,但是,她,卻是親眼看到這些回元液的誕生!

    用些藥渣,加了幾根藥草,就成了六品藥液?!

    若不是親眼看到整個過程,林妙涵是怎麼也不會相信的。

    “這怎麼可能?”

    她張開的小嘴,怎麼也合不上了。

    “既然你珍寶樓不收,那我只好去別的地方問問了……”

    秦逸塵故作嘆息一聲,就要拿回那瓶回元液。

    一句話,就讓的那中年男子臉色一變。

    他很清楚,六品藥液,代表的是什麼。

    就算大部分都買不起這種價格堪比丹藥的高品質藥液,但是,六品藥液這個名頭,就足以吸引許多人的注意。

    現在正在籌辦拍賣會的珍寶樓缺的是什麼,缺的就是吸引人眼球的東西。

    而他,竟然把這種東西往外推……

    “這位小哥,這藥,你開個價,我珍寶樓收了。”

    老者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中年男子後,才換上一臉誠懇,對著秦逸塵說道。

    “呵呵,一百銀幣!”

    秦逸塵淡淡一笑,伸出一根指頭晃了晃。

    “你簡直是在敲詐!”

    那中年男子憋的滿臉通紅,憤怒的叫道。

    一百銀幣,那已經可以購買到一枚普通的丹藥了,誰還會拿這冤枉錢去買藥液啊。

    “你給我閉嘴。”

    老者真想一耳刮子抽死這家伙。

    這若放在平時,他自然也不會收,但是,現在這種時候,哪怕秦逸塵叫兩三百銀幣,他也一樣會買下。

    “小哥,這藥,我們收了。”

    “我改主意了。”

    在他要掏錢的時候,秦逸塵再次拿出兩瓶來,笑意盈盈的道,“三瓶一起賣,不單賣!”

    三瓶藥液,賣三百銀幣!

    哪怕是莊幕雲都想罵娘了。

    這何止是敲詐啊,這簡直就是赤果果的搶錢啊!

    “我收了!”

    老者一咬牙,直接敲定。

    “妙涵姐,你收好。”

    當秦逸塵將漲鼓鼓的錢袋遞給林妙涵的時候,她還沒反應過來。

    一些藥渣,轉手竟然賣了三百銀幣,這可是她林家整整半年的收入,還要生意好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