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八十二章 视频在网上疯传
    五星级酒店的早餐很丰盛,可惜不是自助早餐,否则还能再上一个档次。

    秦泽和苏钰九点过来吃早餐,已经过了客人最多的时间段。他一个人打了三个人的量,坐在靠窗的位置,摘掉口罩,不摘墨镜,狼吞虎咽。

    许耀也在,一个人吃,见秦泽和苏钰上楼,默默把自己的早餐盘挪过来,“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秦泽没理会,埋头吃。

    他急需补充能量。

    苏钰笑容端庄:“许总坐。”

    许耀坐下来,坐在秦泽边上,目光并不是落在对面清丽脱俗的苏钰脸上,而是在秦泽帅气的脸上,他说:“秦总,早饭不能吃太多,对胃和肝都不好。”

    秦泽含糊的“哦”一声,该怎么吃继续怎么吃。

    许耀笑了笑。

    宠溺一笑。

    苏钰心里顿时敲警钟。

    老娘长这么漂亮,你竟然不看我,反而一个劲的盯着我男人,眼珠子快粘到我男人脸上了。

    这个很不正常。

    如果说昨晚“他是gay”这句话是戏言,那现在苏钰心里就有点不确定了。

    谄媚和讨好可不是这样的眼神和说话方式。

    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太怪了。

    他看秦泽的眼神,莫名其妙的,让苏钰脑海浮现一句话:父爱如山!

    见鬼的父爱如山,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吧。

    喜欢小鲜肉的老腊肉?

    她在国外待了好些年,见过不少晚风中盛开的菊花。见怪不怪了,甚至看耽美文的时候,还觉得挺唯美。

    可当有这么个疑似基佬的老男人觊觎自家男人时,她就没法接受了。

    如果不是gay,你怎么解释这个男人对秦泽没有道理的好感?

    “吃个鸡蛋吧。”许耀把一枚白煮蛋递到秦泽面前。

    “谢谢。”秦泽接过。

    白煮蛋好啊,壮阳补肾,营养丰富,最适合圣墟的男人。

    许耀笑了笑。

    苏钰眉头一皱,又来了,宠溺一笑。

    许是觉得冷落了苏钰,许耀恋恋不舍的从秦泽身上收回目光,道:“苏总年纪轻轻,有这番做为,殊为不易。”

    这句话内涵其实挺多的,许耀和苏钰虽说有过一面之缘,可上次连句话都没说,这次可以说是第一次正式认识,可他话里的语气,似乎对苏钰还熟悉。

    代表着,自家那个二货舅舅,把事情都告诉他了。

    苏钰矜持一笑。

    “苏总那个大学毕业的。”

    “耶鲁。”

    “海归啊。”许耀温和的笑了笑,“当年,我们上个大学已经难如登天,做梦都想出国,也许条件不允许。时代是越来越好了,很多年轻人囔着压力大,难出头,可他们没法想象我们那个时代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你们那个时代?

    秦妈以前倒是常说,他们那个年代,能吃饱饭就很开心了。

    上过初中就是文化人,了不起。

    那会儿城市里生活开始变好,可农村的生活依然贫穷、落后。

    干活是为了吃饭,而不是为了赚钱。

    秦泽没法想象70年代的生活是怎样,更无法理解许耀此时的神情,很复杂,似遗憾,似追忆,似痛苦,似缅怀

    尼玛的,这都能多愁善感起来?

    是触到了那根敏感的神经了吗。

    许耀和苏钰边吃边聊,出乎意料,许耀在金融这一块也能和苏钰侃个大半天。

    而关于商业方面,苏钰面对白手起家的大佬许耀,也丝毫不怵。

    这画面既视感很强,像极了苏钰和老爷子聊天时的模样。

    也就她有这份底蕴。

    换成王子衿:

    “你觉得最近实业怎么样。”

    “跟紧政策,跟紧党的步伐,政府会带领我们走向富强。”

    “那你觉得金融呢?”

    “跟紧政策,跟紧党的步伐,政府会带领我们走向富强。”

    换成姐姐:

    “你觉得实业怎么样。”

    “嘤嘤嘤?”

    “那金融呢?”

    “嘤嘤嘤?”

    分分钟把天聊死。

    “我舅舅是不是还没起床?”秦泽顺利把所有食物吃完,舒服的打了个嗝,满足。

    “应该还在睡,昨晚喝了不少酒。”许耀道。

    秦泽掏出手机,给他拨电话。

    电话响了半天才通。

    “阿泽?”许光的声音有几分嘶哑。

    “现在快九点半了,咱们还要跑一趟厂子,你赶紧起床吧,上来吃早饭。”秦泽说到这里,顿了顿,他听见电话里有女人被吵醒后嘀嘀咕咕的抱怨声。

    舅舅昨晚睡女人了!

    秦泽先是一阵心酸,他昨晚本来也可以浪一浪的。

    然后是恼怒的情绪,这种感觉很微妙。他认识的老司机很多,比如黄易聪,再比如赵铁柱。

    两人都是有家室的,但谈到这种事,秦泽可以和他们眉飞色舞。

    但舅舅是亲人,看他鬼混,秦泽心里不太舒服。

    “谁给他送的女人,姓刘的?”秦泽微怒的语气。

    “应该是”许耀苦笑一声。

    大概十分钟,满脸疲惫的许光就上来了,黑眼圈很明显。

    “你怎么不死在床上啊你。”秦泽气不打一处来。

    许光:“舅舅昨晚累了嘛。”

    秦泽冷笑:“你也就这点出息。”

    许光一愣,尴尬道:“刘总硬塞我房间来的,不好拒绝你可别跟你舅妈说。”

    “吃饭吃饭,吃完了给我带路。”秦泽懒得和他多说。

    怎么说呢,现在的商业往来,业务应酬,绝不是找一家咖啡店谈谈,或者在办公室看几分资料就能把业务做下来,要不然哪来的酒桌文化,老板们哪来一个场场的饭局。

    就宝泽投资经常来往的几家大银行,每次银行的小领导过来,李林峰接待的,第一件事先把钱打到员工账号,再让员工去银行取款。

    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

    给人家送到酒店,然后晚上开饭局,吃好喝好,叫几个优质女人,送房里去。

    这就是商业往来的基操!

    舅舅以后会遇上更多此类事件,秦泽还能一直在身边看着他不成。

    不过,等这件事搞定,舅舅就不用在外长途奔波,到时候舅妈就在身边了,也就用不上这些妖艳jian货。

    苏钰低头,默默看手机。

    这种事儿她是门儿清,不过从来不去接触,身份上不方便,所以除非遇到特别重要的客户才会亲自接待,一般性质的客户,都交给手底下的经理。

    到了需要苏钰亲自接见的客户,也看不上基操,毕竟是基操,大佬眼光高,看不上。

    微博上的头条吸引了她的注意。

    一份视频,飞机上的视频,正是昨天秦泽在机舱动手教训歪果仁的视频。

    不出意外,果然又上头条了。

    视频是昨天晚上传上去的,今早就火了。

    搜索关键词:秦泽、飞机、打人

    可以搜索出十几份视频,苏钰看到的这份视频,最全面,评论、转发量也最多。

    另外,她才发现聊天软件里秦宝宝和王子衿都@她了。

    点开。

    秦宝宝:“阿泽怎么又打架了,有没有受伤@苏钰。”

    王子衿:“他说是没有,但事后真的没有再打起来吗?@苏钰。”

    苏钰撇撇嘴,难怪刚才他在电梯里一直捧着手机回复信息,原来在和姐姐们千里传信。

    苏钰:“小宝子,小精子,稍安勿躁,一切安好。”

    片刻后,秦宝宝:“你欠揍啊。”

    王子衿:“小精子什么鬼【怒火】”

    苏钰想象着两个宿敌咬牙切齿的目光,嘿嘿一笑,开心的关闭聊天软件,返回微博,点击视频观看。

    她当时远远的旁观着,并没有目睹全过程。

    有重播看,真好。

    酒店的ifi不给力,缓冲了几秒才正式播放。

    画面里,一片争吵声,是那个和老外发生冲突的男人。空保和空姐在边上劝。

    “我就上个厕所,他不停敲门,不停敲门,我出来后说了他几句,他还推我……”

    通过争辩声,让观众大概知道事情的经过。

    因为一件可能在无数观众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事情的发展却让无数人愤怒起来。

    “你道歉不就行了吗,多大的事。”

    “又不是娘们,一句对不起这么难说?烦不烦的。”

    “矫情,道个歉怎么了。”

    四周乘客的态度却让人愤怒,他们没有去指责歪果仁,而是让中年男人道歉。再然后

    “fuk。”

    “曹尼玛。”

    “chinesepig。”

    这一段苏钰当时亲眼目睹,这会儿再看,心里仍然不舒服。

    没人站出来,连反驳都没有,更别说撕逼。大概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都不想生事,而且骂的也不是他们。

    终于,这时候,有人站出来了。

    “我觉得你要收回刚才的话,然后向我们道歉。”

    画面里,一个戴口罩看墨镜的男人出现。

    “关你什么事。”

    “chinesepig。”

    毫无征兆的一脚,让场面陷入骚动。接着墨镜掉下来,哪怕知道他是秦泽,看视频的网友还是激动的不行。

    “刚才,这个老外大骂“chinesepig。”,中国人是猪,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感受,我是很难受,”

    “可最让我难受的,不是他的辱骂,而是你们的沉默”

    “我是一个公众人物,知道打人会给我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甚至被归类到劣迹艺人而被封杀,但我仍然要动手,因为总得有人站出来”

    视频看完了,苏钰先向对面的秦泽投去一个星星眼。

    再看看评论。

    “那一脚,让我热血沸腾,恨不得说“放开那个歪果仁让我来”。”

    这条评论点赞最多,再往下刷。

    “打的好,太激动了,如果我在那里,我肯定上去一起打。”

    “这么多人,为什么没人站出来反驳?看着好难受,就这么被歪果仁骂是猪。还好秦泽在,还好。这辈子都粉他。”

    “哈哈,歪果仁被打的怀疑人生了,一拳ko,知道什么是中国功夫了吧。”

    “大快人心,真的大快人心。一直在咬牙切齿,直到秦泽出脚,才松口气。”

    “就是要这么打,让他知道谁才是猪。”

    “本人女,一直讨厌暴力,但今天这次除外,老公我果然最爱你。”

    苏钰心里哼哼两声,你老公?不,是我老公。

    也有一部分谴责秦泽的,说要善待外国友人。

    苏钰看着这些评论心里就不舒服,但不用她多说,喷他们的人太多太多。

    “看什么呢。”秦泽问道。

    “看我老公呀。”苏钰抛来一个幸福的小眼神。

    然后,发现两个姓许的默默看着她。

    苏钰尴尬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