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夫妻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系统。

    明明说好抽点能量就行的,一言不合提升到百分之四十,将近一半的能量惨遭攫取。

    没有半点契约精神。

    偏偏我还无法反抗。

    用姐姐的口头禅形容:黑了心的蛆。

    这lo逼,功能落后就算了,还特么有一颗赶潮流的心。

    然后,秦泽为广大中产以及自己默哀三秒,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税收啊,心疼的无法呼吸。

    这个政策他关注过,目前还是实施,正式出台要很久以后,但迟早会来的。

    你一个月赚十万,得上缴三万到四万。

    这特么棒极了。

    为祖国添砖加瓦,共建和谐社会,我辈都应该做出抛头颅洒热血的决心。

    进击吧,献出你们的心脏。

    (▽)

    “系统,咱们说好的,怎么能突然增加“税收”?你让不让我过日子了。”秦泽双手双脚都在颤抖,仿佛当年一千米体育考试。

    “宿主,以你目前的体质,休息一晚,明天就能恢复一半,最多三天,你就完全恢复了。”系统道。

    “尼玛,这算什么,女人的大姨妈?”秦泽悲愤。

    系统不搭理他。

    秦泽喊了几声,系统还是不搭理他。

    日!

    豆豆!

    这种感觉好刮伤,好不爽。

    “哔哔哔哔哔”

    还是骂不出来。

    秦泽想了想:“富强、民主、和谐、公正日哔哔哔哔”

    秦泽:“”

    系统:“宿主你真皮,还好我禁言的及时。”

    秦泽:“你大爷,咱们再商量商量。”

    系统不搭理他。

    苏钰穿着棉拖,跑到厕所门口:“你瞎哔哔什么呢坐地上干嘛呀,多脏。”

    “扶我起来。”秦泽此时正是最虚弱的状态。

    “摔倒了?”苏钰抱着秦泽的胳膊,使劲把他拉起来,然后秦泽整个人趴在她背上。

    “别挪了,脱衣服洗澡吧。”秦泽说。

    苏钰小脸一红。

    这种事哪怕做过很多次,她还是会忍不住脸红,好比*明明是老司机,但每次都会喊雅蠛蝶。

    嗯,道理是一样的。

    苏钰红着脸脱光衣服,她身材高挑,虽然没有姐姐那么火辣,但比例很好,尤其修长圆润白花花的大长腿,让从小到大看着穿百褶小短裙的姐姐流口水的秦泽很鸡动。

    但今天鸡儿放假休息了

    “你怎么不脱衣服。”苏钰感受着秦泽火辣辣的目光,她羞耻的闭上眼,心里有点爽

    “你帮我脱。”秦泽道。

    苏钰:“”

    小心肝砰砰狂跳两下。

    这么刺激吗?

    阿泽真会玩。

    她脸蛋浮上两团红晕,兴奋的手都在发抖。

    他们跨入浴缸,秦泽和苏钰坐在大浴缸里,苏钰坐在他身后,正颤巍巍的从后面抱住秦泽。

    仍然是秦泽“命令”的,破天荒的想尝试一样沐浴乳。

    主要是想看看今天能不能再振雄风,但结局有点惨,小兄弟一蹶不振。

    苏钰不知道他心里的打算,她只是觉得,今天好刺激。

    甚至希望他继续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泡了半小时,结束了。

    苏钰有点懵,按照以往的节奏,这会儿应该是:

    他们披上浴巾,各自吹干头发,疲惫不堪的秦泽倒床上就睡。

    苏钰头发长,等她吹干头发出来,秦泽趴在床上,轻微的鼾声。

    苏钰:“”

    她爬上床,鸭子坐,生气的推醒秦泽。

    秦泽睁开眼,茫然看她。

    “你干什么呀,好不容易才出来一次。”苏钰咬着唇,责怪和幽怨布满了漂亮的脸蛋。

    “我累啊,我想睡觉。”秦泽皱眉,不耐烦的语气。

    “睡你麻痹,起来嗨。”苏钰用力推他。

    秦泽沉吟片刻:“那,要不这样,你自己上来,自己动,自己伏它。你嗨你的,我睡我的。”

    苏钰想了想,只能这样了。

    秦泽如此不靠谱,她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于是跨坐在秦泽身上。

    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没反应。

    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

    还是没反应。

    苏钰气道:“你怎么回事啊。”

    秦泽说:“男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方便。”

    苏钰:“”

    苏钰心态崩了,这会儿不上不下的,贼难受。

    枉费她刚才期待了好久,连什么姿势,什么分贝的叫声都在脑子里演练一遍。

    她心里一动,花容微变:“你是不是和那个初恋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没有。”

    “就有,要不然怎么站不起来。”苏钰握住海底两万里,恶狠狠道:“你敢骗我,我就掐断它。”

    “我的长短你最清楚,十分钟够我干嘛?”

    “可,可”苏钰一想,有道理,但又无法解释眼前的情况,她说:“你是不是挺不起来了?”

    秦泽怒了:“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挺不起来,这叫克制。”

    “哈?”

    “喜欢是冲动,爱是克制,”秦泽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我没爱,所以我克制,没毛病吧。”

    “没,没毛病”

    “那就睡觉。明天还要去厂里考察呢。”

    他把苏钰拉到怀里,扯上被子。

    夜深人静。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秦泽很快入睡,发出轻微的鼾声。

    苏钰趴在他怀里,嗅着雄性的气息,以及沐浴露的清香。

    秦泽的胸并不舒服,因为太硬了,不过正因为这样,才显得格外有男人味。

    胸大臀翘大长腿的女人,可以让男人津津有味的欣赏。

    身材矫健的男人,同样能让女人痴迷。

    黑暗中,依稀看清秦泽侧脸的轮廓,俊朗,耐看。

    长得帅,身材好,有才华,有钱,任何一种都可以让女人春心大动。

    更何况这么多优点集于一身。

    苏钰开始反思,自省,是不是自己平时要公粮要的太多了,或者,他年纪轻,不懂节制,自己比他大好几岁,应该劝他节制,而不是咬牙索取。

    这么优秀的男人,可不能折在我的身上。

    苏钰摸出枕头下的手机,打开网购平台,搜索“宝芝堂六味地黄丸”。

    爱他,就为他壮阳

    第二天早上,秦泽没能按照以往的生物钟五点半醒来,他睁开眼,房间漆黑一片,遮光窗帘把阳光挡在外面。

    苏钰就枕边,一只手搭在他胸口,一只腿搁在他小腹。

    原本每日都有的晨(河蟹)勃现象,今天没了。软趴趴的,像一根棒棒软糖。

    没出息的东西。

    四肢仍然有一股空虚感,握拳没劲,但不像昨天那么难受了。

    睡眠果然是最好的休息。

    秦泽轻轻搂着她的小腰,另一只手沿着大腿滑向臀部,轻轻揉捏片刻,往上,从睡衣的下摆向上攀升,握住盈盈一握的小胸弟,其实一只手能掌握的女人也不错。

    但苏钰似乎对自己的胸,哀其不幸恨其不争。

    主要是有姐姐这个大湿胸做着榜样。

    苏钰被他弄醒了,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伸懒腰,然后按住胸口的手,没好气道:“身体累了,手就老实点。不要撩了好嘛。”

    秦泽拧开床头的灯,看了眼手机,早上八点半。

    不算晚,还能赶上吃早餐。

    穿衣服起床,洗脸刷牙。

    苏钰回自己的房间穿好衣服,又过来敲门,两人站在洗手台前,并肩刷牙。

    不是酒店里的牙刷牙杯,他们有自己带毛巾、牙刷、浴袍和睡衣。

    另外一人一套衣服,本来就没打算在深城待多久,最多两天。顺利的话,明天早上就能回沪。

    她看着镜子里的他们,笑了,眯着眼,很幸福。

    “像不像夫妻?”

    泡沫从嘴里喷出,溅到镜子上。

    “像。”

    秦泽也溅了泡沫在镜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