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八十章 骂了个爽
    被暂时支开的苏钰朝房门扮了个鬼脸,然后回自己的房间去。

    屋里那个姿色平庸的女人,似乎和阿泽是老相识,什么关系也没问,懒得问。长的又普通,还是个陪酒女,苏钰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

    至于为什么老相识见面说话要把人支开,酒喝多了,苏钰暂时没想到。

    她先回自己房间刷个牙,澡就不洗了,待会还有鸳鸯浴呢。

    出差什么的,最开心了。

    没了王子衿和秦宝宝两个面目狰狞的女人,她浑身轻松畅快。

    房间里。

    秦泽坐在床边,小白菜坐在沙发,说好要聊聊,但事到临头,他们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小白菜叫王丹丹,和王子衿五百年前是一家。

    秦泽总觉得自己和隔壁老王有化不开的渊源。王丹丹以前就是隔壁系的。

    有点尴尬,他突然想起网上一个段子,若干年后,在东莞偶遇初恋女友,只要五百块,既能么么哒,又能啪啪啪。

    这特么荒诞的现实。

    王丹丹既然当了陪酒女,想来这么比喻也没毛病。

    所以秦泽没跟她打招呼,散宴后,各走各的,不是他眼睛长在头上,身价百亿了就看不起以前的旧人,纯粹是为她的尊严顾虑。

    “吃水果吗?”秦泽率先打破沉默,把果盘往她面前推了推。

    王丹丹摇头,凝视着他:“比以前帅多了,整容了吗?”

    秦泽道:“是基因突变了。”

    王丹丹扑哧一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皮。”

    “这几年过的还好吧,”秦泽犹豫片刻:“怎么回深城了。”

    “和你分手之后,我又交了一个男朋友,再分手后,我就回深城了,不比沪市差,而且家人也都在这里。”王丹丹说。

    秦泽记得以前她蛮向往沪市的,追她的时候,他还说自己家有一百五十平。

    时间总是改变着人和事,或许她就变了呢。

    现在再看这株小白菜,比以前更漂亮了,化了淡妆,眉宇间的妩媚,有些许诱人。

    我当初的小白菜,在别人那里变的风情万种了,可能还不是一个人

    秦泽有点惆怅,虽然双方只是纯洁的恋爱关系,但毕竟是我的初恋啊,是真正吃过饭,看过电影,牵过手的初恋。

    初中那个水货女朋友不算。

    “你现在”秦泽犹豫着要不要说。

    “我现在在我姐夫的厂里上班,”王丹丹说:“刘总是我姐夫。”

    恍然大悟,松口气。

    还好还好,段子终究是段子。

    “刚才那个是你女朋友啊。”王丹丹道。

    “是,”秦泽开玩笑道:“你可别传出去啊,不然明天我又上头条了。”

    “我就算说我是秦泽的初恋,也没人信啊。”王丹丹笑道。

    只是笑容中,有很复杂很复杂的东西。

    “你现在呢?现在有男朋友了吗。”秦泽道。

    “没有。”

    秦泽“哦”了一声,也只能是哦一声。

    稍稍有一段沉默,然后,王丹丹终于图穷匕见:“为什么不解释。”

    她的声音里,有浓浓的不甘。

    王丹丹大概是喜欢过秦泽的,不然也不会答应做他女朋友。

    秦泽追她,她也觉得这个男生虽然长的不是特别帅,但耐看,沪市本地人,人也有趣。本来打算在大学找一个白马王子的她,鬼使神差的就答应做他女朋友了。

    两人相处了大概一个月,秦泽虽然不算特别出色,但各方面都蛮好,尤其会照顾人,很体贴,相当疼她。

    后来莫名其妙的蹦出一个妖艳jian货,太妖艳了,让王丹丹羞愧的无地自容,所以当时什么都没说,扭头就走。

    删好友,拉黑,电话屏蔽。

    王丹丹难过了几天,宿舍的室友说,你那个男朋友又不帅,成绩也一般,分了就分了,咱可以找到更好的。

    王丹丹一想,有道理,就不难过了。

    后来她交往了一个新男友,比秦泽帅,成绩比秦泽好,可惜不是沪市人,也没有一百五十平米的大房子。

    但至少人家是潜力股啊。

    两年后的夏天,娱乐圈一个女艺人突然崛起,迅速走红。成为歌坛的宠儿,也因为她,带出了一个史上最有名的快枪手秦泽!

    她的前男友。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身价百亿

    王丹丹心疼的无法呼吸。

    再看她的现任,毕业后找了个不好不坏的工作,每天日常打卡上班,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家里打游戏。

    潜力股?呵呵。

    当知道那个妖艳jian货是秦泽的姐姐后,王丹丹心态彻底崩了。

    没多久,分手了,回深城。

    今天,再遇到当年帮她写过作业,给她送过早餐,和她约会看过电影的男人,她看着他,就像阴间看阳世,隔着一个世界。

    刚才在车里,忍了好久,没忍住,心里郁气难平,便冲上来了。

    秦泽懂她话中之意。

    为什么不解释?

    不想让姐姐难过

    这个自然不好说出口,他尴尬的笑:“我姐说,帮我把把关。”

    当时他们姐弟俩各自怂了吧唧的状态,王丹丹要是不那么傲娇,不那么毫不留恋的转身,那大家坐下来吃顿饭,姐姐自然就演不下去,会坦白的。

    那么,以秦泽的性格,王丹丹不说分手,他就不会主动提。

    王丹丹噎了一下,神色黯然。

    “我走了。”她说。

    “我送你。”

    “不用。”

    她默默走到门口,默默开门,停住,几秒后,关上了门。

    王丹丹离开酒店,姐夫的奔驰还停在酒店外。

    一声不吭的坐进车里,姐夫问她去干嘛了,她也没说。

    直到司机换了张cd,车里飘荡着秦宝宝的那首《传奇》,王丹丹才像一只暴怒的雌狮,沉沉低吼一声:“换歌!”

    司机和刘总一愣。

    暴怒中的王丹丹扑到前排,取出cd,咬牙切齿的掰折,丢地上,狠踩。

    司机噤若寒蝉。

    刘总皱眉,看着几乎从没发过脾气的小姨子,“丹丹?”

    王丹丹眼眶红了,咬牙切齿:“秦宝宝!!!”

    刘总:“???”

    她不服,不服啊。

    她是冲动的走了,但问题的关键不该是秦宝宝吗。

    没秦宝宝这么多事,她和秦泽就不会分手。

    女人敏感的直觉,总能一针见血。

    苏钰要是有机会和现任的前任谈心,肯定能找到共同话题怼秦宝宝。

    事实上,她们俩也好,王子衿也要,只要是秦泽的女朋友,就深深感受到秦宝宝的敌意和威胁

    此时苏钰在秦泽的房间里,听见对面关门声后,她就出来了,恰好看见王丹丹的背影。

    苏钰换了睡衣过来,慵懒的躺在床上,露出细白修长的小腿,十根脚趾弯曲,抓着被子,难受着某人的双手调戏。

    “刚才那个女人是谁?”苏钰享受的同时,问了一嘴。

    “我的初恋。”

    苏钰一愣,按住秦泽在胸口使坏的手,瞪小媚眼:“说清楚,什么初恋,你的初恋不是我吗。不是我给你的小兄弟开光的吗,你骗我?”

    “只是仅限于牵手的初恋。初吻都没有给出去。”秦泽道。

    咦,不对,我的初吻早就被某个无良姐姐给夺走了。

    “早知道我就留下来了,或者把她赶走。”苏钰肠子悔青了,“你们十分钟里做了什么?她来找你干嘛,藕断丝连吗?”

    听说男人都特别在意初恋,初恋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一种很难以割舍的情怀。

    在情怀之下,样貌可以忽略。

    “十分钟,我热身都不够。”秦泽没好气道。

    “你们没交换联系方式吧?深城这几天,不准联系她哦。”苏钰半强硬半哀求。

    秦泽捏了捏她的小脸蛋:“你和她不一样。”

    苏钰咯咯笑:“每个男人在现任面前都这么说前任。”

    秦泽想了想,正色道:“苏钰,咱们分手吧。”

    小脸蛋猛的一白,苏钰紧紧抓着他的手,心痛了一下。

    “分手?”

    “分手!”

    苏钰带着哭腔:“那我就死给你看。”

    “呐,我说吧,不一样的。”秦泽把她拥入怀中:“当年啊,我姐姐就试探了她一下,她转头就走了。”

    秦泽把当初的事说了一遍。

    苏钰先是愕然,旋即捧腹大笑:“秦宝宝这个小贱货,总算做了件好事。”

    “你才小贱货。”秦泽一巴掌扇她屁股蛋。

    “水放好了没啊。”苏钰在他怀里扭了扭身子。

    “忘了。”

    秦泽在厕所调水温,他和王丹丹聊天时,把水给关了。

    他走进厕所,开热水,想着一会儿的活动,心里颇为激动。

    掐指算时间,他大概有半个月没和苏钰造人了。

    突然,一股巨大的虚弱感涌来,仿佛瞬间被掏空了身体,秦泽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

    这熟悉的感觉像极了第一次系统抽他能量。

    又到了充电时间吗?

    “是的,宿主,充电的时间到了。”系统的声音适时响起。

    秦泽扶住浴缸,手臂直颤抖,“为什么,为什么抽这么多?”

    随着他体质的变强,系统每次充电,顶多是虚弱感,不会影响他的正常生活。

    但这次,他感觉身体被掏空。

    “你没关注新闻吗?”系统说:“最近税收政策变了,个税体征点提高,但你们这些中产以及中产以上的,税收涨到30%到40%,响应政府号召,本系统以后也采取这样的充电模式。最终细则没出来,还在开会商议,所以我不保证以后会不会提高或者降低,总之现在先这样。”

    百分之三十到四十

    抽这么多能量,你特么怎么不去抢?

    秦泽浑身无力的趴在浴缸边缘,破口大骂:“我哔哔哔哔哔”

    日!

    骂不出来?!

    “哔哔哔哔哔”

    系统善解人意道:“宿主,我自动帮你屏蔽了,你尽情骂,河蟹神兽听不到。”

    “哔哔哔哔哔”

    秦泽骂了个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