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小白菜
    “秦总你说。”刘总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这叫以退为进,先听听人家怎么说。很多时候不是谁开口,谁就掌握主动,高手不是只听不说,而是会去抓别人的破绽。

    而且,秦泽写歌水平人尽皆知,但隔行如隔山,到底水平怎样,得先听他说什么。

    “既然你说到这个vr技术的前景,那咱们先掰扯这个。其实决定收购之前,我们有做过市场调研,vr体验馆确实遍地开花,但这东西吧,有的店亏有的店赚,说白了就像开沙县大酒店一样,你选到地段好的,自然赚,你选到地段差的地方,肯定亏。所以近几年火了,但却一直不曾“大红大紫”,为什么?因为技术不成熟,无法普及。而vr概念从提出到现在,不能说它已经到瓶颈,但至少未来的五到十年,很难再有全新突破。其实说这些没意义,我既然想收购,那自然是看中他的前景,只是我有钱去耗,你没钱。只是要说清楚,它没有你夸的那么好。”

    刘总呵呵一笑。

    好比买一件衣服,店家说,我这衣服是上等货,很贵。买家说,你这衣服手感不行,这面料,洗久了就起褶皱。

    一个使劲夸好,一个使劲贬低。

    既然这么差,你干脆别买啊。

    但这种话卖家不会说,因为他们不管怎样,还是想卖出去的。

    “咱们说说盈利这一块,之所以看中你们的厂,因为它走的是高端路线,属于半月不开锅,开锅吃三月。你们厂现在的主要收入来源,是vr体验馆的设备维护、修理。偶尔卖几件大型vr设备。盈利情况还算不错。可咱们这一行,真正吃亏的是研发这一块,太耗钱了。但你要是不创新,只是卖设备吃老本,没几年就赶不上时代了。你瞅瞅现在高端点的vr开发商,背后都有大金主支持。”

    刘总道:“正因为走高端路线,所以它才有价值不是吗。”

    “价值是相对的。”秦泽道:“这么说吧,现在的体验馆其实对设备的需求已经饱和,不像沙县大酒店,开的到处都是,体验馆,整个cbd区,能有十家就不错了。而这十家里,一整年都不见得会买一套全新设备。正是因为遇到了这样的发展瓶颈,所以刘总才断了继续蹚浑水的心思。我说的对吗。”

    刘总和苟总相视一眼,抽了口气。

    行家啊。

    有过一番研究的。

    这些年赚了不少钱,发展确实到瓶颈,继续在这行混下去,会愈发艰难。对于他们来说,自身的巅峰已经过去,接下来就是漫长的下坡路,于是有了全身而退的想法。

    秦泽道:“其实对我们来说,直接运着设备回沪市,把厂子开在沪市是最好的选择。你也知道我的根在沪市,深城太远,不便于管理。所以你的那些员工遣散费,得自己出。”

    刘总脸色微变。

    这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都有合同的,不支付遣散费,他要吃官司。

    他总不能和黄鹤一样,带着小姨子跑吧。而且自家媳妇的这个小姨子他不禁看了眼身边眉目清秀的女人。

    他这个小姨子,沪市毕业的高材生,在沪市工作了半年,和男朋友分手后,回到深城,目前是他办公室的秘书。

    老婆特意安排的,老婆把妹妹送给他当秘书。

    一石二鸟,既把秘书这个威胁剔除,又安排了眼线。

    刘总经常有饭局,都会带着小姨子。

    “不过呢,考虑到后续招人的麻烦事,目前的决定是看情况。”秦泽道。

    意思很明白了,别坐地起价,不然咱们互相伤害,额外的那点钱,我给你,你拿去当遣散费吧。

    刘总面不改色,笑容满面:“喝酒喝酒,生意上的事,明儿来我办公室再谈。”

    明天还得继续扯皮,不过也好,秦泽打算看看厂子怎么样。

    许耀默默看着,面带微笑,眼中有一种父亲般的欣慰。

    或许某些方面在他这个商海沉浮十几年的前辈面前,还显得稚嫩,但心态和语气都异常的沉稳,丝毫不虚,这个很值得赞赏。

    当初许耀第一次和人谈判,腿是抖的。

    一顿饭吃饭,晚上九点半。

    刘总提议去唱歌,成年人的交际应酬,基本上是这个流程:吃饭、夜总会、啪啪啪。

    任何事都能在酒桌上谈妥。

    谈不妥?

    行,女人大腿上。

    还不行?

    那就身体里。

    待会儿唱完歌,刘总打算往秦泽房间里塞女人。

    他现在没摸准秦泽和苏钰的关系,自以为是普通合伙人。

    但秦泽是大明星,见过的美女应该不少,他思考着哪里的女人质量最好,得挑极品的韩式半永久,否则伺候不好这尊大神。

    “唱歌呢,就不去了。”秦泽笑笑:“我这个身份不方便。”

    “那行吧。”刘总道:“我送几位上楼?”

    “麻烦了。”

    酒店房间就在楼上,顺带一提,这是五星级酒店。

    这种酒店是没有妖艳jian货晚上打电话的,因为能住得起五星级酒店的人家有的是啪啪对象好嘛。

    把秦泽一行人送上房间,刘总和苟总等人一起下楼。

    刘总的奔驰车里,小姨子坐在后座看手机,司机见他下来,忙下车开门。

    “姐夫,”小姨子忽然喊了一声,然后没有后续了,她表情有点纠结。

    刘总茫然看她。

    她席间陪着喝了不少酒,大概有点上头,问道:“秦泽在哪个房间?”

    刘总一愣,“2208号房间诶,丹丹你去哪,我们回家了。”

    “我马上回来。”小姨子疾步返回酒店。

    酒店客房装修的很不错,配的上五星级的称号。

    桌上还有果盘,服务员刚送上来的,免费。柜子里有小冰箱,里面有酒和饮料。

    关键是,酒店外有条河,推开窗户,晚风扑面,很舒服。

    秦泽洗了把脸,擦干净,吃了几块西瓜。

    敲门声就响了。

    走过去开门,苏钰站在门口,眼波流转,嘿嘿嘿。

    “嘿你个大头鬼。”秦泽没好气道。

    “老公,嘿嘿嘿”苏钰清丽的脸蛋一脸贼笑,眯着眼,长长的睫毛刷成一道黑影。

    两人世界,真棒!

    “来吧,酒肉朋友。”秦泽说。

    “酒肉朋友?”苏钰没听懂。

    “酒后发生肉体关系的朋友。”

    “哈?原来我只是酒肉朋友吗?”

    “等你忍了胯下之辱,咱们就升级成管鲍之交。”

    “嘿嘿嘿。”

    两人目光相视,就像女干夫yin妇看对了眼,整个世界就这样便黄了。

    秦泽把苏钰拉进房间,横抱,毫不怜惜的丢在床上。

    饿虎扑羊。

    “洗洗澡,”苏钰喘息道:“先洗澡。”

    “完事了再洗。”

    “不,不要”

    “那一起洗鸳鸯浴,反正有浴缸,我去放水。”

    秦泽进厕所,拧开水龙头。

    这时,敲门声响了。

    “谁啊。”秦泽走出厕所,开门。

    看到门口的人,他愣住了。

    一颗小白菜,他当年的小白菜。

    “秦泽,能聊聊吗?”小白菜说。

    “阿泽,谁啊。”苏钰坐在床边,探头看向窗外。

    小白菜的目光掠过秦泽的肩膀,两个女人视线碰撞。

    小白菜说:“好多年没见过了,咱们能单独聊聊吗。”

    秦泽看她微妙而复杂的表情,心里叹口气,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