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七十七章 说好五更就五更(第五更)
    许光脸上笑容消失,这个没心没肺十几年的男人,罕见的惊慌失措,但又在极短的时间内掩饰掉。

    “哎,手麻了一下,呵,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他慌乱的低头去捡破碎的高脚杯。

    秦泽脚踢了踢,把高脚杯扫向一边,“舅舅,车停后让人清理吧,小心划伤手。”

    许是秦泽的语气太过诡异、平淡,许光脸色难以抑制的慌乱。

    他的神情、细微的举止,一一落入秦泽眼中。验证了他心里的某些猜测。

    心,拔凉拔凉。

    许耀笑了笑,伸出手,“久仰大名,没想到阿光的外甥是大名鼎鼎的秦泽。”

    秦泽略作犹豫,和他握手:“人生何处不相逢,上次咱们见过。”

    “是啊,又见面了。”

    许耀笑起来很温和,言行举止,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轻松感,丝毫没有百亿大佬的那种压迫。

    秦泽瞄了眼有些茫然,有些紧张的舅舅,解释道:“上次和姐姐拍大话西游的时候,见过许老板。还要多谢徐老板仗义出手,不然我们可能会有点麻烦。是吧,钰儿。”

    苏钰恍然大悟,终于记起这张似曾相识的脸。那天她开车和一辆劳斯莱斯车头相撞,双方发生口角,交警赶过来,本以为后续会有点麻烦,最后一个中年男人过来,抡起大嘴巴子就抽劳斯莱斯车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主要是许耀长的太普通,苏钰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长的不够帅,怎么吸引漂亮女生的注意。

    像许光舅舅这样的帅气大叔,就能让人记忆犹新,纯粹是视觉冲击的程度不同。

    就好比长的很普通的男生,在女神面前各种耍帅,一回头,女神就把他忘了。

    而长的帅的男生,如果再开辆豪车,哪怕什么都不做,俊朗的面容,潇洒的背影也会深深烙印在女神心里。

    得出:长的丑娶什么媳妇。

    得出:没钱娶什么媳妇。

    “哎呀,是这么回事啊,猿粪,猿粪呐。”许光大叫一声,猛拍大腿。

    动作略显浮夸,笑容中带着三分侥幸,三分轻松,三分后怕,一分紧张。

    舅舅如释重负。

    “谢谢许总帮忙。”苏钰伸出白嫩嫩的柔荑,与许耀握手。

    许耀也伸出手,握住苏钰小手的同时,目光肆意的打量她,那是一种长辈审视晚辈的眼神,也像丈母娘审视女婿不对,父亲审视儿媳妇般的眼神。

    许是目光太过不加掩饰,许光不漏痕迹的碰了碰许耀的胳膊。

    许耀忙收回手,笑容温和:“举手之劳。”

    这个丫头不错,初见的印象,让许耀很满意,听许光的意思,好像是阿泽的秘书。

    另外,阿泽似乎有一个正牌女友。

    他的笑容让苏钰愣了愣,这温和的笑容,浓浓的既视感。

    不由的扭头看秦泽。

    嘛,八分相似的笑容。

    车子在高架飞驰,不知道要去向哪里,秦泽也不在意,凝视着许耀,说:“许老板也姓许?和舅舅是故友,莫非也是许家镇的?”

    这个问题让许光和许耀眼皮同时一跳。

    “对,对,是舅舅小时候的发小,穿一条裤子的。”许光以浮夸的笑声掩饰尴尬,“初中那会儿,他家里就搬走了,很多年没见,但舅舅落魄的这几年啊,承蒙他的关照。”

    秦泽“恍然”的点点头:“我说嘛,以前在许阿姨家的时候,没见过许老板。”

    许耀握着高脚杯的手,指节发白。

    许光心里发虚,不停用眼神警告发小,心说,你可要端住啊,心态别崩。

    秦泽完全是拉家常的语气,就像在外地遇同乡,忍不住畅谈家乡景物试图拉近关系。

    就算是身经百战阅历丰富的许耀,也听不出他半点话里机锋。

    许耀强笑道:“哪个许阿姨啊。”

    他没顾一个劲给自己打眼色的发小。

    拜托,你表情这么丰富,当我家阿泽傻子吗?

    收收你的表情吧。

    苏钰有些奇怪,她看见舅舅一直给许老板眨眼睛,得了眼病吗?

    “许茹!”秦泽道。

    “哦我,我有印象,是个很温柔的姐姐。”许耀笑了笑,是强颜欢笑。

    这时候结束话题最好,他也确实不该继续在这上头流连,但心里有一股不甘让他再次问道:“你觉得许茹怎么样。”

    秦泽微笑,平常语气:“是的,很温柔,对我很好,就像我妈妈一样。”

    “哐当!”

    指尖颤了颤之后,许耀手里的高脚杯摔了。

    许光:“”

    “司机,车开平稳点,晃啊晃是怎么回事,想不想干了。”许光大怒,扭头朝司机吼了一句。

    司机:“???”

    六点,落日的余晖中,商务车在一家酒店外停下来。

    晚上有一场应酬,秦泽要和vr生产商的老板碰面、吃饭。

    任何商业业务,都可以在酒桌上谈拢,这是中国的酒桌文化。从公到私,哪怕到时候仍然要在窗几明亮的会议室谈判、商议,酒桌这一块,就像流程似的,永远避不开。

    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酒桌上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女人大腿上。

    下了车,出于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许光和许耀走前面,苏钰和秦泽在后面,双方保持一个说悄悄话可以不被听到的距离。

    “他是不是知道点什么?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许光声音虚的很。

    “”

    许耀沉默一下,沉声道:“你别想多了,他能知道什么,陈年往事,谁都没说,他查都没法查。”

    许光道:“可我这个外甥,近年来邪乎的很,以前那丑小鸭似的就算了,突然就变得不一样。”

    许耀面色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

    “还有,你在车上表现的太异常了,他事后肯定会特别注意一下你这个人”许光后悔了,“我真特么没脑子,就不该答应你,这件事你别跟我姐说,不然我会死的很惨。”

    许耀摇摇头:“不会的。”

    “总之,不管怎么样,你人也见到了,吃完这顿饭,明天就回你的温城,别问他要号码,别私底下联系他。否则兄弟没得做。”许光警告道。

    “明天不能走,我想入股他的vr设备厂。”许耀说。

    闻言,许光脸色一变。

    “别紧张,”许耀摇头:“没太复杂的心思,就是想帮衬帮衬,我欠他的太多,就当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好吗。”

    许光咬牙。

    身后不远处。

    苏钰抱着秦泽的胳膊,她身材高挑,稍微垫脚就能吻到秦泽的嘴唇,凑头在他耳边说悄悄话:“那个许耀,他看你的眼神怪怪的。”

    “怪在哪里?”秦泽问。

    苏钰想了想,摇头:“说不上来,但他一直偷看你,一直偷看,端详着你,让人心里毛毛的。他是不是”

    犹豫片刻,“是不是gay?”

    秦泽:“”

    “你最近看耽美了?”

    “呀,这都被你知道了。”苏钰嘿嘿说:“刚看完一本叫做《魔道祖师》的书,两个男人没羞没躁的过日子。”

    “那种日子想想就不寒而栗,你们女生怎么会喜欢?”秦泽脑补了一下,两个男人躺在床上,互相授人以柄。

    “我觉得挺有爱的啊。”

    “哪里有爱了。”

    苏钰挑了挑眉,伸手在秦泽结实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粗着嗓子:“好兄弟,来一发?”

    秦泽瞄一眼她的胸,嗤笑:“小胸弟,晚上你等着。”

    话题莫名其妙的就转到十万八千里了。

    “我感觉拍一部gay为主题的电影,或许能火,肯定很受女观众欢迎。”

    “卿本佳人,奈何搞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