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七十六章 说好五更就五更(第四更)
    “出来了。”

    一伙人朝前涌来。

    “警察同志,是那两个外国人骂人在先,他们还推我了,也是他们先动手的,你们应该抓那两个外国人。”

    说话的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神情特着急。

    在飞机上和外国人发冲突的就是他,组织乘客过来“围观”的也是他。

    在此之前,他其实对秦泽很不屑的,知道他是明星,原因是家里读初中的女儿很追这个秦泽,应该快到盲目崇拜的地步。

    有次听见女儿和同学打电话,一口一个老公,当爸的听着那个揪心啊。小不要脸的,小小年纪喊起老公来了,还知不知羞耻。

    还有那个秦泽是那路妖艳jian货。

    后来知道,哦,原来是明星,写歌特别厉害。

    对于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中年人,对秦泽的了解仅此而已,前几日秦泽打人事件,女儿为此特别愁,深怕偶像被封杀。

    被封杀好啊,这种祸害小姑娘的明星,封杀好。

    直到一个小时前,在飞机上,他被两个洋人辱骂,羞辱,没人站出来,只有这个年轻人站出来了,他是明星,是公众人物,可他还是站出来了。

    这个年轻人不一样,和他认为的小鲜肉不一样,和大部分普通人不一样。

    他有血性。

    如果因为这件事被抓,被封杀,他第一个不服气,要站出来说话。

    身后的群众纷纷附和。

    “是不是要抓人了。”

    “抓你麻痹的人,不让抓。”

    “这还由你说了算啊,咱们先拍照,把这两人拍下来,如果秦泽被抓了,就发网上去,让网友人肉他们。”

    你一言我一语。

    两个警察相视一眼,有点措手不及。

    他们接到机场这边的报案,说是有人在飞机上打架,挨打的是两个外国人。

    事关外国友人,稍稍为重视一点,赶紧就过来了。

    这边围了那么多人,而且群情激昂的样子,自然惹来很多人的关注和兴趣。

    纷纷围过来看热闹。

    “怎么回事啊,你们围这里干嘛。”

    “呦,还有警察呢,出什么事了。”

    就有人回答他们:“秦泽在这里。”

    “秦泽?!”惊喜兴奋的声音。

    “对,秦泽,刚在飞机上他又打架了,所以警察过来的。”

    “”

    又打架了?!

    以前也没发现秦泽这么皮啊,老打架是怎么回事。

    真是品性败坏的?

    “打的还是外国人。”那人补充道。

    “嚯,怎么回事啊,打外国人了。”

    “两外国人在飞机上骂咱们中国人是猪。”

    “这样啊,那该打。”

    人越聚越多,说话声越来越嘈杂。

    两警察见这情况,好言好语说了几句,大抵意思是例行公事,过问一下。

    “你们做你们的,我们看我们的,当我们不存在。”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皮了一句。

    这

    他俩互看一眼,又转头进了屋。

    贵宾室的真皮沙发上,苏钰头歪在秦泽肩膀,看手机。秦泽搂着她的腰,见门又打开,便松开苏钰的腰,“警察同志,还有事吗?”

    出于八卦心里,两警察目光先落在苏钰身上,然后才转向秦泽,苦笑:“外头好多人,堵着我们。我们说了没抓你,他们就是赖着不走。”

    秦泽懂了,道:“你们先去隔壁做笔录,外头我会说的。”

    有点惊讶。

    大概在机场磨蹭了半小时,秦泽出门,看见黑压压的一群人,也分不清哪些是与他同机的乘客,哪些是吃瓜。

    “秦泽!”

    见他出来,人群中掀起小小的尖叫和哗然。

    “谢谢大家关心。”他微微鞠躬。

    “我没事的,也不会有什么事,毕竟不会构成轻伤,警察已经出面调解我们的矛盾了,很快我就可以走。大伙儿散了吧,应该都有事儿,就别耗在这里了。”

    “真没事吗?”站前头的戴眼镜中年男人问。

    “没事没事。”秦泽朝他点头微笑。

    “那等事儿结束我们再走。”中年男人说。

    聚在这里的人并没有,反而聚拢更多,就跟排队买票似的,黑压压的人。

    粉丝接机的行为是做秀和炒作,但前提是明星不高调出场。你戴副墨镜口罩出入机场,没人注意,可你什么掩护都没有,往候机大厅一站,那必定被吃瓜群众团团包围。

    明星效应

    另一边,两个身上有明显伤痕的老外冲着警察叫嚷:“我不接受调解,你们必须拘留他。”

    女孩用中文翻译。

    秦泽和苏钰也在这件贵宾室里,坐在一旁,老神在在。

    警察道:“这并不足以构成拘留,另外,如果不接受调解,航空公司会以妨碍治安起诉你们双方,你们一起跟我回警局,等待航空的起诉。或者,你们可以自己去法院起诉他,代价是同时也要接受航空公司的起诉。翻译给他听。”

    女孩看了警察一眼,低声,叽里咕噜和两老外说了一通。

    “”

    警察的偏向已经很明显,但法理之内的偏颇,你挑不出半点毛病。

    两老外一脸不甘,最后选择接受赔偿、道歉。

    女孩脸色尴尬的翻译:“他们要五万。”

    其实不用她翻译,秦泽和苏钰都能听懂。

    “你们可以去法院起诉,我接着。”秦泽淡淡道:“去法院起诉吧,我没时间跟你们瞎哔哔,就算我输了,也就赔个几千万把块钱的事,不过大概要几个月以后了。”

    起诉流程,法院判决,太耗时间,少说个把月。

    别以为打官司是件很可怕的事,真打起来,哪怕最后秦泽输了,但法院给出的判决绝对公正。

    一点点小伤,第二天可能就没事了,怎么可能赔五万,想讹钱,想多了吧。

    女孩翻译给两老外听,顺带加入个人看法,觉得打官司又麻烦,又讨不到什么好处。

    苏钰从高档lv包包里掏出粉红色皮夹,取出五千块,甩在桌上,叽里咕噜说了一顿英语。

    秦泽大概能听懂:五千块,你们拿走,多了当赏你们的,我不缺钱,想打官司,也不怕。

    两老外抬头看着苏钰,大概是第一次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压迫感,这个漂亮的女人,突然间就强势凌厉起来,他们有点懵。

    再看看警察,面无表情,没能得到想象中的不要钱vip顶级贵宾待遇,他们有点失望。

    审时度势一番后,选择接受赔偿道歉。

    道歉(划掉)

    前门被堵了,没关系,贵宾室又不是只有一扇门,它有三扇门,秦泽和苏钰从侧门离开,戴口罩、墨镜,两人一个拉杆箱,秦泽拉着,苏钰挽着他的胳膊。

    夫唱妇随,苏钰也戴上口罩和墨镜。

    出了候机大厅,秦泽找到路边一辆黑色商务车,确认车牌号,他领着苏钰走过去。

    这辆车半个小时前就到了,差不多秦泽前脚刚落地,它就抵达机场接人。

    是舅舅叫过来接机的车。

    秦泽处理老外事件的过程中,舅舅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秦泽只说有事情要处理,让他等着。

    为此,商务车连遭交警赶人,一遍遍上高架、下高架,总算等到秦泽和苏钰出来。

    拉开车门,宽敞的车厢里,坐这满面笑容的舅舅,以及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男人。

    秦泽顿在原地,呆住了。

    男人看过来。

    隔着一副墨镜,两个男人对视,时光都仿佛凝固在这一瞬间。

    许光察觉到许耀紧绷的身体,以及不由自主拽紧的拳头。

    苏钰同时察觉到秦泽僵硬的手臂,她正挽着秦泽的胳膊。

    “阿泽,进来,别站着啊,还有苏总,好久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许光大笑声打破了两个男人沉默的对视。

    说罢,他亲自下车,接过秦泽手中的拉杆箱,丢到商务车后座。

    秦泽与苏钰上车,入座。

    商务车平稳的沿着高架行驶,机场被抛在身后,变成模糊的小黑点,然后渐渐看不见。

    “喝酒吗?”许光这么问着,手已经取出一瓶香槟,摆杯子,倒酒。

    这辆商务车很高档,和姐姐用的保姆车是一个档次的,百万起步。

    “阿泽,舅舅这回办事利索吧。不要太厉害。”许光笑容满面,故作轻松的姿态:“给你介绍一下,许耀,舅舅的故友,这次多亏他帮忙。你别看舅舅这几年不靠谱,但身边也不全是狐朋狗友的。”

    他把一杯香槟递给秦泽。

    秦泽目光落在许耀身上,淡淡道:“我见过你。”

    “哐当!”高脚玻璃杯摔在地上,酒液洒了一地。

    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