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七十五章 说好五更就五更(第三更)
    做为一个流量堪比超一线的小鲜肉,背负股神、快枪手、音乐鬼才、杰出企业家等称号的大佬。

    在这个沪市起飞的航班里,在场的乘客,想找出一个不认识他的人,几乎没有。

    虽然秦泽有戴口罩,但显然阻止不了别人把他认出来。上半张脸比下半张脸好认,因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是一个人五官中最重要的部分。

    整个机舱里,认不出他的大概就两个,一个躺着,一个站着。

    站着的那个双手握拳,摆出搏击姿态。

    看样子,还是练过几手了。

    歪果仁人高马大的,秦泽已经是一米八二,但仍然比他低了半个头。

    摆好搏击姿态后,老外死死盯着秦泽,心想着,如果他过来,就赏他一个左勾拳,然后右勾拳,接着耗油跟,干脆利索的ko他。

    秦泽踏前一步,他踏入的瞬间,老外的左勾拳就飞过来了,快准狠!

    连招刚起,连招就被打断。

    老外鼻子挨了一拳,眼前一黑,整个人朝后倒去,他身后是那个女孩,想扶,但扶不住,两人一起踉跄跌倒。

    “秦泽会功夫的。”乘客里,有人叫了一声。

    “怎么打的过他?”不可能的嘛。

    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空保忙拽住秦泽的胳膊,一边一个,“您别动手,别。”

    而乘客齐刷刷的起身,掏手机,拍照,拍视频。

    舱门那边的乘客距离稍远的关系,有些没反应过来,茫然的拉着前排的人问情况。

    问:“怎么回事啊。”

    “怎么反应这么大。”

    答:“秦泽,秦泽在飞机上,动手打人了。”

    “快拍视频。”

    秦泽扭头,问两名空保:“要把我送警察局吗?”

    这是刚才空保威胁中年男人的话。

    两名空保相视苦笑。

    他说完,环顾四周,目光掠过乘客,以及他们手中的手机镜头,朗声道:“既然大家认出我了,那我说几句,大家请安静一下。”

    既然身份暴露了,那就说点什么吧,按照他的打算,事后只对机舱内的工作人员表露真身。然后通过操作,把这件事的影响消弭。

    机舱里稍稍安静下来。

    秦泽朗声道:“刚才,这个老外大骂“chinesepig。”,中国人是猪,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感受,我是很难受,他不止是骂那位大哥,也是在骂我,骂在座的所有人。咱们国家有句话叫做“不教而诛”,所以我给他机会道歉了,他没有,变本加厉的辱骂我们。我只好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中国人不是猪。”

    啪啪啪的掌声。

    秦泽却皱了皱眉,目光扫过乘客:“可最让我难受的,不是他的辱骂,而是你们的沉默。刚才我在边上,一直在心里喊:别沉默,别沉默啊,站出来,站出来反驳。然而你们并没有。你们听着他一口一个中国猪,你们只是沉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一个人如果连名族气节都没有,如果连尊严都没有,那就太可悲了。”

    大部分是羞愧的,哑口无言的。

    很好。

    秦泽道:“鲁迅有句话:钱并不能让膝盖变硬,想要重新站起来,首先你得从心里站起来。”

    鲁迅:mmp,谁压着老子的棺材板?

    “我是一个公众人物,知道打人会给我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甚至被归类到劣迹艺人而被封杀,但我仍然要动手,因为总得有人站出来。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人站出来,事后,他和同伴说起这件事,不屑的说:当时一个中国人都不敢站出来,他们真的就像一群猪。”秦泽沉声道:“尊严是靠自己维护的,面子是靠自己争取的。以后再碰上这种辱骂中国人的人,我见一个打一个。”

    如果高喊一段《我有一个梦想》,会更加带感,但那样太中二。

    回头先背诵下来,万一我穿到民国了呢?

    沉默,寂静。

    但这个沉默和刚才那个沉默不一样,那个沉默是漠不关心,而这个沉默是羞愧中夹杂着沸腾的热血。

    一张张脸,表情各不相同。

    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眼眶湿热,不是矫情,是感动。

    机舱的另一头,苏钰站在头等舱门口,遥望人群中,感慨激昂的男人。

    她的目光,前所未有的迷恋和爱慕。

    说罢,秦泽朝两位空保说:“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该负的责任,我会负。”

    他和花痴脸的空姐擦身而过,和仓皇无措的女孩擦身而过。

    他一走,两个洋人就不装死了,怒不可遏的对空保说:“下飞机就报警,我要起诉他。”

    这一次,空保没搭腔,而是招呼空姐:“拿药箱给他们止止血,擦擦药酒。”

    洋人换中文重复:“起诉他。”

    空保没搭理,“请您回座位,不然我们强行送您回去。我们会帮你们处理伤口。”

    一个留鼻血,一个脸青肿。

    两个洋人看向女孩,女孩犹豫片刻,用英语,说:“我觉得你们该道歉。”

    “fuk!”洋人气的爆粗口。

    “傻逼!”

    “狗日的。”

    “滚吧脑残。”

    乘客里,突然就爆出一句句骂声回应他们两个。

    秦泽拉着门口的苏钰回到头等舱,苦笑道:“待会儿下飞机,可能要耽误片刻。抱歉,我总是惹事。”

    苏钰摇摇头。

    “又打人了,是不是很不成熟?”秦泽说。

    因为自身是弱者,所以女人本能的反感暴力。觉得那是不成熟的表现。

    苏钰抱住他的腰,柔声道:“打架也分情况呀,难道外面那些漠然的人,就是理性?就是爷们?就是成熟?正如你说的,连尊严都没了,连被人侮辱都保持沉默,这样的人就好了吗。”

    她深深嗅着秦泽的气息,愈发陶醉,“歪果仁都这德行,我在国外这些年,见过不少被歧视而叹气吞声的华裔。他们不但歧视华人,自己还搞内讧,民间黑人歧视很严重。但那些被歧视的华裔中,很少能站出来反驳怼人的。别的底盘嘛,能理解,但如果在自己的国外被人歧视辱骂,还无动于衷,那又算什么?”

    秦泽懊恼的抓抓头,“怎么就站不起来呢。”

    苏钰道:“想别人干嘛,想想你自己,会不会真的被归类到劣迹艺人?”

    秦泽摇头:“政治正确,不会。”

    苏钰乖巧的“哦”一声,继续抱着他。

    不多时,松手,揉脖子,揉小腰。

    头等舱的门在此时拉开,两个洋人和女孩进来,他们一个鼻孔里插着止血棉,一个脸上涂了药。

    没吭声,没敢说话,安安分分的坐在自己位置。

    女孩时不时看偷瞥秦泽一眼,神情极其复杂。

    秦泽?

    他是秦泽?

    原来一直和自己的偶像“同处一室”,这时候,身为粉丝的她本该兴奋的要签名求合照什么的,但经过刚才的事,很难拉下脸过来套近乎了。

    经济舱里的乘客亦如此,秦泽刚才一番话,让大家脸皮火烧火燎。

    下午四点五十分,准时抵达宝安机场。

    秦泽下飞机后,被机场的工作人员留了一下,请入贵宾室。

    “秦泽被单独带走了。”

    “是不是警察要抓他?”

    “我们去看看吧。”

    乘坐摆渡车的乘客也看到了,他们和秦泽不是同个摆渡车走的。

    “我们下车后过去看看。”

    “是那个方向”

    “机场派出所就在边上,我们直接过去?”

    秦泽在贵宾室等到了派出所的警察。

    他又打架了

    两个赶过来记笔录的中年警察心里同时浮现的念头。

    秦泽和赵友签、孙伍德事件,历历在目。沪市和深城相隔一千多公里,但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做个头发都全国皆知,何况秦泽这样的大名人打架事件。

    “我们接到报案,说你在飞机上打人。”警察说。

    在飞机上闹事罪加一等,乘客间的冲突还好,要是和上面的工作人员起冲突,严重的直接拘留。

    “打了两个外国人。”秦泽道。

    “原因呢?”

    “他们骂中国人是猪。”

    警察一愣,“详细说说。”

    秦泽就把飞机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没把人打怎么样吧?”

    警察的语气很温和。

    “哪能啊,就普通打架,不构成轻伤的。”秦泽笑着说。

    就像是一个梗,警察也笑了。

    前段时间无数人关注“构不构成轻伤”这件事。

    “那两个外国人就在隔壁,我们回头会去问话。”警察交代完,离开贵宾室。

    开门后,看见外头的景象,两人都愣住了。

    门口黑压压的站了数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