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七十三章 说好五更就五更(第一更)
    这对年轻男女身后,另一个金发碧眼的洋人说:“这部电影我看过,几个女演员很漂亮,但剧情不好,特效还不错。”

    他评头论足的语气,能让人感觉出不屑的味道。

    女孩转头,不服的说:“中国票房排第一,破了纪录的。”

    “那是好莱坞的大片恰好没同期上映,不然第一名总是我们米国。”身后这个洋人年纪稍大一些,但只是相对而言,他顶多就三十:“而且它的国外票房应该不行,中国的电影在国外卖的都不好,但你们国家的市场很大,所以就算影片质量不好,也能卖出高票房。”

    还真是个让人无法反驳的说辞。

    洋人还特地上网查了《大话西游》的票房,完了把手机给女孩看,得意洋洋:“看吧,票房很一般。”

    女孩撇撇嘴,不说话了。

    苏钰凑了一句话,问那女孩:“你也喜欢看《大话西游》?”

    女孩明显一愣,转头,看着这位漂亮到有点瞎眼睛的姐姐,礼貌的浅笑:“嗯,我是秦泽粉丝。”

    “嗯嗯,我也是秦泽粉丝。”苏钰点头。

    “真的吗,你喜欢他电影还是歌?”

    “都喜欢啊,他每首歌我都听,每部电影我都看。”

    如此,话匣子打开了。

    两人相隔一个身为的女人叽里咕噜聊起来,声音压的很低,尽量不打扰边上的人。头等舱座位大,空间却不大,但胜在位置少,她们压低声音说话,不会打扰到别人。

    有才华有颜值的小鲜肉总是特别招女孩子喜欢,在娱乐圈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虽然小鲜肉和当红花旦都难逃喷子的毒手,但是喷子里,百分之九十是雄性生物。

    女粉丝比男粉丝的素质要高,虽然常常有人骂女人没脑子,盲目追星说这些话的人都是羡慕嫉妒恨的男同志。

    男同志们喷完小鲜肉喷女花旦,无所不喷。

    秦泽听着苏钰花式吹捧,脸火烧火燎,感觉贼尴尬。

    但那位妹子却像是找到了同道中人,从音乐和影片,聊到了秦泽的私生活。

    苏钰说:“秦泽是个私生活很检点的男人,不像其他小鲜肉,荧幕上光芒万丈,私生活却很糜烂。”

    女孩嗯嗯点头。

    可见秦泽的口碑很不错。

    苏钰又说:“同样是姐弟,相比起秦泽,我对秦宝宝是极端不满意的。她就是个花瓶,什么都不会,就只会唱歌。你看,从《歌星》节目开始,一直到现在,她都是靠着弟弟发家致富,扬名立万。自身除了漂亮点,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使劲儿的黑秦宝宝。

    妹子说:“秦宝宝也还好啊,唱歌好听,演技不错。”

    苏钰不满道:“她哪里好,就她那点演技,连我都不如。唱歌呵呵,没秦泽写的歌,她能火?”

    见她有些生气,妹子就弱弱的附和:“我也觉得秦宝宝太花瓶。”

    苏钰眉开眼笑,“我听你口音,也是沪市人?”

    妹子说:“是的,在米国留过学,现在在外资企业上班。他们俩是我同事,这次去深城做一个项目考察。”

    说话的同时,她始终觉得苏钰有几分眼熟。

    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她明明不认识苏钰。

    如果她再看一遍大话西游,现场对比,就能认出苏钰和“香香”是同一个人。

    就算是天生丽质的女人,化妆和不化妆也是天壤之别,苏钰和秦宝宝够漂亮了吧,可她们如果化妆,会让秦泽产生些许梦幻感,觉得这样的美人,应该只存在画中。

    哪怕姿色很一般的女人,化妆技术稍微高超点,分分钟变美人。

    多少重金打赏女主播的土豪见面后心碎?

    强烈要求政府把化妆术列为欺诈罪。

    苏钰道:“咱们不但是同乡,还有相同经历,我也是在米国留过学。”

    她没说自己有一个博士一个硕士学位,太欺负人。只说了学校。

    “你也是耶鲁的?”女孩身后的洋人惊喜的语气。

    “yes!”苏钰转头,给她一个礼貌而矜持的微笑。

    洋人表示很高兴,用英语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并伸出手。

    苏钰没伸手,而是颔首微笑。

    她不太顺眼这个洋人,刚才贬低了秦泽的电影。

    也没跟他握手的意思,握手是交往的礼仪,但咱们不是朋友,也没有交朋友的打算,随便一个人就要握手,苏总岂不是要累死。

    苏钰的做法并没有让洋人知难而退,反而聊上了。他确实是耶鲁大学毕业的,总能扯起让苏钰感兴趣的话题,聊一聊学校的环境,一些在学校经久不息的有趣传闻,比如学校外某某咖啡店出售了,再也喝不到那口味的咖啡。比如某某学长功成名就,成为了照片橱里的杰出校友。

    听着他们的交谈,秦泽就像在听另外一个世界的趣闻趣事,和国内大学确实不一样。

    洋人因为比苏钰大一点,算学长,撩妹手法不错,问苏钰要了号码,虽然苏钰没给。

    趁着苏钰喝水的空隙,两个洋人用眼神交流一番,另一个洋人朝苏钰努努嘴。

    女孩身后那个洋人当即起身,走来,用蹩脚的中文:“你好,能换个位置吗。”

    他是对秦泽说的,但秦泽正在假寐,不知道。

    洋人推了推他肩膀,他才睁眼,茫然看他。

    “能换个位置吗。”洋人重复。

    “no!”秦泽道。

    “不一样吗,”洋人说:“我和她是校友,我们想聊天。谢谢!”

    秦泽反感他理直气壮的语气,想起以前姐姐还在外资企业上班时,有天和他抱怨,说歪果仁特别不好相处,他们的语句里时常带着“thankyou”、“good”,但你感觉不到丝毫的诚意。

    好像那些词只是语气词而已,其实特别霸道,尤其公司里的高管,他们总是习惯高高在上。

    秦泽对此毫无b数,以一个经验丰富的理论家的角度,安慰姐姐说:那是因为歪果仁的优越感是与生俱来的,往前推十几年,他们更霸道。

    “我在睡觉,你打扰我了,是很没礼貌的行为。”秦泽用不太流利的英语说。

    他英语还算不错,能看外文读物,但口语很糟糕。

    洋人嘀咕了一句“俚语”,扭头回去了。

    苏钰悄悄道:“他说你是狗日的。”

    秦泽不信,“瞎掰吧你,歪果仁知道“狗日”?”

    苏钰道:“意思是这个意思。”

    秦泽嗤笑一声,“外国名牌大学出来的,也就这素质?”

    苏钰调侃说:“嗯嗯,外国的月亮最圆啦。歪果仁都是高素质人才。”

    “说话阴阳怪气。”秦泽捏了她大腿一把。

    那一边,洋人不满的嘀咕,女孩和洋人同伴嘀咕,大抵意思是苏钰和秦泽是认识的,不会换座位正常。

    苏钰叹口气:“有点怀念国外的日子了。”

    “那里有让人值得留恋的人或事?”

    “我在国外的朋友不多,想想那段岁月,独在异乡也挺寂寞的,只是,毕竟是我人生的一段历程。”

    苏钰想把头靠在秦泽肩膀,但头等舱的座椅特宽敞,不像经济舱的座位隔的近,她没法把脑袋靠在秦泽肩膀。否则还没到深城,她脖子和腰就断了。

    感慨读书生涯的日子,是每个人都会有情怀,不过秦泽暂时不会有,他毕业才一年。

    没准再过几年,也会感叹一样在财大当路人甲的岁月,那是他逝去的青春。

    真怀念以前啊,默默无闻,无忧无虑,不像现在这样,万众瞩目,当名人真累。

    这样的感慨。

    “那现在呢?”秦泽问。

    “现在当然是国内好啦,有你在,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苏钰翻白眼,千娇百媚。

    “懂事。”秦泽摸摸她脑袋。

    明明年纪比他大,可苏钰在他面前,表现的像是一个需要疼爱宠溺的女孩。

    秦泽还是比较享受这样感觉的,虽然他是姐控。

    秦泽在飞机小憩了片刻,突然就被嘈杂声给吵醒。

    苏钰探头张望,但因为经济舱和头等舱有门挡着,看不见外头的景象。

    旁边的女孩起身,拉开门看了看,扭头,朝另一个洋人说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英语,然后两人一起出去了。

    秦泽这种战五渣的英语听力大概能听懂:xx和外面的人吵起来了

    恰好此时有尿意,出于中国人看热闹的心理,他说:“我上个厕所,顺便吃瓜。”

    苏钰点点头,没去凑热闹,只是说:“回来跟我唠嗑。”

    秦泽:“你说话的语气像京城大妈似的。”

    他迈步离开头等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