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七十一章 神经病
    秦泽这几天陷入疯魔状态,写剧本写到深夜,然后又统统推到重来,绞尽脑汁的构思剧情,突出剧本的鲜明部分。

    很难。

    超级难。

    系统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没法像其他编剧那样,花几个月甚至几年构思一个剧本划掉,编剧有这么用心,国内就不会烂片横行。

    他虽然是理科生,但他写作文很拿手,毕竟是初中拿过奖的大佬,享受过班里妹子们艳羡和佩服目光的“笔杆子”。

    可写作文和写剧本,完全两回事。

    之前修改《大话西游》、《真黄传》剧本,没觉得怎么难,反而因为自己找出剧本的逻辑漏洞而沾沾自喜。

    也没什么难的嘛,就这么回事。

    当他开始从无到有的创作剧本,才发现是一件很困难,很烧脑的事情。

    他现在的状况,就像一些传统作家和网文作家的差别。

    传统作家可以花几年时间,慢慢写,有足够的时间沉淀、斟酌。而网文作者需要每天码两章,码到思路枯竭,码到肾虚,每天码,爆肝在所不惜

    然后读者轻飘飘的说:没意思,弃了。

    特么的。

    “最好的办法,是体验一遍精神分裂症的感受。”系统给他出主意。

    “不是这个啦,现在是剧本写不出来,”秦泽苦恼道:“我对精分同志的世界一无所知。”

    “也对,就算你有演技精通,可你根本不知道怎么演。”系统道。

    “所以,任务能撤回吗?”

    “你想多了。”

    精分患者,精分患者!

    秦泽默念了几声,走到衣柜的镜子前,看着镜子里身量高挑的自己,一张俊朗的脸。

    他看见了自己脸上一个大写的“帅!”

    不帅怎么当男神,靠才华吗?别逗了。

    他不停的想,精分患者是咋样的?

    疯狂?极端?

    两个自我?

    闭上眼睛,数秒后睁眼。

    “姑娘,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我人生中的另一半。”此时的秦泽,目光隽永而深沉,微微眯眼,表情专注而深情:“佛说,前生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一次擦身而过,我相信我们前生必然有化不开的缘分。”

    下一刻,秦泽深情专注的表情崩溃,隽永深沉的目光化为狰狞:“哈哈哈,小碧池,大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乖乖的等大爷我来日你,佛说前生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一次擦身而过,咱们这样的情况,前生一定日到天荒地老了吧,哇哈哈哈,你叫啊,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没有人能在海泽王的胯下逃脱”

    猖狂的笑声回荡在房间里。

    这时,眼角余光突然瞄到门口有人影。

    “哈哈哈哈哈嗝!”

    秦泽笑声顿时消失,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卡壳了。头僵硬的扭过去,是子衿姐,站在门口的是子衿姐。

    我擦嘞,大半夜她不睡觉,站我门口干嘛。

    我没关门?

    王子衿呆呆的看着他,表情很怪很复杂。

    震惊,愕然,难以置信,以及呆滞翻译成一句话: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狗子。

    “我,我没打扰你吧。”王子衿紧紧抱着怀里的枕头,有些胆怯,说:“我就是路过,先,先回去睡了”

    子衿姐转身,火烧屁股似的遁走。

    贼尴尬!

    秦泽神了伸手,做挽留姿态,终究没好意思出声。

    房间里,一片沉寂。

    好羞耻,好羞耻

    我只是在演戏啊,我只是在尝试体验精分患者啊。

    但就是因为他掌握精通,所以可以想象自己刚才崩坏的脸有多可怕,会不会对子衿姐造成什么心理阴影啊?

    这可比私底下玩便便和舔鼻涕被女朋友撞见还要羞耻和尴尬。

    二营长,你的意大利炮呢?

    快射我,快射我。

    没脸见人了,嘤嘤嘤。

    “怎么说呢,虽然演技有点浮夸,但你确实把握到了精分患者发病时的癫狂。”系统安慰道。

    秦泽:“”

    王子衿溜回房间,蒙头就睡,告诉自己是幻觉,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觉。

    但秦泽那张狰狞而癫狂的脸,在她脑海挥之不去。

    他是这样的阿泽吗?

    这么恐怖的吗?

    这种感觉就像原本交了个贤惠可爱的女朋友,结果发现她其实是个疯婆子,怎么想难以心安。

    于是她又溜出房间,打开了秦宝宝房间的门。

    他们三个在家里从来不锁门,夜袭起来特别方便。

    夜里十一点,秦宝宝已经睡了,盖着薄薄的被子,背朝门口,隐约可以看见一个曼妙的身体曲线。

    王子衿关门,开灯,掀被子上床,摇醒秦宝宝。

    “干嘛呀,睡的正舒服”秦宝宝迷糊的睁开眼,不高兴的嘟囔。

    “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王子衿犹豫道。

    “不该说的就别说,睡觉睡觉。”秦宝宝拉上被子蒙住头,顺便撅屁股撞她。

    “但我不说我心里没底。”王子衿神神秘秘道:“和阿泽有关。”

    秦宝宝从被窝里钻出头,凌乱的秀发挡住半张脸,没挡住的另外半张,有一只明亮的扑闪着秋波的眸子,问道:“怎么了?”

    王子衿措词道:“我刚才看见他在房间里,在房间里”

    秦宝宝精神一振,嘿嘿笑:“他在房间里挊了?”

    老弟二十四的男人啦,还没有交过女朋友,肯定饥渴啦,嘿嘿嘿。

    王子衿轻轻敲她一个板栗,没好气道:“比这个可怕多了,我刚才路过他门口,看到他站在镜子前,表情很可怖,说的话有点不堪入目,然后大笑起来,总之,总之就像和神经病,脑子有病那种。”

    她当然不会说我抱着枕头准备和你弟弟睡觉。

    最近他们每天都睡一起,不是秦泽半夜爬过去,就是王子衿半夜爬过来。

    反正秦宝宝身体棒棒哒,一般不会起夜,早上又醒的晚,他俩的小动作不会暴露。

    王子衿害怕被日,可她也想和男朋友缠绵亲热,有时候还表现的特主动。

    “哦。”秦宝宝索然无味的拉上被子盖住脑袋。

    王子衿:“”

    “哦?”王子衿拉下被子,用力捏闺女的脸蛋:“你弟弟神经病了,你这么淡定?”

    秦宝宝白眼道:“他肯定在演戏啦。”

    “怎么说?”王子衿追问。

    “他说要拍一部冷门的,但是口碑爆棚的电影,题材就是精神病患者,没发现他最近老是神游天外,做事时都在发愣吗,他在想剧本。大惊小怪,睡觉睡觉,女人熬夜对皮肤不好,姐姐还没男朋友呢,要好好保养。”

    重新拉上被子。

    “这样啊”王子衿恍然大悟的同时,松口气。

    我的男朋友没毛病。

    “你睡不睡,不睡回房去,睡的话关灯。”秦宝宝推了推闺蜜的小腹。

    “睡呀,好久没睡你了,想姐姐了吧。”王子衿嘿嘿嘿。

    “啪”,关灯声。

    王子衿飞快钻进被窝,从后面抱住秦宝宝,双手不由自主的攀上珠穆朗玛峰,恶狠狠道:“小娘皮,整天挺着这么大的胸,秀给谁看?姐姐帮你揉揉,看是不是水货。”

    秦宝宝尖叫一声:“痛,别捏。”

    “哎呦,葡萄成熟了。”

    “嗯嗯嗯哪像你,两粒绿豆,留着给你以后的老公做绿豆糕?”

    “呸,你才绿豆糕。”

    “这么大的屁股,秀给谁看啊,呦,手感还挺好。”

    “王子衿你别闹,我要睡觉,你今天怎么这么皮。”

    “你给我蹭一蹭,蹭一蹭再睡。”

    “哪学来的骚话。”

    你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