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六十六章 你姐姐还是你姐姐
    “吃完饭之后,他们就约你上去看剧本了是吗。”戴眼镜的胖警察坐在玻璃柜台后,一边在电脑中录入,一边询问。

    “嗯。”

    隔着一面玻璃,许悦正襟危坐,双腿并拢,两只手安分的摆在腿上。

    “期间,有没有比较露骨的暗示,让你陪他们上床?”

    “没有,”许悦努力回忆,摇头:“只是说我是好苗子,当演员不容易什么的。”

    胖警察点头,手指灵巧的击键,噼里啪啦的脆响。

    片刻后,“之后呢?”

    “后来他们要我去房间谈剧本。”许悦微微低下头,脸蛋微红,火烧火燎,少女脸皮薄,觉得太丢人了。

    “你本人的意愿是跟上去谈剧本?”胖警察措词。

    话里的意思,其实在问,你是愿意做p交易的吗?

    这种话不好说的太直白,毕竟对方才17岁的未成年女孩。

    许悦茫然的小表情。

    胖警察无奈道:“那种交易,你愿意吗?”

    “不,不愿意。”许悦连忙摇头。

    “上楼之后,他们说了什么?”

    “他们说,让我陪他们睡觉,就把角色给我演”许悦满脸通红,声音细弱蚊吟。

    “详细说说。”

    “哦。”

    几分钟后,胖警察道:“最后几个问题,他们有没有对你动手动脚。”

    “有过几次,但我躲开了,然后他们说了那件事后,我想走人的,可他们拦住了门不让我走,还拽了我一下。”许悦气愤的说。

    “明白了。”胖警察噼里啪啦敲字,末了:“我们这边已经立案了,回头会传讯他们两人,你先回去等消息。”

    许悦点点头,起身,“那我走了?”

    “再见。”

    “再见。”

    离开派出所,许悦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仰头看了一眼国徽,国徽仿佛闪闪发亮,散发出一种叫做“王霸”的气息。

    套用玄幻文形容:凝众生之气运,承历史之精粹,纳天地之菁华。

    奉天承运之下,说出来的话都口含天宪,比如建国后不准成精,此令一出,言出法随,你瞅瞅,哪只动物敢成精,纷纷受到压制。

    心里油然产生一种生而为人的自豪感。

    单身狗除外。

    程序猿除外。

    表哥的车子就停在派出所门外的路边,车窗降下来一条缝,青色的烟雾一缕缕袅娜而出。

    秦泽因为一张太过惹眼的明星脸,不方便出去抛头露面,留在了车里。

    许悦顶着烈日,快步走到车边,拉开车门,进去。

    “好了吧。”秦泽把手伸出车窗,弹了弹烟灰。

    “好了。”许悦软濡而清脆,又有一点甜美,正如她此刻的花季。再过几年,声音会少点清脆和甜美,多些磁性与柔媚。

    声线是唱歌的好苗子,可惜天赋不行,她唱歌总跑调,和王子衿一样。

    可惜了,不然秦泽可以考虑培养她,这年头,做什么能比明星更赚,公务猿划掉。

    而且看许悦的模样,心理阴影谈不上,但肯定对娱乐圈这一行的肮脏有了全新的认识。

    随缘吧。

    “警察会抓他们吗,我没被欺负,告他们强女干未遂,算不算诬告?”许悦弱弱道。

    性格胆怯,内向,是许悦最大的缺陷。

    这样性格的女孩子,以后谈恋爱、成家,其实很吃亏的。

    她又这么漂亮清秀。

    秦宝宝和许悦姐妹俩,性格完全相反,单论性格而言,秦泽更喜欢表妹这样的,温柔娇弱,姐姐性格就太恶劣了,鬼灵精的很,而且小肚鸡长不对,这是形容男人的。

    小心眼!

    占有欲强。

    爱吃醋。

    自以为小仙女。

    嘤嘤怪。

    太多了,能罗列出一大筐。

    “没事,接下来表哥会处理了,用的到你的地方,你配合就好,该配合我演出的你,不能装作视而不见,明白吗。”

    “哦”

    “送回家。”秦泽把烟头弹出窗外,启动车子。

    许悦只说自己请假了,真实情况没告诉妈妈和奶奶,除了难以启齿,还有替秦泽遮挡的原因。

    自家表妹在自己的公司遇到这种事,说出来就觉得丢人。

    赵友签和孙伍德两个货,是不是以为潜规则是行业常事,就选择性的把这件事遗忘了?

    是不是觉得挨了打,就化被动为主动?

    是不是觉得没把许悦怎么着,就能没事?

    是没什么事,但没事秦泽也能整出点事。

    如果许悦真的被两人带节奏,半推半就,则归类为诱女干,诱女干是不犯法的,只是会受到道德谴责。

    反抗,则归类强女干。

    目前的情况,罪名可能不成立,但只要扯上点关系,足够他俩喝一壶。

    这招是毕大佬教他的。

    毕竟也不好欲加之罪,因为赵友签两人名气不算小,公众人物,事情又闹的人尽皆知,秦泽犯傻才会以势压人。

    除非他已经是王家的女婿,或者是传说中大佬的后代。

    “表哥,你为什么不在网上回应?好多人说你打人,膨胀了,飘了,比卖报的还飘。”许悦犹豫半天。

    “会回应的,只是头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拿捏不准分寸,想等高人指教。”秦泽道。

    高人指的是毕叔叔,今早刚和他通完话。

    许悦点点头。

    秦泽把许悦送回家,再驱车赶往天方娱乐。

    一个电话把相貌平平的助理召唤过来:“两件事,即刻去办。”

    助理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一,在公司官微发一条声明,谴责赵友签和孙伍德潜规则未成年女艺人。二,赶紧去联系业内有档期的知名影视导演,三天,三天之内我要见到人。划重点,三天。”秦泽道。

    “知道了秦总。”相貌平平的助理告退。

    “总算要澄清啦?”

    盘腿坐在沙发,捧着手机打游戏的秦宝宝,侧头,喊了一声。

    “是的姐姐,我已经知道该怎么操作这次的麻烦了。”秦泽说。

    “那就好,过来,咱们solo?”秦宝宝嘿嘿道:“姐姐最近操作有大长进。”

    秦泽一愣,过去瞄了一眼,发现姐姐在玩一款手游,模仿王者农药的手游,画风不一样,可操作模式是一样的。

    这年头,什么都能盗版,什么东西火,就盗版什么。

    “这游戏?”

    “洪荒世界。”姐姐脆声道:“里面的人物,都是传说中的神话人物。还挺好玩的,和农药同样的操作模式。”

    去年有一款叫做农药的手游很出名,但秦泽和姐姐都没玩,因为去年是他们人生的转折点。

    英雄联盟他俩都弃了,谁知道,那段时间,正是英雄联盟最后的辉煌。

    回头再想,挺惆怅的。

    毕竟在那款游戏里,姐弟俩挥洒了一年半的青春。

    “这种模仿的游戏,有什么好玩的。”秦泽不屑道。

    “你确定不玩吗?玩的人还挺多的,”秦宝宝死了,不,游戏角色死了,便扬起脸蛋看秦泽,说:“紫晶公司开发的手游。”

    秦泽:“”

    没有什么游戏是不能抄袭的,如果有,那就收购过来。

    子衿姐慷慨激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子衿姐终于迈出那一步了。

    “我下载来看看。”秦泽道。

    难以置信,这才多久,做游戏不是*,啪啪几声,十几二十分钟结束,说自己半个小时以上的都是雏儿。

    因为那是身怀泰迪肾的我的能力。

    就算抄袭也没这么利索的吧。

    唯一可能是子衿姐蓄谋已久,那天只是给自己提个醒,毕竟公司将来要走什么路线,总得和他这个创始人大声招呼。

    秦泽心说,尼玛啊,虽然我把紫晶送给你了,但子衿姐你不能这样放飞自我啊。

    跟小马哥一样,将来被人戳脊梁骨么。

    公司网快,十几秒下载好,注册,登录。

    姐姐拉着他坐下,兴致勃勃的开局。

    两人solo,老规矩,先推掉两座塔或者死亡次数超过三次,就算输。

    秦泽选了镇元子,一个爆(河蟹)乳道袍的妹子,鬼知道镇元子为什么是妹子,设计师可能对洪荒人物有什么误解。

    一边对线,一边看技能详情。

    姐姐玩法师,脚踩莲台,白衣飘飘的观音大士。

    技能做的很华丽,莲花、柳枝齐飞。

    秦泽坚持了两分钟,被姐姐活活耗死。

    秦宝宝捏兰花指,发出绿茶婊招牌的“厚厚厚”笑声:“你姐姐,还是你姐姐。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秦泽撇嘴。

    接着对局,再次被耗死,然后一塔被推。

    秦泽死两次,失去一座塔。

    观音大士踩着莲台洋洋得意,斜侧草丛突然窜出*)妹子,干脆利索的一套连招,秒杀。

    秦宝宝瞪大眼睛。

    “上手了?”

    “上手了。”

    秦宝宝收起得意之色,认真对战,但此时不再是塔下对线,她要跟着兵线到秦泽的二塔下方。

    草丛里再次窜出爆(河蟹)乳的镇元子,秦宝宝这回学乖了,残血,死之前闪现逃走。

    秦泽位移技能跟上,啪啪啪一路缠打,在塔下将她击杀,闪现离开,顺势把塔推了。

    秦宝宝咬唇瞪眼,“死鬼,推你一座塔,追姐姐杀了半路。”

    solo结果毫无疑问是秦泽赢了,秦宝宝手速操作都不错,算女人里比较优秀的,但她不可能打的过身怀绝技时代在召唤的秦泽。

    秦泽拍拍姐姐的肩膀,看着她撅嘴不服输的表情,语重心长:“你弟弟还是你弟弟,但他偶尔会变成你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