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六十三章 我可能要进一趟小黑屋(第四更)
    赵友签在地上躺了片刻,听见两声关门声,套房里安静下来。确定人都再走,他哼哼唧唧的爬起来,衣服、脸上沾了许多呕吐物。

    不远处的同伴,孙伍德,同样躺在地上,呻吟着,捂着肚子。

    赵友签挣扎着起身,把孙伍德搀扶起来,两人忍着疼痛和眩晕,走进厕所。

    厕所瓷砖湿漉漉的布满积水,赵友签脚滑还摔了一跤。

    忍住,不哭,站直身体撸。

    镜子里,两人的模样都很凄惨,衣服、裤子多出沾染秽物,脑袋疼,有血顺着脑袋流过脸颊,头皮应该被砸破了。

    一个著名导演,一个资深编剧。

    何曾有过如此凄惨的遭遇。

    至少很多年没有了。

    “日!”

    孙伍德骂骂咧咧的扯了一条干毛巾,想抹把脸。

    “别擦。”

    赵友签挡了一下,沉声道:“我们报警,走法律程序解决这件事。”

    “能行?”孙伍德犹豫。

    “不管行不行。”赵友签恶狠狠道:“他是公众人物,这件事够他喝一壶。记得前些年打人被判刑的几个艺人吗。”

    “好!”孙伍德恨声道:“我们什么都没干,是他动手打人。”

    当即打电话报警。

    派出所离这里不远,所以出警很快。

    三个警察敲开酒店房间的门,两人一身污秽,脸上还有血迹,可怜巴拉的模样。

    “怎么回事,谁打的你们。”一个警察问。

    “秦泽。”赵友签说。

    警察同志微微点头:“哪里人,家住何处。”

    “秦泽,天方娱乐的老板。”赵友签道。

    “嗯”警察同志点头,“嗯?”

    突然一愣。

    没听错的话,天方娱乐的秦泽对吧,那个秦泽啊?!

    “怎么打架的,把事情说说。”警察精神一振。

    绝对不是八卦。

    赵友签沉默一下,看向孙伍德。

    “我们就是和公司的女艺人聊聊剧本,然后他冲进来打人。”孙伍德说,说完,他看见三个警察的眼神颇为微妙。

    “你们叫什么。”

    “赵友签。”

    “孙伍德。”

    三个警察恍然大悟。

    孙伍德不认识,但赵友签还是有所耳闻的,名气挺大的导演。

    导演、女艺人、谈剧本。

    警察同志突然间就懂了。

    嗯,我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警察,无论多八卦的事,都绝对不会八卦,除非忍不住。

    “和你们谈剧本的女艺人是谁。”警察同志问。

    忍不住了。

    孙伍德和赵友签沉默。

    “咳咳!”另一个警察同志咳嗽一声:“先带你们医院,然后去派出所做笔录。”

    赵友签沉声道:“我们这绝对是轻伤了,你们马上逮捕秦泽。”

    “先去医院好吧,是否轻伤,先立案,然后等司法机构和医院的鉴定。”警察说

    车子在夜幕中穿行,在路灯照亮的地面,拉出长长的,飞快的影子。

    车里,亮着车顶灯。

    秦宝宝和许悦坐在后座。

    秦宝宝细声安慰表妹,没忍心责怪她。

    “导演邀你喝酒、谈剧本,怎么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秦泽道。

    “我,我有发短信了。”许悦小学生似的坐直身体,小脸蛋略微忐忑,还有苍白。

    “那喝酒呢,你不会提前说一声?我就稍不留神,你差点给人骗了。”

    “我有打电话给你”许悦低头,黯然,说话声渐渐低了,:“你不想理我的样子。”

    心里委屈的想哭。

    “吓坏了吧。”秦泽叹口气:“你见到了这个社会腐朽的一面,以后遇事,留个心眼,对任何人的好意和热情,提高警惕,保持距离。”

    许悦闷闷的“嗯”一声。

    秦泽开车送表妹回家,在小区外停下来,难得一个夜风微凉的晚上,本该惬意的,但三人心情都不好。

    “表哥,你和表姐不上去吗?外婆很想你们。”许悦被秦泽和秦宝宝送进小区的大门。

    “不去了。”秦泽苦笑。

    哪有心情见外婆啊。

    “悦悦,这事儿你别告诉舅妈和外婆。”姐姐提醒道。

    “嗯。”许悦点头,转身走了几步,驻足,翩然转身,定定凝视秦泽:“表哥,谢谢你。”

    说罢,来了个乳燕投林。

    秦泽拥住抱在怀里的表妹,摸摸头,“傻丫头。”

    她不知道是委屈还是受了惊吓,淡薄的娇躯微微颤抖。

    许悦恋恋不舍的离开表哥的怀抱,微微低头,默然走进小区。

    “悦悦!”秦泽突然喊道。

    许悦停住脚步。

    “以后,”秦泽扬声道:“谁敢欺负你,表哥帮你揍他。”

    许悦闷头走入黑暗中。

    悦悦,谁敢欺负你,表哥帮你揍他

    时隔多年,这句话仿佛穿越时光,再次飘进耳朵。

    小区路边的路灯,洒下昏黄的光芒,照亮了许悦脸颊上的两行泪光。

    “啧,悦悦这个死丫头啊,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秦宝宝狐媚的脸蛋闪过“气愤”,“从小就和你更亲,外婆家的几个都一个德行。”

    秦宝宝从小就美丽漂亮,高傲的像只小孔雀,初中那会儿,喜欢,但囊中羞涩主要是买书太费钱,恰好许悦学校边上有书店,可以租,一毛钱一天。

    秦宝宝每天都会让许悦给她租书,小学五年级的小悦悦放学后,首先要坐公交来一趟姑姑家,把给表姐送来,一个星期一次。

    可见某人仗势欺人的劣根性,不止是用在弟弟身上。

    “你吃什么醋。”秦泽没好气道。

    “呸,我才没吃醋。”秦宝宝瞪眼。

    她继而磨牙,恨恨道:“打的太轻了,两个人渣。”

    要不是秦泽早点发现,可能就会酿成大错,姐弟俩有什么颜面面对父母、舅舅舅妈,还有外婆。

    更没脸面对来表哥公司实习的许悦。

    还是对她太不关心了,身份的事就不该瞒着,或者提前和她说清楚娱乐圈的一些门道。

    他们表面平静,其实心里很后怕。

    “打人只能发泄怒火,但解决不了问题。”秦泽沉声道:“这件事没完,你看着。”

    “阿泽,”姐姐忽然用很温柔很温柔的声音喊了一声。

    秦泽:“嗯?”

    秦宝宝轻轻环住他的腰,“谢谢。”

    “谢什么?”说话的同时,秦泽环顾四周,看有没有狗仔在跟踪暂时没有发现。

    再看向岗亭,里面只有一个趴在桌上打盹的门卫大爷,是不是姓秦就不知道了。

    “谢谢你为了我,努力奋斗让自己不在咸鱼下去。”

    如果没有“咸鱼”两个字,我会感动。

    “谢谢你为了我,辛辛苦苦挣钱收购娱乐公司。”

    这句话中听点。

    “谢谢你为了我,一直不找女朋友。”

    这句话有点细思极恐,姐姐,且让我假装听不懂的样子。

    秦宝宝继续道:“如果没有你,我大概只有退出娱乐圈一条可以走。”

    必然的情况,她这样姿色的女人,又没背景,想在娱乐圈一直顺风顺水下去,几乎不可能。

    潜规则她是不会接受的,那么只有退出娱乐圈这条路可以走。

    还好我有一个能软能硬的好弟弟。

    平时咸鱼,关键是时刻却意外的靠得住。

    秦宝宝回忆起自己一路走来遇到的种种难关、麻烦,好像每一次,只要在弟弟面前嘤嘤嘤几声,他就能帮自己搞定。

    嘤嘤嘤,你帮我写歌吧。

    嘤嘤嘤,你做我的帮唱嘉宾吧。

    嘤嘤嘤,你和姐姐拍吻戏吧。

    一路嘤嘤嘤,她嘤到了人生巅峰。

    “没什么好谢的,你是我姐姐嘛,”秦泽说:“爹亲娘亲,不如姐姐亲。”

    “那,要不要和姐姐练吻戏?”秦宝宝仰起头,风撩起她的额发,美艳不可方物。

    秦泽瞄了一眼半启红唇,颇为意动。

    三天两头吃姐姐嘴上的胭脂,我大概是世上最正(鬼)直(畜)的弟弟。

    但是现在不行啊,谁知道会不会突然蹦出一个狗仔队:哈哈哈,终于让我逮住你们的小秘密了,等着住院吧。

    开国七十年,娱乐圈最大最轰动的新闻。

    没跑了。

    秦宝宝见他沉默,心一凉,急道:“好久没练吻技了,有点生疏”

    “忘记上次的事了?”秦泽压低声音:“狗仔的目光无处不在。”

    就算现在不在,也不能松懈大意,狗仔可能会迟到,但绝对不会缺席。

    时刻保持警惕。

    秦宝宝立刻推开弟弟,心虚的左右环视。

    秦泽:“”

    别看啊姐姐,你这个样子,搞的我们妥妥的奸、、、、情。

    “我有一只小毛炉我从来也不骑”

    姐弟俩同时摸手机。

    秦宝宝忘了,她穿着睡衣,手机没带。

    是秦泽的手机响了。

    来电号码是座机,陌生号码。

    秦泽接通电话,如果是垃圾广告推销电话,他就立刻挂断。

    “你好,请问是秦泽秦先生吗?这里是xx派出所。”一个女人的声音。

    “是我。”秦泽心一凛。

    “你涉嫌故意伤害罪,请告之我们你所在的地址,需要带你回派出所协助调查。”

    “不用了,我现在过来。”秦泽道。

    那边沉默了片刻,“好的。”

    姐姐裙裾飞扬,道:“谁的电话。”

    秦泽笑了笑,道:“派出所的,涉嫌故意伤害罪,我可能要进一趟小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