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五十六章 礼物
    秦泽看着姐姐们各种鬼主意层出不穷,比如王子衿含泪把类似热翔的芒果泥吃掉。

    比如苏钰一分钟内吃掉所有冰沙,吃完就奔厕所吐了,泪花直冒。

    比如姐姐被要求学着黑猩猩自捶胸口一百下。

    瞬间,平静的海面波涛汹涌。

    王子衿和苏钰都是一脸含恨而畅快的表情,很容易就让人脑补出她们的内心活动:胸这么大,晒给我看吗?

    接受小胸弟们的惩罚吧,下作的乳量。

    幸好姐姐的胸脯是原装货,要是和某些明星一样,捶完岂不是要跑一趟医院?

    秦泽享受各种福利的同时,老羡慕了,很想参与进去,让姐姐们看看他的脑洞,不妨玩些更刺激的,比如把胖i戴脑袋上,或者文胸外穿什么的。

    想想就觉得鼻子发热。

    改日,和苏钰玩玩这样的游戏?

    论牌技的话,他应该比苏钰厉害,赢了,就鼓励苏钰尝尝棒棒糖。

    要是输了要是苏钰鼓励我尝姐汁怎么办?

    这么一想,秦泽浑身打了个寒颤。

    男女平等

    男女平等!

    苏钰中途去了躺厕所。

    秦宝宝坐在中间,王子衿坐在左边,秦泽坐在右边。

    秦宝宝心累的靠在弟弟肩膀,唉声叹气:“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有子衿姐在场,他不好搂姐姐的小蛮腰,道:“李大佬有事,就回来了。”

    秦宝宝问道:“呐,这场趋炎附势,有没有收获?”

    王子衿不悦道:“说话难听死了,这叫做开拓人脉,阿泽以后生意越做越大,肯定要认识更多位高权重的人才行。”

    秦宝宝阴阳怪气:“是呀是呀,我家阿泽出身普通,将来肯定只能靠自己,不需要攀高枝,阿泽噢?”

    秦泽正要说话,感觉腰被人轻轻捅了一下,微微低头,发现是王子衿的手。

    她朝自己眨眨眼,努嘴。

    秦泽懂了,顺手搂起姐姐的小蛮腰,但手掌悄悄和王子衿握住。

    王子衿漂亮的鹅蛋脸,露出小狐狸般狡黠的笑容。

    子衿姐觉得非常吃鸡。

    秦泽:“”

    这种画风,不是他要的。

    这时,手机又响了。

    信息提示。

    苏钰发来一张照片,一条信息:“老公,要不要来一发,我会叫的轻点。”

    秦泽小手一抖,小脸一变,把手机放在姐姐脑门,这样姐姐也好,子衿姐也好,都看不见。然后点开图片。

    苏钰坐在马桶上,裤子褪到腿弯,露出白嫩嫩的圆润大腿,故意夹紧腿,没让秦泽看芳草萋萋鹦鹉洲。她高举手机,拍照,镜头里,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做出很妖冶诱惑的神情,在舔嘴唇。

    秦泽:“”

    这不是我要的画风啊。

    秦泽泪流满面的给自己心理安慰:天下男主皆无能,唯我咸鱼粗又硬。

    难以想象,要是苏钰也住一起,他的生活会变得怎么样。

    苏钰很快从厕所出来,她就开个玩笑,没想过真的要和秦泽嘿嘿嘿。

    她脚步声传来的瞬间,秦泽和王子衿同时缩回手,秦宝宝几在同时坐直身子。

    三人正襟危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下午五点半,姐姐们终于结束了互相伤害的一天。

    每个人都比秦泽大,叫姐姐没毛病。

    妹子是不可能被他看上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挊又太空虚乏味。

    只能和姐姐们么么哒,或者啪啪啪,这样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

    打完牌,秦泽给姐姐们做了一份冰激凌,材料厨房都有,存在冰柜里,冰箱什么的,怎么配的上高大上的帝景豪苑小区。

    这可是能和汤臣一品扳手腕的超豪华住宅。

    吃完冰激凌,苏钰要离开了。

    有点恋恋不舍。

    秦泽送她下楼,电梯里,苏钰肩挎名牌小宝宝,手里拿着剧本这种小到和钱包差不多的女式包,完全是装饰品吧,没一点实用价值,还特么贼贵。起码六位数。

    她撅着嘴:“我也好想搬过来。”

    面对如此刁难的问题,秦泽语重心长道:“你想天天面对秦宝宝和王子衿两张可恨又丑陋的脸?”

    岂不是天天修罗场,姐姐们未必每天都只是打牌撕逼的。

    “不想。”苏钰浅笑,梨涡浅浅:“但我能天天面对你这张可爱又帅气的脸。”

    “乖!”秦泽摸摸她的脑袋。

    苏钰半眯眼,满脸享受。

    乘坐电梯下楼,抵达地下停车库。

    苏钰左右四顾,拉着秦泽缩到一个没有监控的角落,二话不说,滚烫的红唇贴上来。

    两人在角落里,进行长达五分钟的口水交流。

    秦泽搂着苏钰的纤腰,另一只手在她胸脯逗弄。

    真·逗妇乳。

    苏钰牌豆腐乳,赞!

    “晚,晚上来,来我家家吧”苏钰喘息着说。

    “晚上要写剧本,公司那边已经开始选角了,我得赶紧把剧本搞定。”秦泽说。

    因为有文胸的关系,他没法摘葡萄。

    “来我家也可以写嘛。”苏钰神容娇媚。

    “来你家就是吃葡萄,而不是写剧本了。”秦泽拒绝。

    苏钰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美人,和她做不可描述的事,远比写剧本要轻松快乐。

    秦泽很难抗拒那种诱惑的。

    勤格沃·吉尔·范各贾。

    两人亲热结束,朝停车位走去。

    苏钰提醒道:“等大话西游的票房到账,你赶紧让秦宝宝还钱,咱们公司这回赔了不少,该死的甄友信,要是抓到他,一定要沉黄浦江。”

    她咬牙切齿的模样。

    口头禅一定是跟曼姐学的。

    秦泽心说,他已经被沉黄浦江了,不对,沉海了。

    点蜡!

    可怕的曼姐,他一直以为“把你沉黄浦江”只是一句戏言。

    曼姐这样的女人啊,很难征服的。

    “你说剧本的话,演里面的哪个娘娘好,女主角肯定不会让我演,对吧。”苏钰想听听秦泽的建议,毕竟剧本是他写的。

    她手里的剧本不完整,只有一部分,在没看到人物结局的时候,苏钰没贸然选角色。

    而且,这种古代宫斗剧很好,爱情剧的话,可能还有吻戏什么的,特烦人,就算有替身,她也不愿意。

    到时候电视剧上映,她的脸,和别的男人亲嘴,想想就受不了。

    宫斗剧就没这种烦恼了,题材不一样,不需要矫情的爱情。

    “但是,你可以加一些吻戏上去,”苏钰嘿嘿道:“咱们也来一个不用替身的热吻。”

    秦泽一愣:“我不拍戏啊。”

    苏钰:“???”

    她仰起精致的小脸,茫然的看秦泽。

    秦泽解释道:“电视剧,拍摄周期长,我没功夫在剧组耗,你也知道我日理万鸡,有一堆的事情。而且,我答应叶卿就是我刚挖的那个女艺人,让她出演女主角,所以姐姐也不拍了,反正她和我一样比较咸,不爱拍电视剧。我估计就她一个人奔波在外拍片,也不放心我”

    苏钰看了看剧本,又看了看秦泽。

    小脸渐渐狰狞。

    难怪,难怪秦扒皮那个小贱人答应的这么快。

    原来她和秦泽根本不出演。

    摔!

    苏钰脑补了一下自己摔剧本的动作,气鼓鼓道:“那我也不要拍了。”

    秦泽表示无所谓。

    苏钰本来就不是演戏的料,她甚至没有王子衿戏精。

    一个长期用高冷伪装自己,心里充满抑郁的女人,很难和跳脱乐观的人那样放开情绪。

    说简单点,就是太沉闷。

    也就在两人深入交流的时候,苏钰比较放得开,能演高冷教师,萌萌哒学生妹,以及乖巧女仆。

    可能她天赋技能点错地方了。

    自从和自己好上后,她性格越来越开朗,这是好事,秦泽喜欢看见乐观积极的苏钰。

    他反感抑郁和压抑的生活,就像当初不靠谱的舅舅连连闯祸,母亲整天愁眉苦脸,决定卖房那晚,妈妈哭了很久,第二天眼圈都红的。

    他和秦宝宝吃饭都不敢大声说话。

    苏钰上车后,启动车子,降下窗户,招手:“老公,我走啦,改日。”

    秦泽挥手:“改日。”

    返回屋子,秦宝宝难得的在看文作者的《论装逼的三百种姿势》类似的教科书。

    “回来啦。”秦宝宝问道:“送个人这么久?”

    “顺便聊了些工作方面的事,毕竟公司被卷了三个亿。”秦泽道。

    也不好和姐姐说,刚才和苏钰进行了体液交流,所以耽搁了时间。

    说话的同时,他顺带瞄一眼姐姐的大长腿,白嫩、修长、笔直,从大腿到角落,弧度线条恰到好处。

    夏天真好,又可以看穿百褶小短裙的姐姐。

    姐姐的腿,让人欲罢不能。

    “对了,过几天公司选角,你要不把把关?”秦泽道。

    “算啦,这个有专业的导演和编剧会处理,”秦宝宝道:“不过要不要让悦悦去试镜看看?”

    “可以吗?”

    “苏钰都能演,凭什么我们家悦悦不行。不过不能给她开后门,让她自己去试镜,这样效果更好。”姐姐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悦悦性格太闷了,这些年家里的遭遇,让她有点沉闷和自卑,就因为太像个受气包,长的又漂亮,所以她才在学校被人欺负,就那个,那个”

    秦泽道:“雯雯。”

    “对,就是雯雯。你怎么记得这么牢?”

    秦泽顿时不解释。

    当然记得牢,我那些年也为她贡献了不少子子孙孙。

    王子衿没在客厅,在自己的小窝里看电视剧。

    秦泽开门进去。

    王子衿拍着自己的两条大腿:“快来快来,给姐姐按按摩。”

    秦泽关上门,在床边坐下,把王子衿的两条腿放在自己腿上,力道均匀的按摩。

    “真不知道我是你男朋友,还是你男仆。”秦泽抱怨道。

    子衿姐的腿,虽然没有姐姐那样长,但同样紧致,而且她身段比例很好。

    王子衿伸手,摸摸他脑袋:“乖啦,年底在跟我回家一次,我问问家里的意见,没问题咱们就订婚。然后”

    秦泽就问:“那要是有意见呢?”

    这种姐姐摸弟弟脑袋的动作,秦泽从来没享受到过,家里那只嘤嘤怪,一直抱着“笑摸狗头”的心理摸他脑袋。

    王子衿道:“有意见就有呗,婚姻大事,要考虑父母的感受,但更要遵从自己的内心。”

    年底吗

    秦泽陷入沉思。

    要是操作不好,年底我可能死翘翘。

    白前辈保佑。

    “阿泽,我昨天看上一款口红,你给我买吧。”王子衿把手机递给他,含羞道:“每天还你一点。”

    秦泽接过手机,这是一个高档化妆品的专卖网店。

    这要是某猫的店,秦泽当场摔手机走人。

    价格不便宜,一只口红竟然卖出五位数。

    啧,子衿姐越来越腐败了。

    “可以的,不过子衿姐你也要送我礼物,不能总是我送,礼尚往来是不。”秦泽道。

    平时他会买点小礼物送王子衿,情人节的时候就偷偷送。

    但王子衿好像只是在他生日的时候送过他礼物。

    女人在这方面一点都不自觉,只知道惦记男朋友送礼物,王子衿也难逃窠臼。

    “好哒,”王子衿心情大好,嫣然道:“你要皮带、钱包或者衬衫扣?”

    皮带和钱包都不缺,男人换奢侈品,没女人那么勤。衬衫扣的话,苏钰有送过秦泽两枚十万大洋的衬衫扣。

    这玩意,贵的吓人。

    秦泽灵机一动:“我要这个。”

    他在手机上搜索片刻,递给王子衿。

    王子衿一看,杜蕾斯,买整盒还能打九折。

    秦泽挤眉弄眼:“每天还你一个。”

    王子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