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放我下车
    李东来见状,又忍不住想揍弟弟。

    脸皮火烧火燎,毕竟是李家的人,一点礼貌和规矩都没有,丢死人了。

    “算了,回家吧。”秦泽看了眼满脸挑衅的小屁孩。

    四人乘坐电瓶车离开森林公园,返回酒店。

    到前台咨询,找来酒店的大堂经理,退房、收拾东西,按照原本的计划,要在酒店过这个周末。

    但人家毕竟大佬,总是有忙不完的事。

    而且近来处于敏感阶段,有突发事件属正常。

    整个企鹅处在被监控状态,不信你修改一下薇信和扣扣的个人信息,谁能修改,我直播吃翔。

    大吃一斤。

    “你在这里等着,我们去开车过来。”秦泽朝小屁孩说道。

    小屁孩压根不鸟他,站在酒店门口。

    十岁的孩子,能懂很多东西了,又生在这样的家庭,眼界必然比普通人家的孩子高。

    他说秦泽是狗,指的是“你是李家的狗”,电视上都这么演的。

    其实秦泽从成名到现在,李家根本没有出过什么力,对于秦泽和李建业来说,这是一场“结交”。

    当然,小屁孩不懂这些,他只是把自己看到的肤浅表面,肆无忌惮的说出来

    秦泽开车李东来的奥迪a6,驶出地下停车库,保险杠抬起时,他往后看了看,没车,就停下来,问岗亭里的大爷:“大爷,有绳子吗?”

    大爷先看了一眼a6的标志,态度很和善:“要什么绳子?”

    秦泽笑道:“什么绳子都可以。”

    大爷道:“有的。”

    奥迪a6离开地下停车库,在酒店门口停下来,秦泽推门下车,像是管家那样站在车边,招呼小少爷上车。

    小少爷雄赳赳气昂昂的上车,似乎有点惊讶秦泽的懂事,抬头看他一眼。然后,他看到车内的景象,顿时呆住了。

    “砰!”

    车门关上。

    秦泽飞快的窜进驾驶位,踩下油门,飞驰而去。

    他那猴急的模样,好像是开面包车在路边拐小孩的人贩子。

    车内,李东来和裴紫琪歪斜的躺在后座,双手被绑在背后,戴着眼罩,咸鱼似的一动不动。

    小屁孩小小年纪,体验了一回一脸懵逼的感受。

    “李东来”

    “裴紫琪”

    他摇了摇李东来,又摇了摇裴紫琪,但两人似乎昏迷了,对他的呼唤不理不睬。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小屁孩怒视秦泽的后脑勺。

    “没做什么,就是打晕了而已。”

    “为什么要把他们打晕。”

    演技精通开启,秦泽张狂的大笑三声:“当然是卖掉啊。”

    小屁孩:“”

    如果这时候有一台摄像机,就能把一个十岁小孩又懵逼又紧张又害怕的表情给录下来。

    一个十岁的孩子,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转折,有点懵,他坐在李东来和裴紫琪中间,傻了半天。

    “我,我要让我爸爸打死你。”小屁孩强撑着说。

    秦泽大笑起来,扭头,给小屁孩一个张狂桀骜的表情,十足的电视剧反派。

    “你爸爸找不到我,我敢这么做,自然不怕你爸爸。”

    演技有点浮夸,真正的坏人,应该是内敛和阴测测的,但对象是一个小孩,他演那种内敛冷静的坏蛋,反而达不到效果。

    小屁孩显然被他的表情吓到了,下意识往座位里靠了靠。

    秦泽表情狰狞,语气凶狠:“我把你姐姐哥哥卖掉,不是买给别人家当孩子,是卖器官。”

    小屁孩猛的瞪大眼睛。

    “把你哥哥姐姐的心挖出来,眼睛挖出来,肠子挖出来,通通卖掉。可以赚好多钱呢。”秦泽狞笑道。

    小屁孩吓到了,瑟瑟发抖,哭腔道:“你别卖他们。”

    秦泽一愣,语气依然凶恶:“行,不卖他们,那就卖你。”

    小屁孩当场哭了,“呜呜呜别卖我,不要卖我,你卖李东来和裴紫琪吧。裴紫琪还能卖给别人当老婆,比我值钱的呜呜呜嗝。”

    秦泽从后视镜里,看到裴紫琪嘴角抽了抽。

    这卖起哥哥姐姐来,毫不犹豫,这孩子有前途。

    秦泽恶狠狠道:“闭嘴,再哭,就把你和他们一样绑起来,然后被去挖心挖眼珠子。你妈妈又告诉过你吧,人贩子是没人性的。”

    小屁孩立马噤声,小肩膀瑟瑟发抖。

    每个人的童年,都听过一句戏言,一句警告。

    你是妈妈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小心被人贩子拐走。

    所以,每个人的童年,都笼罩在人贩子的阴影里。

    小屁孩也不例外,他碰到了妈妈嘴里可怕的人贩子。

    “不过我不会把你眼睛挖出来,我会向你爸爸要一笔钱来赎你,只要乖乖听话,好好配合,你就没事,不然,你会和你哥哥姐姐一样。”秦泽沉声道:“你想和哥哥姐姐们一样被挖眼睛挖心吗?”

    小屁孩哽咽:“不想。”

    想哭又不敢哭的可怜模样。

    车子离开崇明,驶上长江大桥,一路上秦泽都没有再说话,裴紫琪和李东来中途悄悄调整了姿势,一直歪歪扭扭的躺着,他们也累。

    不多时,李东来的呼噜声响起来。

    他睡着了。

    小屁孩一直处在紧张和害怕之中,小身板绷的笔直,眼圈微红,时而可怜巴巴的望向窗外,大概是在心中祈祷蜘蛛侠或者超人什么的,能够从天而降拯救他。

    不,他这个年纪祈祷的对象应该是熊大熊二喜洋洋才对。

    或者还有,巴拉巴拉小魔仙?

    “你读几年级了?”

    穿过长江大桥,进入沪市后,秦泽忍不住搭讪。

    小屁孩没反应过来。

    “你想被挖眼珠子?”秦泽威胁。

    “三,三年级”小屁孩哭腔道。

    “个子这么小,我还以为你读幼儿园呢。”秦泽嘀咕。

    “幼儿园哪里上的?”

    “花桥幼儿园。”

    花侨幼儿园,沪市有名的高级幼儿园,有七八家分校。十几年的历史了,秦泽听说过,他小时候本来有希望进去,但那会儿家里不富裕。

    老爷子在心里权衡三秒,说:阿泽脑筋不行,算了,让宝宝进去。

    就这样,他和小时候常听的知名学府花桥幼儿园,擦肩而过。

    “那就在附近嘛。”秦泽道:“要不叔叔带你去幼儿园玩玩?”

    小屁孩屈服在他的yin威之下,不敢反对。

    秦泽拿起手机,片刻,又放下。

    不久后,铃声响起来了。

    其实是闹钟的声音。

    他插入耳机,接听电话。

    “喂嗯,事情已经搞定了,李家的三个孩子都在我车上,现在就过来。”

    “哈哈哈,那当然,这次肯定大赚一笔啊,他们身上的好东西辣么多,可以卖不少钱。”

    “你说李建业的小儿子?他安分着呢,怎么了。”

    似乎提到自己了,小屁孩竖起耳朵。

    “对,刚问过了,他才是十岁,小学三年级哦,你说有个客户也是十岁,要换心脏?”

    “没问题啊,就把他的心挖出来,咱们卖个好价格,哇哈哈哈。”

    恰好此时,秦泽拐入另一个高架路,偏离了幼儿园的方向。

    后座,小屁孩心态炸了。

    说好不挖我心的啊。

    说话不算话的坏人。

    “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小屁孩扑到车门前,使劲拍打,哭道:“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妈妈救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嗝。”

    秦泽张狂大笑:“下不去的,车门已经被我焊死了,啊哈哈哈~”

    车门已经被锁上,小屁孩根本打不开。

    车里,秦泽猖狂夸张的笑声,小屁孩嚎啕大哭的声音。

    秦泽按照裴南曼给的地址,来到了医院,此时,小屁孩已经睡着了。

    真能哭啊,嚎了二十分钟。

    然后,睡着了,脑袋歪在裴紫琪的肚皮上。

    等他睡着后,李东来和裴紫琪就不用继续演戏,解开绳索,摘下眼罩。

    裴紫琪看秦泽的眼神怪怪的,像是重新认识了他。

    李东来打电话让后妈过来领人。

    秦泽道:“那我先走了。”

    这时候就该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不然待会见面难免尴尬。

    李东来挽留:“师傅我送你回去吧。”

    裴紫琪踢了他一脚:“蠢货。”

    秦泽从兜里取出随身携带的口罩,戴好,开门下车,挥挥手:“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来。”

    他临走前看了眼小屁孩,希望小鬼头以后上初中了,回忆起今天的事,能把自己心理阴影面积求出来。

    以后没礼貌骂人吐口水的时候,也能想想今天好吧,无所谓,管他改不改,反正我爽了。

    美滋滋。

    几分钟后,后妈从医院里下来,走到奥迪a6边。

    她看见儿子蜷缩在后座睡着了。

    “把车停了,一起上去吧。”女人语气平淡。

    说完,她抱起儿子。

    小屁孩浑身一颤,立刻醒过来,可见就算睡觉,他也一直紧绷着。

    睁眼见到妈妈,先是一愣,继而嚎啕大哭,声泪俱下,凄厉之极。

    “妈妈救命,我不要被卖掉,不要挖我眼珠子”

    行人纷纷侧目。

    女人神色不善的目光扫过李东来和裴紫琪,沉声道:“怎么回事。”

    小屁孩大哭:“他要卖掉我们,把我们三个都给卖掉。李东来和裴紫琪被抓去挖眼珠子和心了,呜呜呜”

    他把头埋在妈妈怀里,大哭起来。

    女人一愣,看看继子继女,又看看儿子,柔声道:“乖,不哭,他是谁?”

    “他,他”小屁孩根本叫不出秦泽的名字。

    “和小姨一起来的那个人,他要把我卖掉,他要把我卖掉。”他说。

    女人安慰道:“乖,不哭,你回头看看,哥哥姐姐都在。”

    小屁孩抹了抹眼泪,扭头一看

    Σ(っ°Д°;)っ

    李东来坐在驾驶位,裴紫琪坐在副驾驶位,兄妹俩同样的面瘫脸,没有表情。

    李东来:“上车后他就一直睡。”

    裴紫琪:“可能是做梦了吧。”

    李东来:“应该是做梦了,今天玩的疯,累了。”

    女人问:“秦哲和你们一起回来的?”

    李东来:“没有,他和陈清袁在一起。”

    女人点点头,吃力的抱着儿子,转身走向医院。

    小屁孩:“不是做梦,不是做梦,妈妈。”

    女人:“嗯嗯,不是做梦,上楼看奶奶去。”

    小屁孩:“不是做梦,真的不是做梦呜呜呜。”

    女人:“嗯嗯,不是梦。”

    小屁孩:“”

    好委屈,好想大闹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