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五十二章 王者的愤怒
    当时那口唾沫离我的脸,只有一毫米,零点零一秒后,它就会糊在我俊秀逼人的脸庞

    这特么的,我秦老爷还没凉呢,你就朝我吐口水?

    好在,秦泽苦苦修炼《时代在召唤》的效果派上用场,凭借超人般的反射神经,他整个人往后一仰,险而又险的避开了“毒液”攻击。

    来自熊孩子的毒液攻击:iss!

    这就好比一个满级神装的大号,面对拿着木锤子的哥布林,站着不动任他打,头顶只会跳iss,强制伤害都不会有。

    同理,满级大号轻轻一击,就能把哥布林轰杀成渣。

    可惜这不是一场游戏,先不提小屁孩是李大佬的儿子,就算不是,秦泽也没法对一个小孩子下手,就跟男人拉不下脸和女人撕逼一个道理。

    李东来可以肆无忌惮的揍弟弟,人家是兄弟,秦泽是长辈,众目睽睽的,把小屁孩揍一顿,他有点下不去手。

    但不揍他一顿,心里又好气。

    小孩子领会不到绅士风度这种东西,反而觉得秦泽是忌惮他的身份,怕他,便更加肆无忌惮,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力聚舌尖:“呸!”

    “呸!”

    “呸!”

    毒液三连击,但都被秦泽躲开。

    “啪!”

    小屁孩酝酿第四口毒液时,边上的裴南曼终于看不下去,打了他一巴掌。

    只是小小的掌嘴,很轻,想来也不会痛。

    小屁孩显然没受过这种屈辱,他撞上裴南曼冷冰冰的眼神,怂了一下,转而对秦泽拳打脚踢。

    秦泽伸出手抵住他的头,不管他怎么挥拳踢腿,都碰不到自己。

    “我要打死你。”

    “我要打死你。”

    “你这只狗,你就是狗我家的狗。”

    “我让我爸爸打死你。”

    秦泽嘴角抽了抽,这号废了,建议李大佬删号重练。

    熊孩子他遇到过不少,以前他读初中时,住在同一层的某个夫妻,生了个熊孩子,整天说脏话,没礼貌和教养。因为男主人是中学老师,所以经常来秦泽家窜门,向当时还是大学老师的老爷子请教、谈论教书育人的大业。

    那位老师可能是个教书育人的好老师,但在教育子女方面明显欠缺火候。

    他在老爷子的书房里喝酒、聊天,谈论国家大事,激扬文字,粪土王侯。

    他儿子和秦泽在客厅玩,其实那会儿秦泽不太愿意和小屁孩玩,所以态度不太好。

    一不小心就把小孩子激怒了,又摔东西又骂人,还把苹果砸秦泽鼻子上,秦泽当时就流鼻血了。

    那会儿脸颊刚刚褪去圆润,徒然就瘦削妩媚起来的秦宝宝,闻声出来,看见视为禁脔的弟弟鼻血长流,顿时炸了。

    一顿暴揍。

    打那以后,熊孩子就没来过秦泽家,见到秦宝宝就害怕。

    孩子顽皮不听话,怎么办?

    打一顿就好了。

    “这小子都是被我后妈宠坏的。”李东来扬起巴掌就上来。

    裴南曼拦了一下,说起来,她现在暂时监护小屁孩,私底下带着没血缘关系的侄子和有血缘关系的侄子,然后任由有血缘的侄子欺负没血缘的侄子,她的修养和素质,做不来这种事。

    她甚至懒得教育小屁孩,长残了,长废了,和她有什么关系?

    只要教育好李东来和裴紫琪,她就心满意足。

    许是小姨和哥哥姐姐都不是善茬,没母亲撑腰时,他不敢太挑,又觉得秦泽和那些上门求事的人是一样的,不敢得罪自己,便逮着秦泽谩骂:“你就是狗,是有事情找我爸爸帮忙的狗,我要让爸爸打死你。”

    李东来勃然大怒:“老子特么揍死你。”

    这野心不小啊,还想和自己老子肩并肩?

    这时,裴南曼的电话又响了。

    接通。

    “曼曼,妈身体又不舒服了,建业让我带她去医院查查,另外,他接了个电话,单位那边有点事,要紧急赶过去。你带着浩浩和紫琪他们一起回来吧。”

    裴南曼道:“你们现在出发回去了?”

    “嗯。”

    “那好吧。”裴南曼无奈挂断电话。

    老太太真是的,身体没好利索就出来浪。

    浪啊浪,又浪回医院去了。

    “咱们得回去了,”裴南曼看向他们:“奶奶身体不舒服,你们爸单位又有事。”

    裴紫琪建议道:“那我们晚点回去?我还想体验划皮艇呢。”

    裴南曼沉吟,“也行,秦泽,你看着点。东来自己开车过来的,他有车。”

    李东来考上大学后,裴南曼奖了他一辆奥迪a。

    李东来这瓜娃子,情商有点捉急,大概是技能天赋都点在打架上了,常常念叨着要找女朋友,嘴炮厉害,行动能力不行。

    要不然,他开着a在大学门口把妹,妥妥的。

    秦泽心里是不愿意的,他也想回去,但他走了,裴南曼肯定不放心。

    这一群都是孩子,就他是成人,是长辈。

    于是他说:“放心吧,老司机上路,技术娴熟,保证一车人都是整整齐齐的。”

    裴南曼笑道:“好。”

    李东来立刻道:“小姨,放心吧,我也是老司机,划皮艇而已,我划船从来不用桨,一生全靠浪。”

    回应他的是裴南曼的一个爆栗。

    “老实点。”裴南曼嗔道。

    说完,她离开卡丁车场地。

    裴紫琪落井下石的嘲讽:“没有秦泽的命,却得了秦泽的病。”

    李东来叹道:“我什么时候能像他这样优秀。”

    裴紫琪嗤笑:“没戏了,认命吧。”

    李东来不服:“定然是师傅还留了一手,我去请教一下。”

    李东来虚心求教。

    秦泽听后,沉吟半天。

    陈独秀的秀,李时珍的皮。

    要靠天赋啊,学是学不来的。

    “这样,我说一段话,哪天你能听懂了,大概就毕业了。”秦泽道。

    李东来摆出聆听教诲的模样,身边的陈清袁和裴紫琪也竖起耳朵。

    秦泽道:“你最近刚上大学,大学生活好吗,我有个本来从日本回来,想和你交朋友,你对日本姑娘有兴趣吗?所以这周日你有空吗。”

    李东来懵逼了:“完了?”

    秦泽点头:“完了。”

    李东来看向裴紫琪和陈清袁:“你们听出什么来了吗。”

    陈清袁:“秦哥可能是想说大学的生活不错。”

    裴紫琪:“愚蠢的李东来,秦泽是想给你介绍女朋友。”

    李东来惊喜道:“真的吗秦哥。”

    秦泽:“”

    哎,高手何等的寂寞。

    众人都体验了一次卡丁车的快感女人除外。

    包括李家的熊孩子,小屁孩开车技术一塌糊涂,一路磕磕碰碰,好在卡丁车速度不快,两边又有大卡车轮胎围着,怎么撞都没事。

    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这是难得的,极佳的体验。

    毕竟不能像国外的孩子那样条件充裕,开着小车子,带着小妹子,小小年纪就装的一手好逼。

    长大后更是粤b无数。

    在秦泽的带领下,一群人骑车前往划皮艇场地,小屁孩自然是坐秦泽的车,小赤佬四十五度角扬起下巴,一脸“老爷上轿”的傲然和高高在上。

    秦泽好想揍他。

    皮艇在碧波中前行,水中倒映着蓝天白云,秦泽坐在船头,想起某年某月和姐姐一起去佘山的游乐园,体验了鬼屋和过山车等多种刺激游戏。

    那次父母也跟着,他被姐姐强拉着上了过山车和大摆锤,下来的时候,姐姐吐了,秦泽脸色苍白的像个。

    还有鬼屋里,扮鬼的工作人员在转角跳出来吓姐姐,姐姐高分贝的尖叫。

    秦泽就听见工作人员骂骂咧咧:“妈的,吓老子一跳。”

    虽然光线很暗,但秦泽那时清晰的看见工作人员身体一抖。

    这时,他腰子突然被人踢了一脚。

    “走开,我要坐船头。”小屁孩颐指气使。

    “你又想挨揍?”划船的李东来骂道。

    “东来,戾气别这么重。”秦泽挪了挪,把位置让给小屁孩。

    这小孩以后长大了,每每忆起童年,大概会发出这样感慨:我哥哥小时候可疼爱我了,最喜欢请我吃最爱的大嘴巴子。

    秦泽在这方面可以蔑视他,我姐姐小时候可疼爱我了,最喜欢请我吃最爱的嘤嘤嘤。

    “一拳一个嘤嘤怪。”系统出来放风。

    系统一般不出来,它说在它推演宇宙的诞生、过程、毁灭这种宏大的主题。

    它自称自己和那些只会带着宿主装逼的妖艳jian货是不一样的,非要举例,就是明星和科学家的差别。

    秦泽努力回忆,愣是没记起l逼系统的本名叫什么。

    觉得它是为自己的l找借口,并臭不要脸的给自己戴一顶科研系统的高帽子。

    “你打嘤嘤怪,得问我同不同意。”秦泽道。

    “全民都打嘤嘤怪。”系统说。

    “那本咸鱼少不得要与天下为敌了。”秦泽道。

    “如果是妖艳jian货的宿主在打嘤嘤怪呢?”系统问。

    “不要怂,就是干!”秦泽耍完帅,顺便抱系统大腿:“不是还有你这个无敌的系统嘛。”

    系统:“我只是个l啊。”

    这人系统一自黑啊,就天下无敌。

    秦泽道:“你是不是系统供应商出产的残次品?”

    系统怒了:“别闹,我是为了伟大的科研世界诞生的,和那些商业贱货不一样,而且,我诞生之初,可牛逼了,但因为主要用途是科研,所以我被削了。”

    哎呦呦,吓尿本咸鱼了,你以为自己是宫本啊。

    无敌的我,还可以再削?

    划完皮艇已经是下午一点,裴紫琪心满意足的要回沪,和小伙伴们告别。

    小屁孩还想玩,但李东来和裴紫琪都不鸟他,他就拿秦泽撒气,趁秦泽不注意狠狠踢了一脚。

    “狗,你是狗呸呸呸。”

    毒液三连击。

    虽然避开了口水攻击,但十岁的小屁孩,踢人还是有点疼的。

    秦泽忍了忍,没忍住,他彻底愤怒了。

    不给他点教训,他就不知道王者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