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吐口水
    对于陈清袁来说,秦泽是她十八年的人生中,遇到最璀璨的风景,她沉迷其中不可自拔,并试图挽留它,让它永远成为人生中的一部分。

    而对于裴南曼,秦泽同样是一道风景,它依然璀璨,只是色彩有点鲜艳,有点黄。

    想到这里,她扭头看了眼秦泽,风撩起他的刘海,棱角分明的侧脸,扑面而来一股汗臭味。

    八月的艳阳天,贼热。

    裴南曼有些后悔戴着文胸出门,怪难受的,可不戴的话,沉甸甸的更难受,而且穿着短袖,走路幅度大,它就会跳啊跳,皮的很。

    羡慕胸小的女人,出门无拘无束。

    如果秦宝宝在这里,没准能和裴南曼达成一致共识。

    苏钰和王子衿在这里,没准会同仇敌忾的怼两个臭不要脸的女人。

    骑行到一半,众人看见一个小屁孩坐在路边的树荫下,手里拿着一根枯枝,小小的身板,很孤单很无聊的样子。

    裴紫琪和李东来同父异母的弟弟。

    他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一副受气包的模样。

    尽管很讨厌这个弟弟,但终究是弟弟,年纪又小,看着和大人失散了,不能坐视不管。

    李东来停下车,喊道:“小崽子,你怎么在这里。”

    小屁孩抬头,看了他一眼,毫不领情:“要你管。”

    “嘿,你小崽子一天不揍就皮痒。”李东来伸脚,轻轻一踢,把他踢翻。

    小屁孩一直敌视哥哥,感觉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侮辱,张牙舞爪的扑过来。

    李东来伸出手,抵住他额头,任由他挥动双手,龇牙咧嘴,但就是碰不到自己。

    这画面让人不忍直视。

    秦泽咳嗽一声:“东来,别欺负小孩子。”

    谁知,李东来松手后,小屁孩“呸”一声朝他吐口水,幸好李东来反应快,躲过去了。

    “我叫爸爸打你。”小屁孩威胁道。

    吐口水!

    小孩子的招牌绝技!

    没学过这一招的孩子,都是不合格的孩子。

    秦泽想起一个故事,邻居家的某孩子,见人就吐口水,父母惯着他,每次有人责骂,父母就说:他还是个孩子。

    有一天,一个心眼小的家伙被孩子吐了口水,勃然大怒,撬开小孩的嘴往里面吐了一口痰。

    打那以后,小孩再也没吐过口水。

    不过,小屁孩是李大佬的儿子,哪个活腻歪了敢这么做。

    裴南曼单脚着地,停车,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你妈呢?”

    小屁孩倒是不敢对裴南曼不敬,他吃过亏的,老实回答:“妈妈不让我出来玩,我自己溜出来的。”

    裴南曼闻言,皱眉:“溜出来多久了。”

    小屁孩说:“就一会儿,这里玩的东西都要钱,我没钱。”

    所以一个人坐在路边生闷气。

    裴南曼掏出手机,给他的母亲打电话:“你儿子在我这里,你过来接一下。从马场到卡丁车这段路。”

    小屁孩叫道:“给我说给我说。”

    他拉扯着裴南曼的衣袖,垫着脚抢手机。

    李东来啧啧两声,换成他小时候这做,小姨直接板栗敲过来。

    他那个后妈太溺爱儿子了,养成这般跋扈任性的性子。

    裴南曼把手机给他。

    小屁孩道:“妈,我和小姨在一起,我要去玩,你别管我了。”

    电话里,女人似乎不同意,小屁孩撒泼道:“我就要玩,就要玩,不然我自己一个人回家。”

    撒气一会儿,他把手机还给裴南曼:“我妈妈要和你说话。”

    裴南曼接了手机,放在耳边。

    “曼曼,麻烦你照顾一下浩浩了。”女人说。

    裴南曼言简意赅:“好。”

    她挂断电话,拍了拍车尾后座:“上来吧。”

    小屁孩说:“我不要坐你的车。”

    裴南曼道:“东来,你带他。”

    小屁孩立刻拒绝:“我不要坐他的车。”

    裴南曼又看向裴紫琪:“紫琪,你带他。”

    小屁孩:“我也不要坐他的车。”

    这熊孩子!

    裴南曼嘴角抽了抽:“可这里没电瓶车,你只能做自行车。”

    她能直接怼小屁孩他妈,没压力,但十岁的瓜娃子,裴南曼没法冲他摆脸色,而且不像李东来和裴紫琪,是姐姐的孩子,随便揍。

    那小屁孩就指着秦泽说:“我要坐他的车。”

    好受宠若惊,哥的魅力已经不限于妹子了?

    小孩子都对我青眼相加。

    裴南曼点头:“那你载他一下?”

    秦泽:“没问题曼姐。”

    小屁孩立刻爬上秦泽的自行车,森林公园内的自行车,不像共享单车那样势利,它是有后座的。

    结果小屁孩上了后座,道:“快走吧,好好带我玩,我帮你在我爸面前美言几句。”

    踩着踏板的秦泽一愣:“什么?”

    “你想巴结我爸爸。”小屁孩一口笃定的语气:“想巴结我爸的人多的是,你只要乖乖听我话,我可以帮你说好话,不然,你就要完。”

    这小屁孩

    秦泽没好气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想巴结你爸了。”

    小屁孩道:“像你这样的人我又不是没见过,一个个都给想给我爸送礼物,要他帮忙,我爸不愿意,就给我送礼物。求我和我妈说,然后我妈和我爸说。”

    见秦泽不说话,小屁孩不屑道:“装什么装。”

    嘿,这瓜娃子,好像揍他。

    到了卡丁车场地,一伙人停车,买券玩。

    卡丁车的乐趣就在于不需要考虑什么交通规则,你可以尽情的开,可以各种姿势过弯。而不会开车的,则能体验一下开车的快感,卡丁车的操作方式和真正的车,差别不大。

    场上有五辆卡丁车,再多,跑道就挤不下,秦泽和裴南曼李东来裴紫琪陈清袁五个人第一批上场完。

    秦泽手握方向盘,等身后的工作人员用钥匙启动卡丁车,他看向身旁的裴南曼:“曼姐,三圈,咱们来场赛车吧。”

    裴南曼嘴角一挑:“赌注呢?”

    秦泽嘿嘿道:“输了我陪你睡,赢了你陪我睡。”

    裴南曼:“把你沉”

    秦泽抢台词:“把你沉黄浦江信不信。”

    裴南曼道:“你输了就给我踹一脚,赢了我让你踹一脚。”

    “没问题。”

    话音方落,两人几乎同时踩下油门。

    两部卡丁车马力是一样的,速度也一样,就看谁更老司机,谁过弯更6。

    秦泽很快发现,他的开车技术不如裴南曼。

    秦泽在转弯时,先刹车减速再过弯,裴南曼不刹车,她直接猛打方向盘,弯道漂移。

    曼姐果然老司机,惭愧惭愧。

    连过两个弯后,秦泽落后了半个车位,但他学的快,飞快晋级老司机,学着裴南曼弯道漂移,不踩刹车。

    老司机和浪逼是一个属性,前者死都不踩刹车,后者死都不回城。

    到第三圈时,裴南曼仍然领先他半个车位,大局已定。

    她嘴角勾起笑容。

    但就在最后一个弯道时,秦泽猛打方向盘,车头磕在裴南曼车身,裴南曼在弯道的边缘,被秦泽撞了一下后,车头倾斜,砰撞在卡车轮胎搭建的边缘。

    秦泽一骑绝尘,冲向终点。

    他兴奋的转头,却看见裴南曼慢悠悠的把车开回来,一张俏脸阴沉沉,很生气的样子。

    几人离开卡丁车。

    “虽然我赢了,但我是男人,赌注就算了。”秦泽说。

    裴南曼突然绽放笑容,娇媚无双,“来嘛,曼姐不怕疼的,用力,不用怜惜我。”

    秦泽:“”

    “哈,哈哈,曼姐你生气了?”秦泽干笑两声。

    “没呢,就等你来踹了,快。”

    “”

    秦泽抬脚,在她小腿轻轻踢了一脚。

    裴南曼笑容顿时消失,咬牙切齿:“秦泽,你还真踹?”

    突然,小孩子的哭声和骂声打断两人。

    循声望去,小屁孩被李东来按在地上,狠狠揍屁股。

    裴南曼微微蹙眉,有些烦,“又怎么了。”

    陈清袁站在一旁,无辜道:“他朝我吐口水。”

    裴南曼瞄了眼小屁孩,满脸不悦:“浩浩,吐口水很没有礼貌。”

    小屁孩:“不要你管,不要你管。”

    裴南曼心累的摆摆手,让李东来起来。

    “我是懒得伺候这个熊孩子,秦泽,你帮忙看着点。”她说。

    “哈?为什么要我看着点,我又不是他爸,也不是他哥。”

    “就当你刚才踢我的赔礼。”

    “我尽量控制我体内的焚寂煞气。”

    小屁孩躺在地上没起来,嚎啕大哭。

    那模样老凄惨了,秦泽都忍不住动恻隐之心,何苦呢何必呢,你妈又不在场,哭给谁看?

    “别哭了,不能随便吐人口水知道吗。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秦泽把他扶起来。

    生出这么个熊孩子,父母也得糟心,不对,责任应该在父母,李大佬想来是没点“教育子女”的技能,这熊孩子也好,李东来和裴紫琪也罢,初见时,性格都恶劣的要死。

    以后还是别生孩子了,教育子女这种技能,秦泽没点,也没经验,万一生个儿子,养歪了,蛋要疼死的。

    回头和姐姐商量一下,头胎生个女儿好点。

    “你帮我去打他。”小屁孩指着李东来,对秦泽说。

    “他是我徒弟,”秦泽翻白眼:“你才应该乖一点。”

    “呸!”

    小屁孩一言不合就吐口水,朝着秦泽的脸,又快又准的喷出“毒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