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五百五十章 表妹
    秦泽看着怀里脸色煞白,惊恐之色凝在脸上的女孩,“没事吧。”

    跑道并不宽,十几米的距离,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冲刺而已。

    李悠惊魂未定,原以为自己要摔惨了,一颗心怦怦狂跳,没想到有人竟然在危险关头,伸手拉自己一把。

    当他看清是秦泽后,这一瞬间,脑海里闪过一段熟悉的台词:我的梦中情人是一个盖世英雄

    她痴痴望着秦泽的脸庞,一颗心砰砰狂跳,字还是一样的字,但心态完全不同。

    李悠微微一湿。

    秦泽扶正她,又问一句:“没事吧。”

    李悠连忙摇头,脸颊微红,“没事,谢,谢谢你。”

    吓死宝宝了。

    见她没事,两个驯马师松口气,关切的上前询问、道歉。

    游客要是真的摔伤,森林公园得负责,但虚惊一场,事情就会轻很多。

    李悠很大方的摇头:“没事。”

    说着,偷看了秦泽一眼。

    换成得理不饶人或者脸皮厚的游客,就得闹一闹,坑你一笔损失费什么的,最不济也要把买券的钱要回来。

    但就像男人在女人面前装大方,女人也会在男人面前装知书达理。

    陈清袁听见身旁的少年们齐齐松口气,跟着大喊“厉害”、“666”、“秦哥威武。”

    她先朝秦泽投去一个爱慕的眼神,后来不屑的瞄了身边人一眼。

    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都坐下,基本操作。

    直播间里,满屏的礼物刷起来。

    陈清袁好奇的看了看,她只看见不断更替的评论以及满天飞的礼物,心想,这些加起来有多少钱?

    倒是评论挺有意思。

    “是秦泽,是秦泽好快。”

    “快枪手什么时候冲出去的?速度好快。”

    “英雄救美,快为快枪手打all。”

    “秦泽男友力十足,好想有这样的男朋友。”

    “哇,越来越觉得秦泽好了,太有安全感了。我也想要这样的男朋友。”

    “666,太特么给力了,刚才还为悠悠捏了把汗。对了,刚才有人录下来吗?”

    “录了,准备发微博。”

    “全程都在录,从凉亭哪儿开始。哈哈。”

    紧张过后,直播间的观众松了口气,讨论起刚才的一幕,评论区的评论,疯狂交替着,这要是电脑的话,应该会有满屏的666,把屏幕都遮住那种。

    陈清袁露出欢喜的笑容,她喜欢看到别人夸赞秦泽,好比你牵宠物狗出去遛弯,路人夸奖道:哇,你家的狗狗好可爱。

    这时,陈清袁看到评论区有人在说她:“妹子,交个朋友吧。”

    “妹子,你也是主播吗?你的主播间号码多少。”

    陈清袁乌黑的眼睛转了转,露出思考的神色,模样有点俏皮可爱,“我不是主播呀,我就是帮你们的主播拿一下手机而已。”

    “卡哇伊。”

    “好正的妹子,妹控赛高。”

    立刻又是一片评论回复,虽然很快被讨论秦泽的评论顶上去。

    陈清袁悄声道:“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她说完,等了几秒,看见评论区有人追问什么秘密,陈清袁咳嗽一声,她想说“我是秦泽的女朋友哦”,强行给自己加冕,然后这件事就会成为头条、热搜,或许她还能成为网络红人,当然,红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和秦泽的关系会传播出去,全世界都知道。

    “其实,我是秦泽的女朋友。”陈清袁语气认真,像是宣布“中华人民站起来了”那样的语气。

    意料之中,直播间炸锅了。

    各种评论都有,谩骂的,追问的,质疑的,好似一根神针捅入泥泞之地,用力搅拌,汁水横流,难以平静。

    陈清袁的话就起到了这样的效果。

    “你哥哥好像扭到手了,快去看看。”

    真当陈清袁得意洋洋,且朝着镜头露出甜美笑容时,边上有只手推了她一把。

    是裴紫琪。

    陈清袁茫然看着她。

    哥哥?

    我没有哥哥啊,我是家里的独生女。

    我爸什么时候在外面给我搞出一个哥哥来了。

    “是秦泽啦。”裴紫琪朝着镜头说:“她跟大家闹着玩的,她是秦泽的表妹。”

    陈清袁:“我,我不是啊,我不是”

    裴紫琪抢过手机,“好啦,你这人就是喜欢开玩笑,把手机还给人家。”

    根本没给陈清袁解释的机会,一溜烟跑开,把手机递还李悠。

    “谢谢。”李悠接过手机,准备朝直播间里的观众撒娇卖萌扮可怜,顺便要一要礼物,花式求礼物,是女主播的自我修养,基本技能。

    可她看到评论区时,愣了愣,观众们没有安慰她,或者讨论刚才惊险一幕。

    “原来是秦泽表妹。”

    “秦泽表妹好漂亮。”

    “姐姐漂亮,妹妹也这么漂亮吗?”

    秦泽表妹?

    李悠一头雾水,是刚才那个女孩么。

    然后她查看了一下礼物数量,当场就震惊了。

    这一天收到的打赏,比她一个月的直播打赏总和还多。

    难怪所有人都喜欢蹭大佬,挣钱太easy。

    另一边,陈清袁不悦的瞪裴紫琪:“你干嘛坏我好事。”

    这话说的,好像欺男霸女的大青皮,对路见不平的拔剑出手的少侠质问。

    裴紫琪道:“这种事你可别瞎闹,皮一下可以,皮几下也无所谓,你皮几万下,那是要出事的。”

    这就和小撸怡情,大撸伤身,强撸灰飞烟灭的道理一样。

    凡是要是度。

    “秦泽是公众人物,他的女朋友一直是敏感的话题,你可别傻兮兮的凑热闹,真是他女朋友就算了,可是你a货。”裴紫琪说道:“信不信你明天就被人肉出来,现在的脑残粉有多可怕你知道吗。你想被人编成段子嘲笑,在网上被谩骂,甚至收到威胁短信什么的吗。”

    陈清袁心虚道:“哪有那么夸张嘛。”

    裴紫琪压低声音:“你被人肉还好说,别连累你爸,你爸屁股干净吗?大家都是蹲厕所的,屎永远擦不干净。”

    陈清袁想了想,“那我回去先帮我爸把屁股上的屎擦干净?”

    裴紫琪:“”

    秦泽扶住裴南曼的腰,帮她下马,问道:“曼姐,还骑吗?如果骑的话,怎么再溜一圈,紫琪和东来手上的券又更新了。”

    裴南曼摇头:“算了。”

    可惜不是在草原,不然可以策马奔腾,享受速度和激情。

    秦泽“哦”一声,有些失望没能再次领略动人的风景。另外,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人喜欢马震,因为太轻松了,马的动力能代替腰子,省事。

    骑马的同时,又能骑此大ru。

    裴南曼正色道:“秦泽,你那天晚上,是不是根本没认真?”

    这话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所以裴南曼是压低声音说的。

    限于自己和裴南曼夜间独处的次数屈指可数,秦泽略一沉思,懂了。

    “是的。”他老实回答。

    “那你全力出手的话,我能撑过几招?”尽管心中早有预料,裴南曼仍是不甘心,问了一句。

    秦泽本想说:三秒搞定。

    转念一想,这么回答太留情面,而且,太快了。

    他现在对任何快的事物,都很敏感。

    “没试过,不知道。”秦泽道。

    “你有遇到过打不过的对手吗。”裴南曼问。

    “比任何对手都强,乃人生最大的烦恼。”秦泽轻叹一声。

    裴南曼妩媚的白他一眼。

    经历了突发事件,但不能浇灭少年少女们骑马的兴趣,秦泽和裴南曼站在跑道外,边看边聊天。

    “曼姐,你有看今天的头条新闻吗?”秦泽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问。

    说话时,秦泽抬头看一眼天空,阳光灿烂,白云朵朵,没有河蟹大神的阴影笼罩。

    “看了。”裴南曼点头。

    “什么感受?你姐夫又是什么感受?”秦泽追问。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好,总能轻易get到你话中之意。

    裴南曼轻飘飘瞄来,没好气道:“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嗨的心。”

    看来曼姐讳莫如深啊,不愿意和自己讨论的样子。

    秦泽几乎可以猜到,他继续追问,裴南曼会这么回应:再多嘴,把你沉黄浦江信不信。

    偶尔想想,曼姐也挺傲娇的。

    口嫌体正直。

    等所有人都体验过骑马的快感后,一群人转战别处,秦泽本以为裴南曼会回去,毕竟她是来相亲的,现在相亲的另一半离开了,她没理由陪着一群小屁孩玩儿。

    但她没有离开,反而说要去开卡丁车。

    卡丁车有点远,等电瓶车经过又耗时间,于是一伙人租用了公园里的自行车。

    李悠喜滋滋的打算跟在秦泽身边蹭礼物。

    “走吧,别跟了。”秦泽道。

    “反正都是玩,一起呗,好不好。”李悠撒娇的语气。

    “不行,再拍打你了。”秦泽轻轻敲了个板栗。

    “那好吧。”李悠捂着头,一脸失望的模样。

    到底是大学生,比那些东莞来的女主播有素质多了,换成她们,可能死皮赖脸的都要蹭着秦泽,因为来钱快。

    那样的话,秦泽只能回酒店了。

    双方就此分道扬镳,朝相反的方向骑去。

    萍水相逢,就此别过。

    将来或许都不会再见。

    人生总是这样,会遇到一个个人,然后那些人,变成一道道远去的风景。

    生活继续向前,不管是喜是悲,它的脚步永远不会停下来。

    但秦泽不知道,他收获了一枚铁杆粉丝。